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白斋主——奇门探索录

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

 
 
 

日志

 
 

御定奇门宝鉴《玄机赋》  

2011-03-24 19:46:48|  分类: 奇门古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御定奇门宝鉴之《玄机赋》为奇门最重要之经典文献,研习奇门者如能对此赋文细心揣摩,明此机理,则奇门之学必有所成,故今将此赋文陆续贴出以供大家研究。

       玄女之秘,遁甲之文,轩辕立法,风后演行。

遁甲之法,为玄女之秘术,创自轩辕,其臣风后,演成四千三百二十局,一年有四千三百二十时,一时立一局,则每时之吉凶,各方之善恶,一举掌而尽知之。当趋则趋,当避则避,毫发不爽。黄帝因用之以灭蚩尤于涿鹿之原,其法始传于世,以为行兵之秘文。

运九宫八卦之数,用三奇六仪之灵。
   九宫者,即箕子洪范九畴也,以天蓬、天芮、天冲、天辅、天禽、天心、天柱、天任、天英九星,分配九宫,以一坎、二坤、三震、四巽、中五、六干、七兑、八艮、九离,飞布于九位,八卦者,坎、艮、震、巽、离、坤、兑、干也,取名休、死、伤、杜、开、惊、生、景,八门以顺飞乎九野,三奇者,乙、丙、丁也,乙为日奇,丙为月奇,丁为星奇,六仪者,戊、己、庚、辛、壬、癸也,配于六甲,以飞布于九宫。

八方各有吉凶,九星区分祸福。

八方者,即八卦方位,坎正北,艮东北,震正东,巽东南,离正南,坤西南,兑正西,干西北,以八门加临八方,天地两盘,有生有克,各有吉凶,九星各配奇仪,分布九宫,有阴有阳,有吉有凶,视其加临,以定祸福。

三光下照,百福咸臻,六甲来临,千祥云集。

三光者,乙、丙、丁为日、月、星三奇也,故曰:三光,天上乙丙丁三奇所临之方,百事吉利,所谋皆成,六甲者,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也,带戊、己、庚、辛、壬、癸为直符,本时旬头六甲所到之宫,即是直符贵人所临之地,百事可为。

三门会合喜非常,吉格相逢诸事昌。

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中,以开、休、生为三吉门,伤、杜、景、死、惊为五凶门,若天上六甲直符,及乙丙丁三奇所到之处,又合得开休生三吉门同到,吉庆非常,奇仪吉门会合,得九遁、三诈、五假吉格,则诸事吉昌,所为皆就,此时此宫,可以行恩、施惠,进有德,赏有功,登坛拜将,钦受兵符,运筹决策,发号施令,行兵征讨,训练士卒。

六乙宜颁恩赐赏加封。

六乙号天德,出兵大利,所向无敌,天兵未动,敌人自恐,天兵未行,敌人自惊,凡下营垒,安旗鼓,攻战、征讨,出行、逃亡,俱当从天上六乙方而出,人鬼不见,此时此宫,宜施恩布德,赏赉(ㄌㄞˋ)士卒,加封号,颁赦命。

六丙明堂,喜振武扬威登台。

六丙号天威,又为明堂,王候压伏,冠盗不起,此时此方,出兵征讨,入人之国,犬不吠,马不惊,敌人自恐,乘威詟服,宜出战聚众,安营立寨,求谋请谒,上官赴任,俱从天上六丙方而出,大吉。

六丁玉女,宜筑垒安营,阴神最灵,宜偷劫守隘。

六丁号玉女,又为太阴,太阴最灵,出幽入冥,刀虽在项,犹安不惊,此时此方,宜阴谋暗计,私约交通,偷营劫寨,伏匿逃亡,据关守隘,安营筑垒,俱利。

 六戊天门,利于出师遣将。

六戊号天武,又为天门,时加六戊,乘龙万里,所向摧阻,莫敢呵止,此时此方,利于出师遣将,入人之国,犬不吠,马不惊,战必胜,攻必克,远行商贾,百事大利,凶恶不起。

六己地户,宜于止界修营。

六己号地户,最宜阴谋密计,设伏偷营,修理城郭,以兵自守,吉时加六己,如神所使,不知六己,出被灾死,从天上六己方而出,大利,不宜作显扬事。

六庚天狱,宜决狱而固守屯兵。

六庚为太白,又为天狱凶星也,时加六庚,抱木而行,强有出者,罪罚临身,此时此方,只宜听决刑狱,诛戮奸邪,出兵不利,固守则吉,强欲扬兵远出,必至大败,身被扭械,陷入牢狱,商贾路死,入官遭刑,上任革职,嫁娶无子。

六辛天庭,宜杜塞而潜形决狱。

六辛号天庭,又为白虎凶星也,时加六辛,行逢死人,强有出者,罪罚遭刑,此时此方,只宜出刑法,奋威武,决罪囚、断死狱,不宜出军动众,强有出者,必遭刑狱,将兵客胜主败,入官囚系,上任遭刑,出行路死,商贾折本,嫁娶无子,诸事不利。

六壬天牢,出兵不利。

六壬号地网,又为天牢,时加六壬,为吏所禁,强有出者,飞祸临身,此时此方,只宜理刑狱,决罪囚,正法律,若行兵,利伏藏,暗计遮邀密击,偷营劫寨,不利扬兵战斗,远行出入,百事皆凶,强有出者,必为仇怨所捕,飞祸临身,嫁娶不利,入官遭禁,上任逢刑,逃亡必获,商贾无利,入宅不安。

六癸天藏,最利逃亡。

六癸号华盖,又为天网,时加六癸,众人莫视,不知六癸,出入必死,此时此方,只宜断刑狱,正威武,积贮军粮,收敛财货,学道求仙,避难隐迹,逃亡躲匿,埋伏藏兵,俱宜从天上六癸方去大吉,人莫能窥,亦当视其网之高下而用之,将兵客败主胜,商贾不归,嫁娶难产,子必受刑,斗讼入狱,移徒穷败,逃亡不得,入官迁升落职,入官问罪。

阳时利客,宜扬兵而鼓噪

甲乙丙丁戊为五阳时,利于为客,用天上神,宜高旗呐喊,先遣发兵马出征。 

 阴时利主,宜隐避而埋藏。

己庚辛壬癸为五阴时,利于为主,宜用地下神,当衔枚设伏,待敌先出而后应之。

天蓬筑垒喜安营。

天蓬星值符临方,宜安边定国,修筑城池,兴工动作,屯兵固守,保镇一方,又宜埋葬、吊丧、送死,不宜移徒、入宅,斗讼、入官,修造、祭祀,商贾交易,用时值之,防水火盗贼,破财失脱。

天芮屯兵难进战。

天芮星值符临方,只宜屯兵固守,训练士卒,培养锐气,安静为吉,虽得奇门,不可出兵,主败北杀伤,中途自返,有霹雳非祸等事,宜受道、结交、葬埋吉,嫁娶主争讼,女子惊死,起造家长死,商贾失财,为盗贼,不出三日败。

天冲天辅,遣将成功。

天冲星值符临方,宜选将出师,交锋战战斗,报仇捕捉,筑室三年凶,移徙一年,女人腹疾,上官赴任,文吏堕车,武吏升职,嫁娶女子惊慌。

天辅星直符临方,宜选将交锋行兵,得地千里,入官上任,武职升迁,文职不利,百事皆吉。

天任天心,出兵少利。

天任星值符所临之方,将兵利为客,四时皆吉,又宜请谒庆贺,立郡国,种田禾,动明君,通货财,嫁娶子孙贵,出王候,入官文吉、武凶。

天心星值符临方,出师行兵,秋冬利,得地千里,春夏不利,诸事皆吉。

英柱两星不吉,天禽半吉半凶。

天柱星直符临方,只宜屯兵固守,修筑营垒,藏形隐迹,训练士卒。

天英星直符临方,出师行兵大败,只宜出入远行,饮宴作乐,上书献策。

天禽星直符临方,将兵征讨,四时皆吉,不战用谋,敌人自服,上将有功,受赏封爵,余事皆吉。

阳星开而百事可行。

蓬、任、冲、辅、禽为阳星,阳星加时为开,利为百事。

阴星阖而诸凶莫作。

英、芮、柱、心为阴星,阴星加时为阖,百事不宜。

开宜布阵而深征。

开门利兴师布阵,面君谒贵,求名谋利,上官赴任,投书献策,远行婚嫁。

生可出兵而赴任。

生门利出兵征讨,从生击死,决胜千里,面君谒贵,上官赴任,出入谋为献策,入宅嫁娶。

休利行营。

休门利兴师遣将战斗,有人相助,上章面君,上官赴任,求名谋利,请谒嫁娶,治兵习业,招降设伏,緃劳致逸,入宅安家,和集万事。

伤遭患害,只喜索债与畋渔

伤门利阴谋索债,捕盗捉贼,兴讼告讦,采猎筌鱼,此门有杀伐之心,不怀仁义之思,要合丁奇来到,得白虎猖狂之格,必伤彼鬼方,欲全我一时而已。

杜塞不通,惟利潜踪兼保障。

杜门利掩捕逃亡,遇凶藏躲,令人难寻,诛斩凶恶,剪灭不平,判决刑狱,筑垣填坎,闭截河池,邀绝道路,断塞奸谋,隐伏兵马,藏形固守,不宜战斗,防昏迷失路。

景宜突阵

景门利突阵破围,耀武扬威,上书献策,募将招贤,谒贵拜职,选士赏赉,求官升擢,结婚和亲,广兴宅舍。

死中便于丧葬。

    死门利射猎捕鱼,诛戮行刑,吊丧送死,破土安坟,开田修路,塞水填基,攻城击垒。

   惊上岂可奔驰。

   惊门宜劫寨冲营,攻击斗打,祭风祷雨,投文献策,奔走逃亡,血光号吼,渔猎捕捉,口舌斗讼,诡说虚惊之事,诈言私檄之灾。

   符螣阴六,虎玄地天,贵神八诈,各有用焉。

   直符、螣蛇、太阴、六合、白虎、玄武、九地、九天,此名八诈,即贵神也,各有所用。

   伏藏九地。

     九地之下,宜隐藏伏匿,掩迹埋名,设计暗图,闭营守固。

         扬兵九天。

         九天之下,宜耀武扬威,士卒精强,大可施为。

         螣蛇玄武凶危

         螣蛇所到之宫,作事反覆羁留,梦寐骜恐,宅舍怪异。

        玄武所到之宫,作事盗贼劫掠,损财暗害,破败刑伤。

        六合太阴逃避

       六合所到之宫,利逃亡隐迹,凡为如意,吉庆盈门,若欲偷生免死,逃亡绝迹,须择生门三奇之方,上临六合,远行避难,能使神鬼不见其形。

      太阴所到之宫,利嫁娶求名,请谒出入,上官赴任,竖柱上梁,交锋接战,宜机谋暗诱,伏兵取胜。

      直符百事皆宜。

      直符为贵神,直符所在之方,利扬兵耀武,请谒出入,上官赴任,求名谋利,布阵交锋,斗讼、婚姻、营造,俱吉,亦须合奇门方妙,若不合奇门,吉中召凶,胜后取败。

白虎逃亡泣涕。

 白虎所到之宫,主逃亡遗失,损伤凶害,君臣不和,骨肉相残,将兵征讨,立主败亡,灾及主将,若逢父母、兄弟、自身、妻子年干之上,不合奇门,主凶死、灾非。

九天生门天乙三胜地,莫犯其锋。

 九天刚暴之神,生门对宫为死路,天乙贵神之方,俱吉,坐而击其冲,大胜

符使天地生门五吉方,休当其锐。

 直符、直使、九天、九地、生门为五吉方,出此方,大胜。

星克宫而客赢,宫克星而主利。

地下九宫之星为主,天上加临九星为客,宫克星为主克客,利主不利客,星克宫为客克主,利客不利主。

门制门害有凶机,门利门和多喜气。

 宫克门,门克宫,皆不吉,门生宫,宫生门,或门宫比和,百事皆利,然要看天地两盘,分主客而用之。

入墓击刑而不吉。

者,干库也,奇仪入库,闭塞不通,昏迷暗昧,诸事难成,不可举动,虽合吉门,亦不可用,求谋阻滞,狐疑不决。

甲乙属木,木墓在未,到坤二宫,为入墓乡。

丙丁属火,火墓在戌,到干六宫,为入墓乡。

戊己属土,土墓在辰,到巽四宫,为入墓乡。

庚辛属金,金墓在丑,到艮八宫,为入墓乡。

壬癸属水,水墓在辰,到巽四宫,为入墓乡。

刑者,支刑也,甲子直符宫加三宫,时加卯,子刑卯,卯刑子,为无礼之刑,犯之,主下犯上,臣叛君,子逆父,奴欺主,妻制夫,贱妨贵,官事重重,疾病缠绵。

甲戌直符宫加二宫,时加未,丑刑戌,戌刑未,未刑丑,为持势之刑,犯之,主婚姻财产相争,是非口舌,饮食喧闹,奸谋之事。

甲申直符宫加八宫,时加寅,巳刑申,申刑寅,寅刑巳,为无恩之刑,犯之,主上凌下,君辱臣,父残子,主害奴,夫侮妻,贵制贱。

六甲置阵,用在日干,金圆木直而土方,水曲丙丁而火焰。

置阵之法,以六甲为主,须用本日日干之五行以为变化,甲乙日属木,宜为直阵,丙丁日属火,宜为锐阵,戊己日属土,宜为方阵,庚辛日属金,宜为圆阵,壬癸日属水,宜为曲阵,此置阵之法也。

五音择将,胜负先知,以宫商角徵羽之音,定水火木金土之制,盖火遇水而被害,木遇金而反伤,我克他生我必凶,我生他克我为吉。

择将之法,以将之姓氏五音为主,以配金木水火土之五行,以观其生克,受生者胜,受克者败,又察其敌将之姓氏,属何五音,配何五行,而我则遣克彼将之姓氏,领兵出利方击之,必主大胜。

天遁宜上策而进兵。

天上丙奇合生门,加于地下六丁宫,不犯奇墓门迫,名曰:天遁,出此方,可以兴王定霸,威振天下,朝君王,谢苍穹,祭神、求福,出兵征战,上书献策,求官进取,修真炼,剪恶除凶,入山移徙,市贾出行,婚姻嫁娶,百事大吉。

地遁宜屯营而固守。

天上乙奇与开门相合,加于地下六己宫,不犯奇墓门迫,名曰:地遁,出此方,可以藏兵伏锐,下寨安营,建府立县,置仓造库,开圹安坟,筑墙造垣,修道求仙,逃亡匿迹,出阵攻城,所向克捷,百事皆吉。

人遁择士以求贤。

天上丁奇与休门相合,加于地下六乙宫,上会太阴,不犯奇墓门迫,名曰:人遁,出此方,可以求贤选士,择勇将,说敌人,和仇仇,举兵列阵,招军买马,添进人口,投书献策,隐藏伏匿,婚姻和合,交易获利十倍。

虎遁招降涉险。

 天上乙奇与生门,下临六辛,加在艮八宫,不犯奇墓门迫,名曰:虎遁,出此方,可以招安亡命,设伏攻险,计谋邀击,度要害,据险阻,建立山寨,拓置关隘,采围射猎,捕盗贼,捉逃亡,演武行兵,顺风纵火,出战求官,到任升职,万里威风。

 

  风遁歌谣作乐。

  天上六辛,合开休生三吉门,加地下六乙临巽四宫,不犯奇墓门迫,名曰:风遁,出此方,可祭炼奇神,默吸风云,喷噀旗旐(ㄓㄠˋ),设坛祭风,飞砂走石,拨土扬尘,顺风交战,托言。

 

风雨初寻六甲,各方得气生死。

 占天时之风雨,以六甲直符宫之生克,为本方之晴雨,各方晴雨,看各方之生克。

 

 次将师伯细分,凌犯交冲起止。

 五符,天曹,地府,风伯,雷公,雨师,风云,唐符,国印,天关,地轴,六贼,查旦日日干禄位,上起五符顺行天曹、地府于十二宫,视风伯所到之方,主有风,雨师所到之方,主有雨。

 五符方,宜出兵大胜,耀武扬威,若请谒求谋,上官赴任,利见大人,商贾交易,监造,安葬,迁改,婚姻嫁娶,大利,如从此方出兵,乃天助也。

 

 休门利子午不欣,甲寅得地半阴晴,戌临此处多阴晦,辰得此宫必起云。

此言六甲加于坎宫,以占晴雨也。休门属坎宫,坎为水,甲子加之,为雨水相遇,水旺主有雨,甲午加之,火受水制,立见雨泽,甲寅、甲申加之,木水、金水,俱为相生得地,主半阴半晴,甲戌加之,土来克水,主天阴晦不雨,甲辰加之,土来克水,亦主阴晦。

 

  辰戌临艮生地美,寅午得之必晴明,子合岂得成云霖,申为击刑难主晴。

  此言六甲加于艮宫,以占晴雨也。生门属艮宫,艮为土,甲辰、甲戌加之,土与土合,土旺主阴云无雨,甲寅加之,木克土,主云开见日,甲午加之,为火生于寅,必主晴明,甲子加之,水受生门艮土之克,断无雨水,甲申加之,为冲犯,为击刑,必主雨。

 

  伤加子兮无雨期,辰戌在宫风雨凄,甲寅相会必无雨,甲申必许无云霓。

  此言六甲加于震宫,以占晴雨也。伤门属震宫,震为木,甲子加之,水泄气,木居旺地,主无雨,甲戌、甲辰加之,土受木克,必有风雨凄凄,甲寅加之,两木相合,木旺生火,主晴明有风起,甲申加之,金来克木,风霾尽散,主无雨,甲午加之,午属火,木又生之,主晴朗。

 

  子入离乡晴反覆,戌生于此旺为福,甲申必定主晴明,甲午自刑有阴云,甲辰气促必转晴,寅合于此风雨轻。

此言六甲加于离宫,以占晴雨也。景门属离宫,离为火,甲子加之,水入火乡,阴晴反覆不定,甲戌加之,戌为火库,金居火旺之地,必主晴明,甲申加之,申本主晴,又加火地,必主晴朗。甲午加之,午到自刑之地,主阴雨满天,甲辰加之,辰居绝地,必主晴明,甲寅加之,寅为火长生,必主微风。

子归死地气难舒,戌刑岂得风雨生,直符此地亦为阴,甲午晴明遇险阻,辰无旺气定成阴,寅不为阴风亦轻。

  此言六甲加于坤宫,以占晴雨也,死门属坤宫,坤为土,甲子加之,水受土克,主阴云昏闷,甲戌加之,为击刑之地,不起风雨,甲申加之,土盛生金,主阴云,甲午加之,为火到土宫,日入云中,故虽大晴之时,必起阴云,甲辰加之,重重土蔽,必主阴晦,甲寅加之,木来克土,主晴而有风。

 

  子在惊乡雨易成,戌是有风雨难伸,申临此宫多恍惚,午为晴朗必主云,辰住依稀半似阴,万里无云岂是寅。

  此言六甲加于兑宫,以占晴雨也,惊门属兑宫为金,甲子加之,金能生水,又为水之沐浴地,必主有雨,甲戌加之,土生金,为泄气,主有风而无雨,甲申加之,金居旺乡,两金合而生水,虽值晴明,必主有雨,甲午加之,虽为火克,然火居死地,虽晴明,必主生云,甲辰加之,土掩金上,半阴半晴,甲寅加之,木受金克,主无雨。

子在乾宫风雨生,戌居自刑多专主,申得风轻气自欢,午若云遮开必然,辰自犯兮岂休息,寅到此方天必明。

此言六甲加于干宫,以占晴雨也,开门属干宫,干为金,甲子加之,干金又子水,必主风雨,甲戌加之,火居本库,主有风雨,甲申加之,申金居衰病之乡,不能生水,主有微风无雨,甲午加之,火克干金,天虽有云,终必开霁,甲辰加之,名曰:犯,主有雨,甲寅加之,木居生养之地,始虽阴翳,终必开朗。

 

  风雨看甲,次看师伯,凌犯战冲,成气重重,三四主雨,一二行风。

  占天风雨,先看六甲所到之宫,审其得地不得地,以推风雨之有无,次以五符加本日干禄上顺行,过风伯、雷公、雨师、风云所到之宫,或阳凌阴,或阴犯阳,或在直符对宫相冲,或同宫相战,凌轻犯重,冲轻战重,凌犯战冲,有三四位者,必主雨,若只有一二位者,必主风。

 

  子癸临巽,水入龙宫,符水加辰,旺水临龙,龙临大海,在于一宫,速速雨霁,无甲亦同,子癸临申,用之多功。

  辰属巽宫,若甲子戊,甲寅癸,到巽宫,为水入龙宫,又为水入库中,无雨泽,若直符是子癸加于甲辰之上,是为旺水入龙宫,甲辰直符加于坎一宫,是为龙归大海,俱主无雨,天色立时晴朗,若子癸临于坤宫申地,及甲申地,主风雨。 

 

  所遇变元,不可不穷,所变之元,穷之端的,子午卯酉,君之所治,辰戌丑未,臣之所位,寅申巳亥,民之所系,风为怨怒,雨为泣涕,风雨潇潇,凄惨之气,暴雷冰雹,骤然而起,考之三才,占之事理,上天成象,以定灾异。

  凡风雨变动,当查审日期,以甲己入元日为始,若本日旬头系甲己,加子午卯酉日有变,其占在君,甲己加辰戌丑未日有变,其占在臣,甲己加寅申巳亥日有变,其占在民,若有狂风,主怨怒,有暴雨,主悲泣,若兼风雨凄惨,主阴谋叛逆,若暴雷冰雹,拔屋折木,主暴兵四起,关梁阻塞,饥馑流亡,俱当审其日干支,系何六甲旬头之下,以定君臣民三者之应验,又以宫分定分野,以事理分别门类,如下文占之。

直符贵神帝位求,螣蛇怪异事难休,太阴私谋有密事,六合欣欣喜自由,白虎兵丧及争斗,玄武奸淫盗贼忧,九地阴谋疾病患,九天杀伐逆臣谋。

  此以直符八将看来方,以占风雨吉凶也。直符方来属贵神,帝王之位,诸事皆吉,旺相获福,螣蛇方来,主有怪异事相牵缠,遇太阴方来,主有阴谋秘密事,遇六合方来,诸事和合喜庆,遇白虎方来,主有兵丧盗贼,及争斗事,遇玄武方来,主盗贼奸淫事,遇九地方来,主有阴谋疾病,遇九天方来,主有杀伐叛逆之凶,俱以甲己变元局中推之。

 

 

  庚若加符君有晦,丙加庚上敌回兵,六仪刑击人情恶,庚己相加定有刑,庚加壬格迷程路,雀入江兮谒贵卿,螣蛇夭矫生灾怪,入墓休囚事不成,天乙飞宫臣有逆,庚临丙上贼须临,丙临符甲贤臣助,甲丙相加喜子孙,玉女守门宜宴乐,更兼排宴赐功臣,宫中添喜歌麟趾,册立中宫听玉音。

   此以奇仪诸格,占风雨吉凶也,六甲为十干之首,君王之象,若天上六庚,加于六甲之上,则庚金来克甲木,主君主有灾忧,天上六丙,加于六庚之上,为荧惑入太白,如有盗贼变乱,即得扑灭,然当先发兵,我为客以制之,若迟缓,则反为蹂躏矣,六仪击刑,三刑也,子卯相刑,寅巳申相刑,丑戌未相刑,午辰为自刑,主有背逆争斗刑狱之事,六庚加己为刑格,主有刑伤,六庚加壬为道上格,主行路迷程,不能前进,六丁加癸为雀入江,丁为玉女,主贵臣遭厄,六癸加丁为蛇夭矫,主有怪异惊怪事。

 

  细推气色及何形,吉凶仪内定其真,色形克应须当较,路上占之亦此论,门符阳将及阴神,一一推排仔细寻,直符贵神及老叟,财物相将乘木走,直符之将本青龙,天乙贵神八将首,螣蛇异事与奇形,执物虚空形象巧,逢客淹煎及缠扰,忧惶惊恐多颠倒,太阴之应似阴人,必是文书谋计真,更是喜谈方术事,原来离上更相亲,六合呵呵喜笑(ㄒㄧㄠˋ)频,相逢美女及衣新,欣然少妇提壶榼,丽色鲜颜交合亲,白虎新弓刀争。

此以直符八将方,出行举动,以占其克应也。直符是贵人星,出行路上,得遇贵人,又高年老叟,又六甲为青龙,故主财物,从车船竹木而至,逢螣蛇,主形状古怪奇异之物,及有执物而至,是空虚花假之物,客来相会,必掩煎缠扰,难于送别,忧惶惊恐,事多颠倒,逢太阴,不是女人,便是阴险小人,主谋议文书,及谈方术事,从南方而来者,可依托,逢六合,遇人必喜笑(ㄒㄧㄠˋ)相迎,一见如故,更有美女少妇,衣新衣,将酒食,和颜悦色,殷勤相接,逢白虎,必遇新丧孝子,或白衣人,或屠夫猎户,闻啼哭之声,或残疾老人,或斗争带伤之客,或骑马而过,逢玄武,必遇盗贼,或奸人刺客,或儿童小子,或讲玄门卜课之士,或逃亡走窜窘迫之人,逢九地,必遇瞽目老病,心多忧患之人,或新丧者,或算命卜祝之人,说鬼神幽冥之事,逢九天,出门必遇响声,或口舌争斗,或是屠夫兵卒,手内刀枪者,此皆随出门之方而占之,不专在其时,直符直使之宫也。

 偶遇旋风到我前,心惊肉跳细钻研,忽然遇及应当避,进退之权不在天,幸逢美格莫休囚,天遁之宫岂可游,白虎猖狂须见患,庚加于己辱难休,天网前途多不遇,急宜退步莫相求,切勿去乘龙走处,丁临六癸必然忧,螣蛇夭矫来啾唧,用意须防情不测,入墓休囚事有危,地克天兮时克日,静用地兮动用天,地是主兮天是客,此中生死更更当推。

 凡出行在途,或遇旋风,扶摇羊角,而忽起前后左右,或于安静无事之时,忽心惊肉跳,目瞤喷啑,即当于本时奇门局中,细查直使,及方位生克占之,倘有凶兆,即当走避,切勿强行,遭逢凶祸。如逢美格,即当进程,进有佳遇,切勿迟疑,坐失事机。天上生门六丙,下临六丁宫,名曰天遁,虽是美格,然出行者不宜用之,其余八遁皆然。天上六辛,加地下六乙宫,为白虎猖狂,主前途迷惑,不利前进,此时举动,行兵交战,主客皆伤,然辛金克乙木,为客者独出独入,进退自如,猖狂云扰,无人阻当,主兵大败,匹马不存。庚加己为刑格,出行车破马倒,中途而止,如奴仆逃亡,慎勿追赶,反遭其辱。六癸所加之方,为天网四张,不能前进,进亦无遇。六乙加辛,为青龙逃走,出行主破财遗失,受辱非轻。六丁加癸,为朱雀入江,主文牵连,口舌官讼,行兵奸细。六癸加丁,为螣蛇夭矫,主行路迷程,忧惶难进,万事伤嗟,若奇仪墓库之宫,居休囚之地,俱有凶危,百事难成。地盘奇仪星门克天盘,时干克日干,俱不可行动,主有下犯上,臣弑君,子逆父之事,百事皆凶。地盘为主,天盘为客,欲为主,宜看地下吉利之方而行,欲为客,当看天上吉利之方而行,然又当细查阴神及余气,得旺相,阴神又吉利,则吉者愈吉,凶者不至于大凶。

 山骞川竭,观于九星,冲柱心辅,两两相临,金临于木,乃天降之,土临于木,地之所司,格凶进险,格美进宜,利客进速,利主进迟,仔细推详,切忌轻觑(ㄑㄩˋ)。

 此以九星占山川崩决之吉凶也,凡山崩川竭,河翻水壅,当以九星所临之地推占之,天冲加天柱,金克木,地克天,天心加天辅,金克木,天克地,地克天之处,主地土荒芜,人民饥疫流亡。

天克地之处,主天灾流行,地方变乱,看其交加之处,即可知其分野之吉凶治乱矣,如逢凶格而进,则必遇险阻,逢美格而进,则必得平易,天克地,利客宜进,地克天,利主宜止,要仔细推详,切勿卤莽忽略。

  天蓬所临之地,主春病疫瘴,百姓流离,夏大水漂泛,移徙市邑,有三奇合吉门合格,灾减半。

  天芮所临之地,有三奇合门吉格,五谷七分收,若见凶神凶门,人多瘴疫,六畜死,五谷不成,地陷土崩。

  天冲所临之地,有吉神吉门,主果实大熟,禾稻半收,夏目疾,秋痢疾,到干坎二宫克制之乡,人民一岁灾伤不歇。

天辅所临之地,有吉神吉门,主五谷大熟,秋早收,人民安乐,木植贱,到克制之卿,风水泛溢灾伤,秋大风,飞砂走石,损伤人物。

 天禽所临之地,有吉神吉门,五谷大收,人物安宁,到克制之地,冬夏瘟疫,五谷不熟,天禽为中宫星,若不得地,则主神州长吏不宁,贵人移动。

 天心所临之地,有吉神吉门,秋大熟,人民安,贵人受恩,到克制之乡,岁不熟,水潦为灾,瘟疫死亡。

 天柱所临之地,得吉神,五谷只半熟,人民不安,有瘴疫,到克制之乡,五谷不熟,蝗虫为害,兵革伤残,血流千里,虎豹为灾。

 天任所临之地,得吉神吉门,五谷熟,人民安,到克制之乡,只半熟,有瘴疫。

  天英所临之地,得吉神,五谷熟,人民安,长吏受恩爵,到克制之乡,主旱涸,大瘴疫疟,目疾。

  占君理兮事非一,将星到坎临天极,喜气临时颂太平,凶气临之修道德。

  占天子吉凶祸福,以坎宫为主,天子坐坎朝离,向明而治,故也,若有三奇吉门、吉星、吉格到坎宫,则主天子福寿,坐享太平,若遇凶星、凶门、凶格到坎宫,则当修德以省过。

坎宫即是天子宫,符来喜气是青龙,蛇有虚惊及怪异,太阴远使必相逢,六合临宫多喜庆,虎临丧葬与兵凶,玄武临宫防有逆,兴功九地恰临宫,九天迁变干戈是,反吟颠倒伏吟穷,直符为君八将首,诸善诸恶相随走。

此看八将加坎宫,占天子之吉凶也,天子坐坎朝离,故以坎宫为天子之位,若得直符到坎,是贵神星登帝位,又为青龙临帝座,主天子有进贡纳宝得地之喜,螣蛇到坎宫,有处惊怪异事,太阴到坎,为外国远使来,及立后妃之喜,六合到坎,主宫中有喜庆,四海享太平,白虎到坎,主刀兵及死丧伤亡事,玄武到坎,主有贼臣阴谋逆事,九地到坎,主营造宫室,修陵寝祠庙,九天到坎,主有迁移国都,及用干戈出兵征讨,反吟诸事颠倒,伏吟吉凶不移,直符为君王之象,八将之首,或吉或凶,皆随之而定。

一宫真是天子气,又有午离及卯酉,甲丙丙甲喜欣欣,内外京省多贤人。

此以子午卯酉四正宫,占四方之吉凶也,坎宫固属天子之位,而午离为朝对,卯酉为左右,推之于外,则为东西南北四方之郡县地,此四处,或得甲加丙为青龙回首,丙加甲为飞鸟跌穴等美格,则天下太平,正人持世,贤良在位,百姓咸受其福。

八宫之丙庚加之,九宫之丁辛亦如,余气无吉真为忧,仁德之君亦用愁,天数正当恐惧日,禳灾祈福在人修。

 此以丙丁庚辛,临宫衰旺,占君祸福也,艮宫为寅方,为丙火长生之地,庚金墓绝之乡,离宫为火之旺地,金之败乡,若丙在艮,而天上六庚加之,丁在九宫,而天上六辛加之,虽则庚辛为白虎七煞金神,而加于丙丁之上,丙能克庚,丁能克辛,丙丁自居生旺之乡,庚辛自投败绝之地,亦必有灾祸临身,若此时八门余气所加之地,得相生相旺,尚为有救,可以免灾,若余气又在迫制绝之宫,头头遇凶,真为无救,即使仁德之君,在位必灾祸叠见,兵荒洊(ㄐㄧㄢˋ)至,惟修德行,可以禳之。

庚丙相加为贼,纲纪紊乱多失,合神占是后妃,所忌丁壬共室,阴神余气更逢,内乱荒淫酒色,阴神若带玄武,必遭小人乱逆,庚与玄武重重,叛子逆臣莫测。

六庚加丙,为太白入荧惑,六丙加庚,为荧惑入太白,一为格勃,一为勃格,主朝内多奸贼,颠倒是非,变乱黑白,纲纪紊乱,国政废隳(ㄏㄨㄟ),时干之合神,占在后妃,加甲加己,戊加癸,丙加辛,丁加壬,乙加庚之类,最忌丁壬相合,则化为水,阴神又遇太阴、六合,余气更逢旺相,则必宫中内乱,荒淫酒色,朝政废弛,若丁加壬,壬加丁,上临阴神是玄武,必有小人,潜通内孽,或私乱宫闱,若庚加乙,乙加庚,上临阴神是玄武,必有奸臣暗行弑逆人君,当严内外门禁以防之。

若论击刑之格,余气何妨一宫,欲求得数之年,交加子午西东,生旺休囚看门气,门气逢时事亨通,若无本年相合同,推从排合及符宫,此年定数寻君位,阳顺阴逆其数备,但穷浑沌也无差,国运交加真机会。

  若遇三刑之格,须查本宫门气之旺相休囚,吉门要旺相,凶门要休囚,欲求所应之年,要查坎离震兑四宫,门气之生旺休囚,四宫者,属子午卯酉,为四方之郡县也,门气者,余气也,门气合旺相,则诸事皆亨通,若此四宫,不与本年干相合者,止推排直符之宫,此占岁中之吉凶,君王之安危,一定不易之法也,阳局顺行阴局逆行,皆此占也。

 

辅弼占之丙及丁,丙是君侯丁是卿,外曰王侯内曰相,乙奇贵戚与皇亲,辰戌丑未臣之职,甲旺生臣臣之益,君臣相生恩永昌,子孙奕世沾恩泽,臣宫若见庚来加,朝内恩无三代锡,再逢刑克气又凶,此是功臣遭戮斥。

  此占臣之贤愚吉凶也,占辅弼之臣,须看丙丁之位,丙属王侯,丁属卿大夫,然在外主王侯,在内主宰相,乙为日奇,占在贵戚,乙与甲比其衰旺与君主同休戚,辰戌丑未,四者占属臣工,若直符六甲在旺相之宫,而能生臣宫之奇仪者,为君臣相生,恩宠非常,子孙世世荣耀,若辰戌丑未之宫,逢六庚加之,或庚日庚时而成格者,则朝无三代之宠锡,多遭黜革,若又遇三刑,或相克,及八门余气亦相刑克者,无可排解,则臣多遭戮辱。

 

癸能克丁轻大夫,此宜挂冠归泉谷。

  丁为卿大夫,甲寅癸直符加于丁上,癸能克丁,丁受癸制,甲寅又系直符,则主君上轻慢大夫,必遭黜辱,不宜轻进。

 

甲辰壬与文臣比,臣下专权无敢说,此宫专制王与侯,大臣之内亦为忧,大臣背主去寻由,翻云覆雨有逆谋。

甲辰加于六丁之上,为丁壬相合,又为玉女乘龙,主臣下纵横,无人能制,而壬克丙,故虽王侯亦皆畏之,起背逆之心,人主当预防之也。

 

丁临癸兮文明失,癸若临丁迁异职,入墓之时当避之,丙壬之臣占亦如

  六丁为朱雀,为文书,丁临癸上,火受水克,主文运蔽塞,声名丧败,六癸为华盖,癸加丁上,为得华盖之覆临,必得升迁美职,不次超擢,若丁奇到干为入墓,又逢六癸加之,则有凶灾,去官落职,宜避之吉,六丙加壬,六壬加丙,属王侯,其占亦同。

 

六庚之君君道弱,丙奇王侯本性恶,只因丙丁专制庚,此际臣强真的确。

  甲申庚直符,则庚为君,丙属王侯,丙能克庚,其性必恶,此时君弱臣强,耒权窃柄,大为国患,无可如何。

 

腾蛇之性,多怪多异,政令变迁,虚伪盈宁

 此以八将临丙丁,占臣下贤奸也,螣蛇属火,其性本恶,若临于丙丁臣位之上,主臣下怪异,作事乖桀,变易政令。

 

太阴临臣,明良之欣,四方无征,万邦安宁。

太阴乃阴祐之神,临于丙丁臣位之上,主臣不忠良,谦和温厚,四海安宁,天下太平。

 

六合主之,和而有私,酒色为常,殆于国事。

  六合乃和合之神,临于丙丁臣位之上,主臣下结党扶同,惟贪财好色,宴乐自娱,不容心于国家政事。

 

君臣仪合玄武气,匿爱奸雄无可议

 甲直符加丙丁,是君臣两仪相合,鱼水和同,若将神有玄武临之,则左右皆奸臣,蒙蔽欺主,包藏祸胞,事防不测。

 

螣蛇之气半相同,奸异重重不可逢

君臣两仪相合,而将神有螣蛇临之,其祸患亦相同,但作事多怪异惊惶。

 

白虎死门气极凶,此时臣道岂能隆。

 白虎凶将,与丙丁臣位相合,主臣下多豪横不法凶恶之徒。

 

玄武死门不可当,权奸谋弑有刑伤

 玄武凶将,与丙丁臣位相合,主臣下叛逃,盗贼凶顽之辈。

 

冲刑之格灾莫当,庶民此际见流亡

冲刑者;甲寅加甲申,甲子加甲午,甲辰加甲戌是也。其祸尤甚。

 

白虎加临多杀戮,必见神号并鬼哭。

冲刑之宫,上有白虎临之,则其宫分,必有刀兵杀戮之惨,流血成河,白骨满野,神号鬼哭。

 

雀投江上见漂流,父子分离母女忧,更有格符乘旺相,惊惶困苦不淹留。

六丁加癸:火投水中,水能克火,其分野大水为灾,漂流五谷,百姓饥荒,家散人离,父南子北,妻东夫西。若六癸复乘旺相之气,则地方扰乱,惊惶不宁,其灾尤甚。

 

甲丙相加民道安,此时百姓足千般。

  六甲加丙天生地,六丙加甲地生天,其时百姓富足,地方安宁,五榖丰稔,人享长年,科甲盛美,文章华国。

 

螣蛇本性怪异,更主淹煎迟滞,其神土木灵神,求谋必定难成。

  螣蛇到其方,主有怪异之事,淹缠不散,其神为火之神。凡有求谋,皆属花假,必无成功,且自己胸中,多疑多虑,不能决断。

 

太阴图求谋望,将神朱雀文书,兼有文契商酌,因生口舌求和。

太阴到其方,必主暗计图谋,其将神亦曰朱雀,主有文书契券之事,或事涉阴人,及有是非口舌,来求和解。

 

六合性贪求望,皆因喜气心粗,所主婚姻配合,私情说合调和。

  六合到其方,主作事喜气欣欣,然亦过于喜悦,贪图求合,不顾是非,不权利害,未免入于非礼之中。或主婚姻配合之事,兼有私情说合,若是妇女,必有奸情和合,谨防为妙。

 

白虎惊忧疾病,更兼行人问信,斗讼伤亡谋害,移徙出行争竞。

  白虎到其方,主有惊恐忧愁,有争斗构讼,谋害伤亡。或移徙住居,或出行作客,并问行人信息。

 

玄武所主盗贼,兼于小人走失,小人为害难调,遗亡失物隐匿。

 玄武到其方,主有盗贼偷窃,奴婢避走,有遗亡失物之患。

 

九地幽暗之神,卜居心事难伸,更有淹缠灾疾,阴谋喜事难成。

 九地到其方,主有卜居之事,心中不宁,有不能向人告白,更有久病不能脱体,暗图婚姻合和,喜事终属无成。

九天到其方,主有迁移变更,及远行外方。有斗殴相争,高声大闹,终不结讼。若休囚,不过口角,如旺相,必有陷害,行人在途,宜慎防之。

 

玄武螣蛇虚鬼,玄武白虎多惊。

 此以阳将阴神,重叠相加,以知吉凶也。玄武为盗贼,螣蛇为虚诈,若二将相合,则有虚诈拐骗偷窃之事。玄武为盗贼,白虎为仇凶,若二将相加,则有盗贼劫掠,杀伤死亡之事。

 

最喜重重六合,岂爱白虎叠叠

  六合为和合之神,凶中化吉,所为如意。若阴神阳将,俱得六合,主喜气盈门,百事和谐。白虎为凶煞之神、遇之,主死亡杀伤孝服。若阳将阴神,俱得白虎,主上下不和,骨肉相残。死亡伤损,立见凶殃。

 

休合符而财旺,太阴重重谋望。

 直符是六甲,为青龙,主财帛。休门属水,主货财。若直符又合休门,主钱财大旺,粟米盈仓。太阴为幽暗之神,若阳将阴神,俱得太阴,主暗地阴谋,隐伏潜踪,诸事皆从暗谋而成。

 

丁合仪合阴情,玄白重谋害。

  六丁玉女、与太阴相合,或六仪与与太阴相合,主有阴私和合,暗地通情。若玄武与白虎相合,六丁虽为玉女,亦属阴小。

 

下生兮必动,下克上兮必败

凡八门加宫,宫为静、门为动。宫生门,则为客者吉,可以举动,事在必成。若宫克门,则为客者凶,举动行兵,制主之制,必至大败。

 

更逢天网四张,有伏暂匿必在

 若诸凶会合在六癸之方,为天网遮张,如有逃亡伏匿,不能远去。

 

对冲开与九天,其事必有散迁

 若奇仪在对冲之宫为反吟,又合开门,上临九天,反吟主又覆,开门主开散,九天主变动不宁。故遇此局,凡事虽主谋定而行,临期忽生变动,改头易面,另出一番,不可拟议。

 

杜死九地朦晦,疾病忧煎难退,更有螣蛇相连,灾疾难退淹缠

  杜门闭塞不通,死门死丧疾疫,九地阴晦沉沦。故杜门死门上会九地,主疾病死丧,晦滞忧郁,煎熬难退。若更有螣蛇牵连,则灾祸疾病,久患淹缠,不能退散。

 

病有五行所管,水肾金家肺气,火心木是血肝,土乃脾家之咎,生死克旺相忝,凶厉反行生气,其灾直用轻看,太弱又加克贼,其身岂敢承当,旺相并休及废,四时本位中藏。

 病原以五行推算,水属肾经,金属肺经,木属肝经,土属脾经,火属心经,皆以天上所加之奇仪八门断之。又以生克衰旺参看。凶格凶门,要得休囚之气,其灾反轻。如遇生旺,则灾祸愈重,不可当。若奇仪八门,不得时令、为太弱。又遇克贼,其人必至死亡。旺相休囚,皆随四时之令定之。

 

九地欣欣来卜居,此时定主可安居。

  阳星直符,而阴神得九地加之,则人之来也问卜居之事,此地可以安居,永无灾害,旺财发丁。

 

开戊仪乘及九天,此际出行堪万里

  甲子戊直符、与开门相合,而阴神上临九天,则出行大吉。开门所向通达,六戊为天门,九天则阳气高升,乘此而行,无往不利。故经曰:乘龙万里,莫敢呵止。

 

刑格之占次击刑,倘兴词讼莫相争,忧辱忍之灾祸免,斗战伤身凶莫减,白虎玄武若乘之,出行遇事当避之。

六庚加己为刑格,其凶祸次于击刑,若欲兴词讼而遇之,则当忍忧受辱,以求免祸。若必欲结讼斗战,必至受刑伤身,难免棰杖之辱。如将神中有白虎玄武,加临刑格之上。凡出行遇事,皆当避之,必有盗贼劫掠,杀伤刑戮之惨。

 

遇勃切莫逆,纲常真有失,遇之怒必兴,有闻君莫敌,占之谋望及索求,须看宫门有生克。

丙加直符为勃符,直符加丙为飞勃,作事遇时,切莫用之。必主颠倒错乱,纲纪紊失。若有斗争,必当避之,强与对敌,便致伤败。此时若欲谋望诸事,须看宫门之生克,宫生门、利求索,门生宫,费力而后成。门克宫,求事必遂,有伤体面。宫克门,所求不得,反遭诟辱。

 

疾病九地言迟滞,父母兄弟各为室,搜之占者气可所,随气占之见端的,反吟之占多反覆,伏吟之占有病伏。

此占疾病之吉凶也。若占疾病,而将神得九地,主疾病属阴,迟滞难退。各以父母兄弟宫分占之。天上时干为本身,生我之干为父母,我生之干为子孙,克我之干为官鬼疾厄,我克之干为妻妾奴仆,比和之干为兄弟,查其干之所克六亲者,即是疾厄。以五行定病,以衰旺定迟速。若反吟主病势反覆,轻重作止,不可定准。伏吟主病势淹缠,不能去身。

 

求获去寻伤,过此岂相当,伏吟切莫动,藏伏亦为用,更寻六合处,多吉真堪用。

伤宜采猎捕捉,征讨索债。出此门,必有所获。若舍此而别用他门,则无益矣。如遇伏吟,则不可用,惟隐避藏匿者宜之。若上有六合临之,则所求必获。

 

九天临处看杜门,惊死俱皆难动身,求望临于景门上,初然为喜后为忧。

九天之上,动而不息,利于出门做事。若会杜门、惊门、死门,俱难动作,即使有所求谋,百无一成。若会景门,便可求望,但初喜后忧。

 

若论所求之各宫,他生我兮我必荣,交接之宫遇比肩,原来此处气相连,太阴六合文书喜,九天白虎飞动兼,位中独戊余无动,戊为动神占为用,六戊若移在三宫,此为击刑必有凶,细将仪将气阴神,进退穷通仔细分,若要所求玄妙处,歌中变化去搜寻。

 凡看所求事之宫,各有专主。如占君、看坎离。占四方、看子午卯酉。占臣、看丙丁辰戌丑未。占民、看寅申巳亥。占事、看诸事所坐之方位,只要他来生我,则我得吉庆,作事皆成。若是交接事之宫,宫门比和,看此宫之将神相连,定其吉凶。如太阴、六合相连,则私谋暗计皆成,文书和合速至。九天与白虎相连,主非祸凶恶立至,莫能抵御。若其宫中止有甲子戊,无余仪,则以天盘戊为动神,占事即以此戊字为用神,若六戊移到三宫,是为击刑,必有凶祸。须细查六仪阳将阴神余气之生克衰旺吉凶,以分其进退穷通,总以歌中搜寻其玄妙也。

 

  评论这张
 
阅读(2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