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白斋主——奇门探索录

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

 
 
 

日志

 
 

奇门探索录(二)  

2011-03-30 20:06:19|  分类: 奇门古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奇门探索录》卷七
烟波钓叟歌注(《戊笈谈兵》)

阴阳顺逆妙难穷,二至还乡一九宫,若能了达阴阳理,天地都来一掌中。

(冬至后阳遁顺行,自一至九,逆布三奇,顺布六仪。夏至后阴遁逆行,自九至一,顺布三奇,逆布六仪。一坎宫也,九离宫也。)

轩辕皇帝战蚩尤,涿鹿经年战未休;夜梦天神授符诀,登坛致祭谨祈求。龙光绕袅轩辕邱,彩凤衔书碧云里;因命风后演成文,遁甲奇门从此始。

(遁,藏也。兵法以甲为青龙,主将之象,故藏之于六仪之下,曰“遁甲奇门”。奇门,八门也。此段言遁甲奇门之原委也。)

一千八十当时制,太公删成七十二;迨及汉代张子房,一十八局为精义。

(奇门之法,共四千三百二十局。盖岁分八节,节有三气,一岁二十四气。气分三候,一岁七十二候,候有五日,一岁三百六十五日;日有十二时,三百六十五日共计四千三百二十时。一时一局,故奇门有四千三百二十局也。阴阳二遁各有九局,故合四千三百二十局为阴阳一十八局也。)

先须掌上排九宫,纵横十五在其中,次将八卦分八节,一气统三为正宗。阴阳二遁分顺逆,一气三元人莫测。

(子午卯酉为上元,寅申巳亥为中元,辰戌丑未为下元。按:此谓甲己干所加也。)

五日都来换一元,

(甲子至戊辰为上元,己巳至癸酉为中元,甲戌至戊寅为下元,己卯至癸未为上元,甲申至戊子为中元,己丑至癸巳为下元,甲午至戊戌为上元,己亥至癸卯为中元,甲辰至戊申为下元,己酉至癸丑为上元,甲寅至戊午为中元,己未至癸亥为下元是也。)

接气超神为准的。

(凡每节遇甲子、甲午、己卯、己酉为上元,符头节未到而符头先到曰“超神”;符头未到而节先到曰“接气”。绂按:如历元以癸亥年十一月朔甲子日子时冬至,则甲子符头正授冬至上局。而气有羡余,支干无羡余,故节气常舒,则符头渐超而前矣,超神太远则置闰奇,而闰奇必当于芒种大雪之后。既置闰奇,则节气先到而符头后到矣,接久而正授,正授而后复超,超远而又闰。亦如闰月时成岁之法也。)

认取九宫分九星,八门又逐九星行。

(天芮巨门坤宫土,天柱破军兑宫金,天心武曲乾宫金,天蓬贪狼坎宫水,天任左辅艮宫土,天冲禄存震宫木,天辅文曲巽宫木,天英右弼离宫火,天禽廉贞中宫土,此九宫九星也。)

九宫逢为直符,八门直使自分明。

(如冬至阳遁上局甲子时起坎一宫,既以天蓬为直符,休门为直使;至甲戌旬行坤二宫,即以天芮为直符,死门为直使。九宫皆然,可以类推。)符上之门为直使,十时一易堪凭据。

(凡遇甲时则易直符,是为“十时一易”也。)

直符到处加时干,直使常加时到支。六甲原号六仪名,三奇即是乙丙丁。

(六甲遁于六仪之下。六仪者,戊己庚辛壬癸也。甲子同六戊,甲戌同六己,甲申同六庚,甲午同六辛,甲辰同六壬,甲寅同六癸,三奇乙丙丁也。谓兵法以甲为青龙主帅之象,所畏者庚金,乙木与庚合,为和解之奇;丙丁火乃甲木之子,能克庚金,为御敌之奇,故取以为吉神,而得之者则为大吉也。按:此不可以理解,但当遵用之耳。)

阳遁顺仪奇逆布,阴遁逆仪奇顺行。

(冬至阳遁上局,甲子戊坎一,甲戌己坤二,甲申庚震三,甲午辛巽四,甲辰壬入中五,甲寅癸乾六,是为顺仪。而丁奇在兑七,丙奇在艮八,乙奇在离九,是为逆奇。夏至阴遁上局,则甲子戊离九,甲戌己艮八,甲申庚兑七,甲午辛乾六,甲辰壬入中五,甲寅癸巽四,是为逆仪。而丁奇在震,丙奇在坤,乙奇在坎,是为顺奇。余皆仿此。)

吉门偶以合三奇,遇此须云百事宜,其门倘或多凶咎,一偏未足究精微。

(开休生为三吉门,复合三奇为大吉也。时加六乙,与神俱出,天上日精,往来恍惚。到震兑巽离坎艮皆吉,到坤为入墓,到乾为受制,虽吉亦凶。时加六丙,万兵莫比,王侯厌伏,贼盗不起。到离震巽坤皆大吉,到兑乾坎大凶,到艮平平。时加六丁,出入幽冥,至老不刑,虽险不惊。到兑震巽离坤乾俱大吉,到坎艮凶。休门属水,宜秋冬,临坎为伏吟,凶。临艮为受制,半吉。临震巽吉,临离反吟凶,临坤受制凶,临兑乾大吉。开门属金宜秋时,临坎艮大吉;临震巽大凶;临离半吉;临坤兑吉;临乾伏吟凶;临巽反吟凶。生门属土宜春时,临坎为克凶,临艮伏吟凶,临震巽受制半吉,临离吉,临坤反吟凶,临兑乾大吉。景门属火中吉宜夏时,临坎反吟凶,临艮震巽受生吉,临离伏吟凶,临坤吉,临兑乾大凶。此所谓虽吉奇吉门而尚多凶咎也。)

三奇得使诚堪使,六甲遇之非小补;乙归犬马丙鼠猴,六丁玉女骑龙虎。

(乙得甲戌甲午,丙得甲子甲申,丁得甲辰甲寅谓之三奇得使,合者为大吉也。)

又有三奇游六仪,号为玉女守门扉。(玉女守门,利于营造会合之事。设丁为玉女,而会合直使之门也。)

天三门兮地四户,问君此法如何取,大冲小吉与从魁,此是天门私出路,地户除危定与开,举事皆从此中去。

(以月将加时,顺行见卯未酉方为天门;又以月将加时顺数十二建星,遇除危定开方为地户。)

六合太阴太常君,三辰原是地私门,更得奇门相照耀,行兵御敌总如神。

(以阴阳贵人为主推之。起贵人法:甲戊庚牛羊,乙己鼠猴乡,丙丁猪鸡位,壬癸兔蛇藏,六辛逢虎马,此是贵人方。三辰例贵人、螣蛇、朱雀、六合、勾陈、青龙、天空、白虎、太常、玄武、太阴、天后。推三辰法,以月将加时,观用时之为日为夜,而分阴阳顺逆之用。如用寅卯辰巳午未则为日时,余为夜时。日时用阳贵,甲戊庚日用牛,乙己日用鼠,丙丁日用猪,壬癸日用兔,六辛日用虎。夜时用阴贵,则用羊猴鸡蛇马也。如丙丁日子将加辰用阳贵,用亥落卯宫,由卯上亥贵数去,则六合在午,太常在亥,太阴在丑。如子将加酉,则用阴贵逆转,亥在申,六合在巳,太常在子,太阴在戌。盖自亥至辰为阳生之方,故用贵人顺推之,自巳至戌为阴生之方,用贵人而逆转之也。)

三为生兮五为死,盛在三兮衰在五,能识趋三避五时,造化真机须记取。

(三为生气,谓符头临三宫为吉,五为虚位寄于坤死,故符头临五宫则凶,用者宜避之。按:此注不如旧说好。)

就中伏吟为最凶,天蓬加着地天蓬,天蓬加在天英上,须知即是反吟宫。八门反伏亦如此,生在生兮死在死。假令吉宿到奇门,万事皆凶不堪使。

(值反吟伏吟宜安静,不可妄为)

六仪击刑为大凶,甲子直符愁正东;戌刑在未申刑寅,虎蛇龙马是刑宫。

(子卯相刑,故甲子符头忌三宫卯地;戌刑未,故甲戌符头忌二宫坤地;申刑寅,故甲申符头忌八宫艮地;午自刑,故甲午符头忌九宫午地;辰亦自刑,故甲辰符头忌四宫巽地;寅刑巳,故甲寅符头亦忌巽地。为六仪击刑凶。按:旧注先论时支,如子日见卯之类。)

三刑入墓好推详,甲子何堪见未羊,丙奇属火火墓戌,此时兵出岂吉昌。更嫌六乙来临二,六丁怕入艮宫藏。(已见前注)更有时干入墓宫,课中时下忌相逢,乙未壬辰并丙戌,辛丑原来尽是凶。

(木墓未、火墓戌、金墓丑、水土墓辰)五不遇兮尤不精,号为日月损光明,时干来克日干上,甲日须知时忌庚。

(如甲日忌庚午,乙日忌辛巳时,丙日忌壬辰时,丁日忌癸卯时,戊日忌甲寅时,己日忌乙丑时,庚日忌丙子时,辛日忌丁酉时,壬日忌戊申时,癸日忌己未时。凡阳克阳干、阴克阴干,其时大凶不可用。)

奇与门兮共太阴,三般难得总加临,若还得二亦为吉,遇此行藏必称心。

(如开休生三吉门合乙丙丁三奇,又遇九地则为真诈格,利以安营设伏;遇太阴则为重诈格,利以合战攻取。然得奇不得诈亦吉,得诈不得奇亦吉,若不得吉门则终非吉也。又如杜门合丁己癸临九地、太阴、六合为地假。临太阴宜使问侦探,临九地宜设伏,临六合宜移退。又景门合奇临九天名天假,宜求援请兵之事。伤门合丁己癸,下临六合名物假,宜运粮储蓄。死门合丁己癸临九地名神假,宜掩户发土。惊门六合临九天名人假,宜捕捉逃人逸马。绂按:假者,借也。谓借其时方可以行其事也。九天九地起例见后。)

更得直符直使利,兵家用使最为贵,常将此地击其冲,百战百胜君须记。天乙之神所在宫,大将宜居击对冲,假令直符居离九,天英坐取击天蓬。

(此一节专言大将宜居天上直符,即大将居青龙之意也,兵家三胜方谓天上直符方、九天方、奇门方也。有五不击,直符方、九天方、九地方、生门方、直使方也。又有背亭亭击白奸之说,皆要义也。按:此用天直符,以吉凶由天也。若地直符,则关于人事用之。)

甲乙丙丁戊阳时,神凭天上要君知,坐击须凭天上奇,阴时地下亦如之。

(谓甲乙丙丁戊五时,宜凭天盘直符。己庚辛壬癸五时,宜用地盘中直符。又阳时利为客,宜先动;阴时利为主,宜后动。)

若见三奇在五阳,偏宜为客自高强,忽然逢着五阴位,又宜为主好裁详。

(位谓地盘阳动阴静之义也)

直符前三六合位,太阴之神在前二,后一宫中为九天,后二之神为九地。九天之上好扬兵,九地之下可立营,伏兵但向太阴位,若逢六合利逃形。天地人分三遁名,天遁日精华盖临;地遁月精紫云蔽,人遁星精应六丁。

(天盘丙奇、中盘生门、地盘六丁为日精之蔽;天盘六乙、中盘开门、地盘六己为月精之蔽;天盘六丁、中盘休门、地盘太阴为星精之蔽。日精为天遁,月精为地遁,星精为人遁。)

生门六丙合六丁,此为天遁自分明;开门六乙合六己,地遁如斯而已矣;休门六丁共太阴,欲求人遁即如此。要知三遁何所宜,藏形设伏斯为美。

(注见前)

庚为太白丙荧惑,庚丙相加谁会得?六庚加丙白入荧,六丙加庚荧入白。白入荧兮贼即来,荧入白兮贼须灭。

(天庚加地丙,白入荧也,主有贼劫营伏路之事;天丙加地庚,荧入白也,此时可以获贼灭寇。)

丙为悖兮庚为格,格则不通悖乱逆。(此二句为下数节之纲,旧注仍用上节意解之,其误不小。)

丙加天乙为悖符,天乙加丙飞悖。

(此所谓丙为悖也,天乙谓直符。天丙加地时干为悖符,天时干加地丙为飞符,主六军惊扰悖逆之事。绂按:丙为吉奇,丙加天乙则为悖者,盖以丙为甲之子,而加于时日干上,是以卑而犯尊、下而犯上之象也。余按丙火过烈故曰悖。注近凿,此与鸟跌穴、龙回首不同,读者审之。)

庚加日干为伏干,日干加庚飞干格;加一宫兮战于野,同一宫兮战在国。

(此所谓庚为格也,天庚加地盘日干曰伏干,天盘日干加地盘庚为飞格,战则主客两伤,大凶之时也。同一宫者,直符与六庚同宫也。绂按:甲为主帅之象,所畏者庚金,故以庚为格也。)

庚加直符天乙伏,直符加庚天乙飞。

(上亦论庚也,天庚加地直符为格符,大凶。天直符加地庚为飞格,不利举兵,固守可也。)

庚加癸兮为大格,(天庚加地癸,以癸助庚,不利于甲也。余按:癸水克丙火,故曰助庚。)加己为刑格不宜。

(天庚加地己,以己生庚金。)

加壬之时为大格,又嫌岁月日时逢。

(天庚加地壬,亦不利用兵,庚加岁月日时干者谓之格,而甲申庚直符之十时亦皆不可用。以上皆言庚为格也。)

更有一般奇格者,六庚慎勿加三奇,此时若也行兵去,匹马只轮无返期。

(庚加三奇为三奇之格,其象极凶。)

六癸加丁蛇夭矫,六丁加癸雀投江。

(癸为蛇也,天癸加地丁,水克丁火,不利出兵。天丁加地癸,丁奇入水,出则有忧。凡此皆大凶之时也。)

六乙加辛龙逃走,六辛加乙虎猖狂。请观四者是凶神,百事逢之莫措手。

(乙为龙辛为虎,天乙加地辛,天辛加地乙,皆乙奇被伤也。)

丙加甲兮鸟跌穴,甲加丙兮龙回首,只此二者是吉神,行兵战胜居八九。

(天丙加地甲,天甲加地丙,木生火以克庚金,故吉。甲谓时符头,若得吉门,获吉尤大。)

八门若遇开休生,诸事经营总称心,伤宜捕猎终须获,杜可邀遮并逃生,景上求援与破敌,死惟游猎吊丧行,更问惊门何所宜,虚作疑兵壮声威。

(此论八门之吉凶也)

蓬任冲辅禽阳星,英芮柱心阴宿名,辅禽心星为上吉,冲任次吉未全亨,大凶蓬芮不堪用,小凶英柱不精明。

(此论八门之九星也。蓬任冲辅居东北阳生之方,故曰阳星;英芮柱心居南西阴长之方,故曰阴宿。九星之在天,贪狼巨门枕白虎觜参之间,故为凶;文曲廉贞武曲当青龙太微之度,故为吉。禄存左辅居南阳方,故为小吉;破军所指有招摇棓枪诸凶宿。而右弼位于北阴方,故曰小凶。)

大凶无气变为小,小凶有气亦丁宁。

(如天蓬水冬旺,天芮土丑未月旺,则大凶;天蓬遇夏天,芮遇春则无气而凶小。天柱金右弼火,夏秋气旺则凶。天柱遇春夏,右弼遇秋冬则平平也。)

吉宿若能得旺相,万举万全功必成;若遇休囚并废没,劝君不必动干戈。

(古刻作“问前程”,按:此统人事言之,不专论行兵之兆。)

要识九星配五行,各随八卦考羲经。坎蓬属水英离火,任芮坤艮土中行,心柱西金冲辅木。旺相休囚看重轻。与我同行即为旺,我生之月诚为相,废于父母休于克,囚时克我受损伤。假令天蓬为坎水,旺在子亥冬北方,相于寅卯休巳午,废于申酉囚中央。

(中央属土,辰戌丑未月也,余仿此。)

急从神兮缓从门,三五反复天道亨。

(三谓乙丙丁,五谓辅禽心冲任。)

十干加伏若加错,入库休囚吉事危。

(加伏谓伏吟,加错即反吟,谓伏吟反吟及休囚入库,虽吉神亦危也。又六甲虽谓伏吟,而又有开合之异。甲申甲寅为孟甲,甲子甲午为仲甲,甲辰甲戌为季甲,蓬任冲辅禽为阳星,芮柱英心为阴星。孟甲合阳星阳在内,合阴星阴在外,皆利主不利客,宜固守不宜出兵;仲甲合阳星利主后应吉,合阴星不可出兵,宜用阴谋;季甲合阳星,阳在外利客,宜先起制人,合阴星利主,宜后应。按:此条专主六甲时说,又时加六戊,乘龙万里,戊为天门,凶恶不起。时加六己,如神所使;宜为阴谋,不可先起,亦为吉干,然遇休囚则不可用。时加六庚,抱木而行;勉强出者,灾害加身。时加六壬,为敌所侵;强出行者,灾祸将临。时加六癸,众人莫视;利为潜藏,不利先起。此皆凶干,不可用事也。皆以符头所加时论之。)

十精为使用为贵,起宫天乙用无遗。

(二语未详其义)顺生为宝反生义,支干比和亦为吉,克支为制半荣昌,克干伐日休争利。

(此以日干支论,干生支曰宝,支生干曰义,干支比和曰和,皆吉。日干克支曰制,中平;支克干为伐,凡事多凶。按:此四语各家刻本均无之。)

宫制其门不为迫,门制其宫是迫凶。

(此以八门九宫论,如休门临艮宫,宫制其门不为迫;若临离宫则为门制其宫,是迫而凶也。迫于吉门则平,迫于凶门更凶。)

天网四张无走路,一二网低有路通。

(以天癸加时干为天网,天壬加时干为地网,直符在四宫以上则为网高,不可出兵,或事急被围,而遇此时,则看卯未亥三方有合奇门者,可从此破出。直符在一二三宫则为网低,可扬威以震之,无害于事也。)

节气推移时候定,阴阳顺逆贵研穷。天地未成有一理,七十二候分三元。请看歌中精微诀,不是贤人莫与传。

(此歌不著名氏,相传为赵中令所作,字字精妙,尤宜熟读。)

原神赋(《戊笈谈兵》)

趋吉避凶,前用莫神于大易;握奇制胜,谈兵尤藉乎天时。盖虽神佑吉人,亦必因时顺动。如人凶从逆,孰谓顺天而时行?欲明乎旺相孤虚,须察于奇门遁甲。

(总契大意,为一篇之首。)

甲为十干之首,为青龙而属木,乃主将之象;庚为克木之干,为白虎而属金,乃六甲之仇。

(此乃奇门之大旨,故先发明之焉。)

乙木青龙,乃甲木之妹,嫁六庚而作合,为和解之奇。

(乙与庚合,此释乙庚之义。)

丙丁朱雀,为六甲之儿,克白虎而扶龙,有御侮之道。

(木生火而火能克金,为子御父母之难也,此释丙丁奇之义。)

辛金不道,合丙火而克制东方。

(辛与丙合也,东方指甲木。)

壬癸为奸,顺庚金而作威南土。

(庚金生水,而壬癸克丙丁之火,南方指丙丁言。)

戊己遇三奇,则禀火而顺承中土。合庚金乃生金而作慝。斯因时而异用,亦中立以无权。

(火生土,土能生金,故戊己为中立之仪,此以上释六仪之义也。)

遁六甲于六仪之下,斯为主将之阴符。

(大将所行,不令敌知,故遁藏其甲,有象主将之阴谋也。此释奇门遁甲之义。)

显三奇于三吉之门,斯为三军之奋武。

(三奇有三军之象。三吉门,休生开也,得吉地以助之,则能奋武矣。此释奇门之义也。)

休曰休美,乾交坤而水生,为万物之资始。

(休美也,坎方休门坎卦,外象坤,内象乾,乾交于坤而天一生水也,一阳动于阴中,故曰“万物资始”。此释休门之义也。按:乾中爻入坤为坎,注欠明晰。)

生乃资生,艮成终而成始,乃万物之成形。

(艮方生门,艮卦一阳止二阴之上,极于上则覆于下,故居东北阳生之方。《易说卦》传曰:艮者,万物之所以成终而成始也。此释生门之义。)

震来虩虩,阳击阴而上达,不无受伤。

(震方伤门。易曰:震来虩虩,恐惧意也。震卦一阳动于二阴之下,势欲上行而阴方盛,故有伤象,此释伤门之义也。)

巽命申申,阴在下而始生,理当杜塞。

(巽方杜门。易曰:重巽以申,命申重也。巽卦一阴伏于二阳之下,阴势将上行,故当杜塞之也。此释杜门之义也。)

景者大也,向明相见,而万物皆亨;

(离方景门。易曰:万物皆相见,南方之卦也。故君子南面以听天下,向明而治。万物至南方而亨通壮大,故曰景。此释景门之义也。)

死者归也,坤土纯阴,而群生致役。

(坤方死门。易曰:致役乎坤。盖有肃杀之象焉。此释死门之义也。)

兑泽阴成惊,小人之得志;

(兑方惊门。兑为泽,一阴居二阳之上。阴之成功于西方。阴而凌阳,故曰惊,小人之得志也。此释惊门之义也。)

乾奇阳战开,君子之成功。

(乾方开门。易曰:战乎乾。西北阴盛之地,而乾之纯阳居之者,不与阴之过盛而欲以开阳之始也。此释开门之义也。以上释八门名义。)

斯法象之不同,乃吉凶之攸判。

(结上文)

直符即主将之符,六合为和好之位。

(符犹符节,六甲既无专位,则以时行六旬,而群干皆禀其命,故旬首之甲所居为直符也。)

九天为扬兵之所,九地乃立寨之方。阴谋所利,谓之太阴;三间之乡,斯为杂役。

(阳遁直符之右为九天,九天之右为九地;阴遁直符之左为九天,九天之左为九地。数至而行九天者,行兵之象也;至三而止九地者,止息之所也。第六位为六合,以直符为一数,数至五而生数尽矣,至六则与一合而相助,第七位为太阴,七为少阳数,太阳变少阳,为阴而成谋之象。三间第四位五位八位也,杂役、玄武、朱雀、白虎、勾陈、螣蛇也。此一段释内盘直符八宫之意。)

观气候以推移,察阴阳而顺逆。

(二十四气七十二候,阳遁则顺行,阴遁则逆运是也。)

求吉凶于一理,辨休咎于时方。

(阴阳制化之理,一而已矣,时方则非。论时之吉凶,而论方之吉凶也。惟以时而已,则时乃我与敌所同,何以辨胜负哉?此以上论奇门之体,此以下论奇门之用。)

兵不厌诈,此三诈所以立名;

(魏武帝曰:用兵不厌诈。三诈者,真诈——奇门合九地;重诈——奇门合太阴;休诈——奇门合六合也。此释三诈之名。)

假象成谋,斯五假所由得号。

(假,借也。借物象以成人谋也。五假:杜门丁己癸合九地太阴六合为地假;景门奇合九天为天假;惊门壬合九天为人假;伤门丁己癸六合为物假;死门丁己癸合九地为神假。此解五假之名也。)

合假非为吉,须防制墓之方;

(三诈固利于用兵,然使三奇制墓,终非全吉。若乙临坤、丙临乾、丁临艮为入墓;乙临兑、丙丁临坎艮为受制之类,又或如庚辛之凶仪,虽合诈而不可用。惟三奇临生旺之方乃为全吉也。)

得遁不须忧,更喜相投之地。

(遁谓九遁,得遁则不忧制伏,更美于合诈相见之地。详见下文。)

生丙临戊丁为天遁,在乾离而愈神;

(生门丙奇加地盘戊丁为天遁。物生于天,丙上炎之火与天同行,犹天火之为同人卦也,更临丁则上下同气。临戊则戊为天门,故为天遁。虽制墓入白,不足为忧,而大吉。更在乾宫,则乾为天,在离方是火旺之地,所以愈神。此所谓相投之地也,克敌可必矣。)

开乙合六己为地奇,遇艮坤而益美。

(开门乙奇地盘己为地遁,物开辟于地,乙木本于地,犹地木之为升卦也。更临己则己为地户,故曰地遁。更在坤宫,则坤为地,在艮宫则山附于地,所以益美。此所谓相投之地也。我必不为敌所胜矣。)

乙龙得水宜水战,孰云门伏为凶;

(休门乙奇在坎为龙遁,乙为青龙居于水,休门属水更在坎,所以利水战。虽休门为门伏,而不得以门伏为凶。)

东木因风利火攻,谁谓虎仪尽恶。

(吉门合乙奇临地盘辛仪在巽,为风遁。东木谓乙奇,木生于东,巽乃木旺之地,木能生火,巽又为风,风从虎更借辛仪之力,故因风而利火攻。虽乙加辛为龙逃走,此又不论也,虎即辛仪也。)

吉龙骑虎以登山,自宜讨险;

(吉门合乙奇临地盘辛仪在艮为虎遁,艮为山虎,又居山林之物,不惟不相克,反相依助,故宜讨险也。)

云雷得吉以从乙,岂畏金狂。

(吉门合乙奇临地盘辛仪在震为云为雷,而云雷皆从龙。而东方又为木旺之地,龙得云雷则又飞腾,自不为金所克矣。)

开龙临九地,须知鬼遁之奇;

(开门合乙奇得九地为鬼遁,开乙本为地遁,而更合九地则幽隐之象,故利于劫寨。我兵之出入,莫能知之也。)

休丁合太阴,讵止阴谋难遂。

(休门合丁奇临太阴为人遁,生人原于坎水,故休门属人而丁为人之少阴,心火谋虑所从生焉。太阴又主阴谋,故人遁利于阴谋,然好谋而成。又用兵之吉道,不止于遂其阴谋而已也。)

生丙九天,我阵有神明之助;

(生门丙奇合九天为神遁,生丙本属于天,而更合九天,则神威发越之象,所谓火天大有也,谁敢犯耶?)

景奇得吉,自然利请求之谋。

(景门合三奇临九天为天假,景为离明之地,万物相见之方,更合吉奇而临九天,则利见大人之象,所以利于求请之谋也。)

天地鬼神之五遁,固当审择于何方;

(天地人鬼神五遁,察其在于何宫,则居得遁之宫而行之。若天遁在乾,则居乾而击巽之类是也。)

龙虎风云之四乡,又必他方之借力。

(若龙遁利水战,岂水战必皆居北方坎位,此又观其为利水战之时,而又择他方奇门以为我居之地,又或察水势风角,因地利而行之,所谓他方之借力也。余仿此。)

凶者避去,吉者用之。

(此用奇门之大概,盖用时两家所同,何从而分其胜负?惟方有吉凶,宜避凶而居吉。)我方惟合吉,奚疑九天九地之难攻?

(昔人谓九天九地所临俱不可攻,假如时合重诈在离,休诈在坤,则九天九地在坎艮,我居合诈之地,自可以击九天九地,又何必疑其不可攻乎?)

苟不得奇门,岂在立寨扬兵之可据?

(九天可扬兵,九地可立寨,使更合奇门,固为吉地。苟不能合,而凶仪凶门临之,则急当避去矣,岂可以扬兵立寨为可据哉?凡奇门之说,以奇为重而门次之,当审其轻重而用之,不可执一也哉。)

惟直符为主将,虽得奇门而不可攻;

(直符为主将,所居攻之则犯上。如直符在震,则兑方虽合奇门亦不可居兑而击震,纵使直符居恶弱之乡,亦恐两伤也。)

况芮死之对生,即有百万而何可用?

(对生门者为死门,我击生门则是我自居死门矣,故生门必不可击也。)

直符固为胜地,又必合吉而后可居;

(昔人谓直符为第一胜宫,然亦合奇门而后为吉,苟遇恶仪凶门,或击刑干格之类,则又必不可居,此又不可不察也。)

生门原属吉方,倘遇凶仪而亦宜避。

(生门为吉,亦必得奇生旺而后可用也。)

我反彼亦反,我伏彼亦伏,知无时不可用兵;

(反吟伏吟,星反星伏,门反门伏,皆为凶时。究竟时乃两家所同,安知其为凶败在我?故但察其吉地居之,不必以反吟伏吟为疑。)我格彼亦格,我刑彼亦刑,自有地可以克敌。

(如年月日时干格及仪击刑之属,亦两家所共者,我居吉地则不为凶矣。)

谓得使为堪使,则乙马龙逃丙猴入白丁虎投江,安在其为吉宿,故得使在于用时;

(乙遇戌,午丙遇子申,丁得辰寅,谓之三奇得使。然以乙加甲午辛,则为龙逃,以丙加甲申庚则为荧入白,以丁加甲寅癸则为雀投江,安得谓得使为吉哉?此日家之矛盾而不自知者也,故必辨之。若以甲午时用乙奇,甲申时用丙奇,则以用时为准,其得使始可凭也。)

谓守门为吉时,则或逢反伏或遇凶仪或遭克格,讵为尽利阴私,故玉女贵乎得地。

(丁奇为阴干,六甲之女也,故有玉女之号。凡直使之门临地盘六丁为玉女守门,利以阴谋。然必合奇与吉门为贵也。)

蛇夭矫而亚夫之卒夜惊,雀投江而殷浩之书落水,我避之未必为凶;

(天盘癸加地盘丁为蛇夭矫,蛇为惊扰之神,故主兵有惊恐;天丁加地癸为雀投江,主文书遗失,用奇门者察其在于何方而避之,则其凶不能及我矣。)

虎猖狂而落凤之坡折臂,龙逃走而睢水之岸横尸,敌当之适为彼祸。

(辛为白虎,最凶之神,以天盘辛加地盘乙为虎猖狂,天盘乙加地辛为龙逃走,有败绩之象。用奇门者须察其方而避之,可免其祸。)荧入白,驰莫敖之骄兵,能慎重岂为大咎;

(丙加庚为荧入白,有骄敌之象,知所慎重则反有取胜之道矣。)

白入荧,夜走甘宁之百骑,知预备岂遂成灾?

(庚加丙曰“白入荧”,主贼来劫寨之象,我有预备则不足为害矣,此皆以人谋胜天时。)

龙反首师承天宠,亦忌凶门;

(六甲直符加地盘丙上,是木来生火,主将加恩于三军之象,然遇凶门或加刑格,亦不得为吉,将虽贤明而或时势不敌也。)

鸟跌穴帅得舆情,更宜吉道。

(天盘丙加地盘直符,如子来就父,三军协力于主帅之象,然或遇凶门且临制墓,亦不为吉。)

仪击刑,惟直符之上难居;

(子水生卯木,然木生而水竭;寅木生巳火,火生而木灰。辰为木中之土,则木克土。午火见火则相夺而光减。申金克寅木而木生而反克金。戌为金中之土,见未为火中之土,则火能伤金。故子刑卯、寅刑巳、辰刑辰、午刑午、申刑寅、戌刑未。如甲子戊直符加震宫,是子刑卯而为仪击也,然此只直符一方为受凶耳,其余之方则不及,不得以时为尽凶也。)

格加奇,只遇格之方必避。

(格者,有所阻也。天盘庚加地盘奇曰奇格,若庚加乙则庚为夫而不敢抗。庚加丁则丁为阴火,未能克上之顽金,所以阻而不得行兵也。然亦惟受格之方宜避之耳,余无害。)

刑格小格大格,斯可以类而推;

(庚加己则土生金而克木,加壬癸则金生水而克火,故曰刑格小格大格,亦惟避其受格之方而已。他若飞干伏干亦然。凡庚仪之所在,皆不宜居也。)乙奇丙奇丁奇,亦可因方而辨。

(辨其在何方而居之)

三奇临吉门,何愁天网;

(壬癸临时干为天网,地网殊无意义,但令吉奇吉门生旺、诈遁,则不必问此也。)

六仪倡贼势,岂待凶门。

(凡六仪皆多凶少吉,不必待凶门而后避之也。)

六甲时逢九遁,自有精神;

(九遁已见前,若时逢九遁,自是大吉,不必问其制墓及五不遇时等事而忌之。)

三奇地合九天,何忧制伏。

(乙龙及丙丁朱雀,皆天之物,故三奇合九天则不忧制墓,虽使乙加辛、丙加庚、丁加癸亦无所害,飞腾之物非在下者所能克伏也。)故他方尽无吉地,则天假尽可扬兵,不止求援献策;

(景合奇临九天为天假,利于求援请谒之事也,然他无天吉之奇门,则我居天假之上,挟飞腾之势,借离火之光,自可以克敌制胜也。)

如别地更有吉门,则地假皆宜设伏,岂惟侦探逃刑。

(杜门合丁己癸临六合太阴九地,皆为地假,合九地利设伏,合太阴利侦探,合六合利逃刑。然使他方有利战之门,则地假所临皆宜设伏,又不拘六合逃刑、太阴侦探之例。盖杜有闭塞阙止之义,而丁己癸为阴干,六合太阴九地又为幽隐之所,故可设伏也。)

神假人假物假,皆当择地而行;埋尸捕捉储粮,亦宜因事制变。

(死门合丁己癸临九地曰神假,利于埋尸、祭厉、诛有罪;惊门六合临九天曰人假,利于捕捉;伤门合丁己癸临六合曰物假,利于储粮、积草。察得假在于何方,因其事而行之也。)

至九星惟以辨阴阳主客,何须问星旺星休;

(九星蓬任冲辅禽为阳,英芮心柱为阴,以九星配八宫原无大义,第以蓬任冲辅禽居东北阳方而为阳,英芮柱心居西南阴方而为阴,合阳则可战,合阴则宜守,季甲合阴利主,合阳利客,此以九星辨阴阳主客也。若论其吉凶休旺,则吉凶自生于奇门,不必更问九星矣。)

若八门只察其合奇合仪,勿尽拘于门迫宫迫。

(昔人谓门迫宫迫为凶时,假如开门得吉奇吉符而临东方,他方则无合吉者,岂以东方为宫迫而弃之,而反居他方不合奇门之地乎?故吉门只以合奇为义,则论其生旺。门之与宫,不必论其和宝制伐也。)

三门四户只以通无吉之时,有奇门不须更究;

(若太冲小吉从魁为天三门,除危定开为地四户,六合太阴太常为地私门,此必局中一时无吉奇门,则又审此以通之。如局中本有奇门,则自以奇门为主,不须究此也。)

九咒三符悉属人怪诞之说,秉正道何必搜奇。

(符咒纵有验,亦非有道君子所宜道也。)

总之阴阳制化,原不外于五行;克敌成功,要必有于胜算。聊明物理,以待人行。

奇门演法(朱晓南《奇门启悟》)

1、首以一定之门、卦、星布满地盘之内,将所用年月日时看节气而定三元,审其起于何宫
2、以八诈门直符布于起宫,按阳顺阴逆飞布地盘各宫.
3、再将用时干支溯排何甲旬首,查看泊在何宫,即以其宫于九星名为直符,于八门名为直使。
4、再看时干泊在何宫,以九星直符挨加于时干所泊之宫而顺转其星.
5、又看所用时支泊在何宫,以八门直使加于地盘支泊之宫而顺转其门.
6、再以八诈之直符加于九星直符,起于阳顺阴逆排布,则演法备矣。

 

《奇门探索录》卷八
大宗直指叙

夫奇门之书,何昉乎昉于河图也。维其体则天经地义之书,维其用则上律下袭之道。其在古昔,圣人谱其书而存其奥,以待后学践其迹而究其宗。
诚以天地者,阴阳之枢纽也;气运者,阴阳之体用也;八卦者,阴阳之橐籥也;九星者,阴阳之主宰也;奇仪者,阴阳之经纬也;八门者,阴阳之开合也;干支者,阴阳之变化也;阴阳者,生死之玄关也。盖干以配天,所以理气运而斡旋于上;支以配地,所以承气运而支分于下。诚哉!非干支无以辨阴阳之开合,则八门之休咎无征;非八门无以查阴阳之经纬,则奇仪之功化莫展;非奇仪无以识阴阳之主宰,则九星之感应无凭;非九星无以转阴阳之橐籥,则八卦之玄妙莫著;非八卦无以见阴阳之体用,则气运之推移无施;非气运无以透阴阳之枢纽,则天地之灵机亦寂。信乎!相需以全其体,相资以神其用,故分之则错综,合之则一贯。理得于心,心感于物,盈虚消息,□中自诚。虽造化莫外矣,风后岂欺我哉?
是以用元会运世之数,以诚天地气运之大用;天而著年月日时之类,以征天地气运之小用。天故一元有十二会,如一年有十二月也;一会有三十运,如一月有三十日也;一运有十二世,如一日有十二时也。三十年为一世,三百六十年为一运,一万八百年为会,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为一元。自天开于子会,地辟于丑会,人生于寅会,谓之开物,至戌会则闭物矣,亥会又消天而消地,仍归于混沌之初。
是以一年之气运亦始于子会而终于亥会,故冬至于子为阳之始,大雪于壬为阴之终,皆以亥子之交而分阴阳之界。故经云:天一生水,地六成之。则一六为坎水者,天地之始数也。地四生金,天九成之。则四九为兑金者,天地之末数也。盖阳以阳终,一至五而灭;阴以阴终,六至十而灭。是以置五十而不用者,言其灭没而无所作为也。况乎自一至四,阳得阴而成化;自六至九,阴得阳而就功。诚哉!一六四九之数,乃万物始终之定数也。故一年统六气,乃一六之大体,三百六十日乃四九之正数。自一而四之以定四时,四而四之以定八节,四而一之以定五运,四而六之以分二十四气,六而六之以定阳候之三十有六,四而九之以定阴候之三十有六。
由是推之,一六四九之义大矣哉!故大寒行于坎之六三而气于丑,得风木之初气;立春行于坎之六四而节于艮,得风木之始气;雨水行于坎之九五而气于寅,得风木之中气;惊蛰行于坎之上六而于甲,得风木之末气。则丑寅甲皆主于厥阴风木之气分,苍天之木运,天地之生气临之。春分行于震之六二而节于卯,得君火之始气;清明行于震之初九而气于乙,得君火之初气;谷雨行于震之六三而气于辰,得君火之中气;立夏行于震之九四而节于巽,得君火之末气。则卯乙辰巽皆主于少阴君火之气分,丹天之火运,天地之舒气临之。小满行于震之六五而气于己,得相火之初气;芒种行于震之上六而节于丙,得相火之始气;夏至行于离之初九而气于午,得相火之中气;小暑行于离之六二而节于丁,得相火之末气。则己丙午丁皆主于少阳相火之气分,赤天之火运,天地之长气临之。大暑行于离之九二而气于未,得湿土之初气;立秋行于离之九四而节于坤,得湿土之始气;处暑行于离之六五而气于申,得湿土之中气;白露行于离之上九而节于庚,得湿土之末气。则未坤申庚皆主于太阴湿土之气分,黄天之土运,天地之化气临之。秋分行于兑之初九而气于酉,得燥金之初气;寒露行于兑之九二而节于辛,得燥金之始气;霜降行于兑之六三而气于戌,得燥金之中气;立秋行于兑之九四而节于乾,得燥金之末气。则酉辛戌乾皆主于阳明燥金之气分,素天之金运,天地之收气临之。小雪行于兑之九五而气于亥,得寒水之初气;大雪行于兑之上六而节于壬,得寒水之始气;冬至行于坎之初六而气于子,得寒水之中气;小寒行于坎之九二而节于癸,得寒水之末气。则亥壬子癸皆主于太阳寒水之气分,玄天之水运,天地之藏气临之。
凡前山向得天地之气运者,大利营造;凡人年命得天地之气运者,大利作为;凡奇仪符使合得气运者,不畏刑格。
故气运之关于造化者不浅,欲求精于奇门之理者,岂可舍气运而他求哉?况八门之旺绝胎没、囚死休废与九星之旺相废休囚绝均视乎此。又如甲乙统气运于风木,丙丁得气于君火相火,戊己得气于湿土,庚辛得气于燥金,壬癸得气于寒水,且其中有绝处逢生之别,旺极无休之殊。八卦分节气之符使顺逆,兼摄乎九宫三元,透九宫之玄妙,俯仰观察乎天地,   此又神鬼之秘也,俟同心者思之。
立春三元    天任(八)  天禽(五)  天英(二)
看得本节卦气起于艮之初六、六二,以丙辰丙午纳甲,先天遁二四之数,后天遁土木之气。正以土得火而温,木遇阳而畅,则悬威著象之功始塞于此。而天地之气实行于坎之六四,有戊申纳甲为大驿之土,气从火来,所谓阳从地起,故立春必起于艮者,盖体人生于寅之义,以合三阳进泰之符。且艮者,土也,得阳而和,则甲乙有气,故发而东风,地土酥润,故蛰虫而转动,阳气上升,故潜鳞而动跃矣。然而运行风水皆气之声也,是以本元自某甲某己分得八五二局,统艮中坤之土运,斗府分天任天禽天芮君,燮理气候。盖万物皆归于土而皆生于土也。至于上元孤某奇,中元孤某仪,下元孤某奇仪,是以冻之解、虫之振、鱼之跃,有值其时而不应其候者,所贵详审孤虚之义而通其消息之机耳,请从事者加意焉。
雨水三元    天英(九)  天心(六)  天冲(三)
看得本节卦气,行于艮之九三六四,以丙申丙戌纳甲,先天遁三二之数,后天隶火土之爻,而天地之气实行于坎之九五。然九五者,阳爻也,于易为龙;九五者,阳位也,于易为天,乃见龙在天之象。有出险施化之义,则雨水命名有自来矣。况卦气三生火、二生土,有木火土递生之旨,则獭之报本、鸿之思乡、草之萌动皆实应乎风木,司天得生气之中故耳。是以本元自某甲某己干支分得九六三局,统未亥卯之木气,隶丁乾甲之运旋。临官之木,其机如此然。斗府分得天英天心天冲三星君,斡旋造化,则上下之火木通明。而中元间以金星者,正以伏惊蛰之机而成帝出势也。至于上元孤某奇仪,中元孤某奇仪,下元孤某奇仪,所当逐候而详。是以獭之祭、雁之北、草之萌,有乖于候而不征诸物者,皆本于此。
惊蛰三元    天蓬(一)  天柱(七)  天辅(四)
看得本节卦气历至于艮之六五上六二爻,以丙申丙午纳甲。虽然春雨旸时,未免水火交搏之情,然开物成物之义,至此大畅其机。虽然卦气如斯,而天地之正气实行于坎之上六,用戊子纳甲,为霹雳之火。则惊蛰之说盖根于此。但坎卦始于冬至终于惊蛰,皆水气也。故运行风木,此气先乎运而气运相生之大理也,是以本元自某甲某己符头,分得一七四局,统子申辰之气,隶癸庚巽之运,此又本局中气运也。斗府分得天蓬天柱天辅三星君,主持造化,分理阴阳,则首尾之水火相生而中间以金气者,正以木应雷而金克之始,得以发其声威,且兼大壮司令而阳破乎明故耳。所以惊蛰又归于一七四而上同于冬至者,盖以用坎之卦气,以咎春分之震气也。至于上元孤某奇仪,中元孤某奇仪,下元孤某奇仪,又宜逐候而推。是以桃之华、庚之鸣、鹰之化,虽值其候而间有不应其机者皆由于此。贵乎执事者推广言之。
春分三元    天冲(三)  天英(九)  天心(六)
看得本节卦气,得君火司天为舒气之初,而天地之正气行于震之初九,厥阴之气至此而终,少阴之气于此而始。凡造化之阳运有二六之别,其阴中之阳六气于坎开之,于艮成之;而阳中之阴六气于震发之,于巽齐之。故春分之义于此而著。且震之初爻甲纳庚,子伏火土之气,盖以前此之六阳,阳行于地中,温根和蒂;而后此之六阳则阳升于天,沃干苏条,兼以魁罡坐临二八之门,为离者合而合者离之际。玄鸟为太乙之鸟,因二门开而应候,斯主雷声,实震庚之气;电光为金之精,因八门辟而得气,以符本元。自某甲某己符头分得三九六局,统卯未亥之运,理甲丁乾之气。斗府分天冲天英天心三星君,斡旋造化。然初木中火而末转于金星者,盖以成桃李之实耳。且梨李之白花,实得乙庚之化。至于上中下之孤某奇仪,此又其门气之偏陷,而应候有齐者,所当深玩于消长之理也。
清明三元    天辅(四)  天蓬(一)  天柱(七)
看得本节卦气,系君火二气司天,为舒气之始。天地之正气行于震之六二,以庚寅纳甲,内遁火木通明之义,以呈万象昭著之情。且青帝之令于此而清其栽培倾覆之机,君火之气于此发其焕乎文章之盛。清明之气于此而著。且桐者,阴木也,而乙庚之质,得震二之险以化,是以主候于巽。田鼠者,阳精也,抱木土之质,得火木之气以变,是以主候乎坎。虹霓者,金火之精,火木之气,故应三候而见,是以司元于兑。盖震之六二,上应于六五,下复于初九,为阴阳相感之气。而本节自某甲某己符头分得四一七局,统辰子申之运,摄巽癸庚之气,益归库之水。斗府分得天辅天蓬天柱三星君主理气运。然初木中水末金者,盖逆以求生,顺以受胎之义也。至于上中下之孤某奇仪,此又孤虚之间气而致候,有不齐之征。非深明天道者不可以语此。
谷雨三元    天禽(五)  天芮(二)  天任(八)
看得本节卦气,系君火三气司天,为舒气之中。天地之气行于震之六三,以庚辰纳甲,内遁白蜡柔金,而善滋润之泽。故谷雨命名焉。谷,善也;雨,泽也。卦气震为阳龙,六三阴分坤体,谷得坤土之正。雨属龙之施,因少阴之令,而谷雨分五二八之元,统未丑坤艮之运。上属于斗府禽芮任三星君,上宰皆以辰土司建故耳。主于萍,本柔物,为阴阳各半之体,是以统候于天禽。鸠本拙物,因震三而拂羽戴胜,阳虫应三气而降桑。然本元自某甲某己直符分局,而上中下之孤某奇仪,此三候之征,又或有不齐者矣,当逐类而推之。
立夏三元    天辅(四)  天蓬(一)  天柱(七)
看得本节卦气,行于巽之初六九二,以辛纳甲,盖辛合丙者也。巽宫有临官之丙火,上应君火舒气之末运,故于此而立夏。天地之气行于震之九四,用庚午纳甲,运若卦气则震巽而纳甲,皆庚辛正以见。谷草之秉令于金者,此至俱萌芽舍蕴,将以启小满之告成,至于己宫属水,因丙辛之化气金生在巳,以乙庚之合神,本局分得四一七宫,统巳酉丑之建,摄巽癸庚之气。上属于斗府辅蓬柱星君斡旋,逆以求木之胎于金,顺以发火之旺于木。盖初候蝼蝈鸣者,以巽之初阴应震之四阳,故二候蚯蚓出者,以巽之二阳升于初阴之上,而震以九四应之,故蜿蜒而出也。三候王瓜生者,得震纳甲之土会君火之气,遘金水之机,故得候而生也。若本元至某甲某己符头分局,而上中下元孤某奇仪,必须详究孤虚之理,潜通消长之机,始可探其妙也。
小满三元    天禽(五)  天芮(二)  天任(八)
看得本节卦气,行于巽之九三六四,以辛酉辛未纳甲,而天地之气行于震之六五,以庚申纳甲,皆木上之爻,初值少阳相火之会,乃金木水火土杂处之宫,而六阳之用于此满,而谷种于秋者,结实于斯,得气于厥阴者,则死于少阳,乃万物告成之小局也,故命名小满。若起元于五二八者,以其奠小成之利,而上应于斗府,禽芮任星君,分丑未之土,契坤艮之质体,艮生坤成之大义,故菜之秀、草之死、麦之实,自当应候而臻。查本元某甲孤某奇仪,则无惑乎物之不齐矣。
芒种三元    天心(六)  天冲(三)  天芮(九)
看得本节卦气,行于巽之九五上九,以辛巳辛卯纳甲,而天地之气行于震之上六,以庚戌纳甲,则阳气发甲之机,于此将尽,而少阳相火之令已得其二,盖阳消阴萌之候也。凡谷草之得实于阳者,则当乘风而播其种,故芒种之说于此而著。螳者,阴虫也,原育于仲秋,则生于仲夏,故应于初明之金符而生。鵙者,阴鸟也,得二候之本符而鸣。反舌者,得坎气之阳鸟也,因三候之火符而水复结胎气,则无声矣。是以三六九,上叨斗府心冲英星君者主持气候。若上中下元之某甲孤奇仪,则三征有先后之参差,究竟本元,统戌午寅之支运,摄辛艮丙之斡旋,盖以冬至小寒系寒水司天,乃天心星之气运,以周六阳之用。且阳始于一而终于九,故起冬至而终芒种,正以离火阴胎原生于坎水之旺气,而坎水阳胎原生于离火之旺气,足见水火者,天地阴阳之枢也。不旺不可以寄胎一九者,造化进退之数也,不备不可以换气,故芒种者,阳九之数,至此而终,夏至者,阳九之数至此而息。阳气主顺,起于坎而终于离者,盖天一生水之义。一者,阳数也,为万物之体。阴气主逆,起于离而终于坎者,盖地二生火之情。二者,阴数也,为万物之用。一二既济,五行乃基,独芒种之分气于六三九者,实以外应于火局而备其阳机。独此节之中,有符节之先后,而先哲谆谆于此著闰者,盖以阳之不可沦于阴,阴之不可溷于阳。以示气无偏胜,而运难易移也。
夏至三元    天英(九)  天冲(三)  天心(六)
看得本节卦气,系少阳相火之三气,司天为长气之中,而天地之气行于离之初九,以己卯纳甲,盖己者,阴土也。自先天己配于离,而乙木长生在午者,皆以阴著义,况月令以姤卦用事,则一阴始生。凡前此之复临泰夬大壮纯乾六阳之月卦已终,而坎艮震巽之四阳令已尽。故夏者,阴令于此始生,是以鹿本阳兽,得阴之初候而角解,蜩本阴虫,得阴之二候而鸣。半夏阴木得阴之三候而生。然本元统午寅戌之火运,隶丁甲斡旋之乾,故前节终于九者,盖完阳九之数也。而水气即始于九者,盖畜归一之基,而开相火之令,且著炎热之威,以结阴生之气。故自某甲某己符头,上统于斗府英冲心三星君,主持造化。至于上中下元之孤某奇仪,此三候之征,又或有不孚者矣。其间有不限于孤虚之义者,所贵详于得气之先后也。
小暑三元    天任(八)  天芮(二)  天禽(五)
看得本节卦气,系相火终气司天,乃长气之末,而天地之气行于离之六二,纳甲己丑,遥应于惊蛰,坎之上六纳甲戊子,均为霹雳之火,然前节,阳气也,故雷有震惊之意,而本节阳气也,故发霹雳之声司天者,于此当思所以调燮之道,则庶无荡阳陷阴之患矣。正气得二阴之卦,而月令以屯用事,诚哉阳在外而缩,阴在内而伸。阳居上而退,阴居下而进,乃阴渐蚀阳之际,而阳则虚浮为阴所激,故具蒸孚之气,有燥热熏烦之情,是命名为小暑。然暑者,著也,阳气发泄而著于两间。盖阴之萌动尚潜而浅,阳之气化虽燥犹仁,故小暑之说,赅其义象之大概而言之也。究竟本元起于八者,体阴逆之义而续夏至之九,其三候皆土符,正将以育阴之湿土故耳。是以初候温风至者,盖以星符居艮,统辖上阴而风起尚薄其熏蒸之化。二候蟋蟀居壁者,星符居坤,分隶死门,而蟋蟀感时动归穴之情。三候鹰始击者,盖中星符居中,背生用死,而鹰鸟振翮奋威震八荒之志。则上中下元孤某奇仪可会其机焉。
大暑三元    天柱(七)  天蓬(一)  天辅(四)
看得本节卦气,系太阴温土司天,为化气之初。天地之气行于离之九三,以乙亥纳甲,则离火之体于此已备。而阴气之孕于此已成。伏阴与阳刚相格,而成其焰烈之征,则大暑之义于此而著。是以上属于斗府柱蓬辅星分理三候。上元始于金惊,故草必腐,乘以化气则变为萤火,得金精之气也。故其明如星,无焰而光,阴火之征耳。中元始于坎休,乘乎未建,因气化之初,故土得化而润暑逼水而溽。下元始于巽杜,盖以二阳居上,一阴居下,为龙雨之象也,以乘气之三阴而因乎化气,则万物咸需于时雨之化,故大雨时。至于三候酉巳丑之金运,摄庚癸辛之斡,盖于此已酿金秋之胚胎矣。故秋分之同此局者,皆先天后天体用之间耳。然而本节上元某符孤某奇仪,中元某符孤某奇仪,下元孤某奇仪,则三候之征,又有因孤虚而鲜应矣,此其权也,先察乎经而后可以权。个中意味,不可与局外者言。
立秋三元    天芮(二)  天禽(五)  天任(八)
看得本节卦气起于坤之初六六二,以乙未乙巳纳甲,先天遁五二之数,后天遁金火之气。而天地之气行于离之九四,以己酉纳甲,查得立春以戊申纳甲,均分大驿土。然一则立春一则立秋,其义何也?盖立春纳戊申阳土,因坎之水气寄生于坤而病于艮,故寅为水马则戊驿以应之,立秋纳己酉阴土,属离之火气,寄生于艮而病于坤,故申为火马则有驿土已以应之。然立春生机也,以生门主事,故起于八而顺进于二者,虽为著其生机,亦以示生之必归于死。立秋死机也,以死阴主事,故起于二而逆退于八者,虽为著其死机,亦以示死之必继以生。然而气皆用土符者,正以发坤艮之大义,别死生之关键,彰顺逆之玄土耳。况乎月令以否主卦,期纯阴之气,然下已成其势,不得不立。故于此而立秋。且敬天尊阳者,于此有愀然之意焉。故初候之凉风,盖以坤而感于太阳之气,其风凉。二候白露降者,盖湿土之气,上蒸于离气九四之阳,故其气化成露。因感于坤体初六之纳金,故其降也白。三候寒蝉鸣者,正以阴气行于湿土,而寒蝉乃湿土阴化之物,故得阴化之气而鸣。然叨于斗府,芮禽任星主持气运而周其三候,实将以湿土之气偏运于九宫也。然上中下元之孤某符某奇仪,则湿土之令有偏枯,而应候之物有不一辙者矣。
白露三元    天英(九)  天冲(三)  天心(六)
看得本节卦气,系湿土之终气司天,为化气之末。而天地之气行于离之上九,分得坤之六二上六,则离卦之气于此已终,而坤阴之体于此已备。运气行于庚月,卦值乎观,湿土之气上凝而成露,因感于庚金。称白露者,金英也,故溥博于秋。至于鸿雁得金之质,应候而来。玄鸟乃乙木之鸟,逢庚化而思归。秋令主义,群鸟养羞而不合。然分元九三六,上因于夏至之九三六者,盖以离卦起于夏至而终于白露,则夏至之九三六者,乃地旺之火局也,而白露之九三六者,乃死废之火局也,维其火死而金始得以旺。其上统斗府,英冲心星主持气运,分局寅午戌,备气丙艮辛,均以著火之盛衰而示湿土之所由造无物候之由分也。上中下元之孤某奇仪,则承气者既有孤虚之偏,而应候自有迟早之别矣。
處暑三元  天蓬 (一 )    天輔 (四 )   天柱 (七)
看得本節卦氣,起於坤之六三六四。天地之氣,行於離之六五,系濕土三氣司天,為化氣之中,則赤帝之權於此將替,且坤之陰氣已彌三四,而離之三四火已進五爻,則天地之暑氣於此將蒞,故名處暑。蓋以天地舒生長化之氣,曆至於此,當萬物告成之際,而非複前節暑發之時,於此著溽暑之機,正以啟將來起發之意,故啟元于金酉巳醜之金局,統癸亥庚之斡旋,而義德之流行,自應於時,則祭鳥者,義也。肅者,否也。未登者,化也。是以乘令。鬥符分得天蓬、天輔、天柱三星君,正以見物之其質于水木者,而終成于金也。然三候之奇儀,時物可之變可伸明矣。
秋分三元    天柱(七)  天蓬(一)  天辅(四)
看得本节卦气,阳明燥金司天,为收气之初。而天地之气行于兑之初九,太阴之气至此而终,阳明之气于此而始。造化之阴运有二六之别,其阳中之阴六气于离生之,于坤结之;阴中之阴六气于兑发之,于乾成之,故秋分之义于此而著。盖以前此之六阴,乃阴杂以火土之间,所以有育收气之化;而后此之六阴,乃阴行于水金之令,所以成收气之功。兼以斗府柄西横,而左魁西魒,生死之门各别,开合之机已殊。九木旺而金胎,故雷震于春分之际。七金旺而木胎,则收声于本气之初,将以固胎气也,惟在胎而无声耳。蛰虫感于兑丁之气、睽革之机,故坯户而纳水败于酉,故于此而涸。然本气分局上同于大暑者,盖大暑乃冠带之金,养气于湿土;而秋分则帝旺之金,著令于阳明,均以酉丑巳统运、庚癸巽摄气。而体用之功化亦自不同,是以上统斗府柱蓬辅星递主三候。盖取旺金生相水,相水生胎木,虽金居至旺之秋而木已得递生之气,足见造化之理原不因胜而绝物也。然而本节上元中元下元孤某奇仪,则燥金之初气而不能周币于九宫之克应,又或有门符之罕运者。若必拘物以求候,误矣!
寒露三元    天心(五)  天英(九)  天冲(三)
本节卦气剥,阳明燥金司天,值收气之始,主令于辛,分卦于剥。而天地之气行于兑之九二,盖兑者,泽也,气行而成露,因感于纯阴,故名寒露。其分元于六三九,统戌午寅之运,摄辛丙艮之权。正以火库于戌,而本节之气分符火元,将以固库之收气而敦厚其化育也。是以上统于斗府心英冲星斡旋物候,又有由墓传生之义,以见五行生生不息之妙。至于宾鸿为义鸟,寒露而排云;黄雀为丁禽,兑革而羽化;菊英本金质,戌建而黄。然初候孤奇仪,二候孤奇仪,三候则燥金收气之运,或有不洽于九宫,而符使克应之征,或有不应于先后者矣。至本节之局,进同立冬局,虽同而义各别,此乃戌午寅之火局,而彼则亥未卯之木局也。
霜降三元    天禽(五)  天任(八)  天芮(二)
本节卦气,阳明燥金司天,值收气之中,而天地之气行于兑之六三,则兑金之体于此已备,而肃杀之令于此已行。凡燥金之气阳结成霜,霜者,爽也,万籁于此有爽然自失之义。盖由阴气上升而阳木能化,故凝其严厉之质而霜降矣。然分主于上符,正魁罡伏于本位,而土旺用事于深秋。故上统斗府禽任芮星,摄理三候,豺报本而登禾,盖为金义之征。草木黄而叶落,盖为剥削之义。蛰虫伏而咸俯,盖避肃霜之严。而初候二候三候孤某奇仪,既有虚实之殊而气候不符渗漏之局,况本局土符也。六戊旬□推六□于戊者,其辨明于斯。
立冬三元    天心(六)  天英(九)  天冲(三)
本节卦气,燥金司天,而收气之末,天地之气行于兑之九四,以丁亥纳甲,起于乾之初九九二,以甲寅纳甲,遁金水之气。日卦值坤,气卦值乾,皆阴阳之极气,四时之运得此而终。故冬者,终也。因气流行于兑四,而运始于乾维,故于节而立冬,将以著金水之变迁,时物之改革。盖水者,金之子也,感于金,寒而冰,是以孝子有怵惕之忧。地者,阴之体也,感于阴盛而冻,是以君子有固穷之志。雉者,离之属也,乘于兑革而化,是以万物有变化之机,其分元于六九三,统亥未卯之局,摄乾丁甲之运,亦以木生在亥故耳。凡占木草之征兆,当于此以察其盈虚。是以上叨于斗府,心英冲星主持三候,其培覆之机区以别矣,而初二三候孤某奇仪,则孤虚既别,而克应自有不同者矣。
小雪三元    天禽(五)  天任(八)  天芮(二)
本节气历于乾之九三,四值太阴寒水司天,为藏气之初。而天地之气行于兑之九五。诚哉!金寒水冷则积阴而成雪,况六阴之气于此亦极集其小成,故小雪之名有自来矣。虹者,阴之气也,感阳精而成形,合阴气变化而成质,阳精固而不应,则虹之体已不能成,无惑乎藏而不见也。天气主阳,地气主阴,阴蒸于阳则阴气上升,阳求于阴则阳气下降,此少阴少阳之候也。然此气候凛烈之际,阴精剥削之余,阳不能应阴,惟存其阳而上升,且受蚀于阴之气,尽升泄于外,阴不能化阳则抱其真阴而下降,且吞服乎阳之精,尽退藏于内,而两间之气一升一降。上统于斗府禽任芮三星,备阴阳之半,禽理初候而虹藏任星,督艮止之权,故分升而分降,芮星摄苑门之令于末候而开塞阴阳。查上中下三元孤某奇仪,则知此气之有盈虚而燮理有妙诀也。
大雪三元    天辅(四)  天柱(七)  天蓬(一)
本节卦气历于乾之九五壬申金、上九壬戌水,天地之气行于兑之上六,丁未水值寒水司天,属藏气之始,则两金藏金水之气,而积阴至大成之机,故大雪之名以著。夫鹖鴠者,得阴气而鸣者也,本候六阴已极,故数穷而不鸣。虎者,阴兽也,受精于阴而赋体于阳,故必于阴之极而交也。荔枝味虽寒而性实暖,故感于寒水之二气而出也。上统于斗府辅柱蓬星,主持四七一三候,值辰申子之水运,隶巽庚癸之斡旋。盖以阴气之三十六候,终归于天一之水,而水具混浊之象,值混沌之际,则阴气消矣。然消者,息之机,阳可以复生,故冬至之起于一者,乃天之阳水也,大雪之终于一者,乃天之阴水也,均以水为关键。先哲云:冬至子之半。良有以也!而运奇补气之妙,又岂能外此而他寻哉?至于某元孤奇仪,则气候既有不所不用,而克应自须各别矣。
冬至三元    天蓬(一)  天柱(七)  天辅(四)
本节卦气系太阳寒水司天,属藏气之中,而天地之气进行于坎之初六,以戊寅纳甲,盖戊,阳土也,可以制阴水。寅,阳木也,所以脱阴水,自先天戊配于坎,而化合阴癸以成火,则火胎在子者,其理明矣。且火乃阳之精,因前节水盛而泯,今得戊合水而化火,兼以承前卦丁壬之化而得绍阴之一脉于阳之初也,故坎之初爻为一阳,始遁于下,而月令以复卦主事,为一阳始生。则前此之姤遁否观剥坤六阴之月卦已终而离坤兑乾之四阳今已尽。故冬者,终也、动也,乃阴之终而阳之动也。至者,极也、到也,乃阴之极而阳之至也。则冬至之命名,其义如此。是以蚯蚓结者,黄泉稿穰得一阳之和而结以养性。麋鹿,阴兽也,感一阳之气而角解。泉,阴水也,得一阳之升而涌出。上统于斗府蓬柱辅星,运子申辰之水局,摄癸庚巽,斡旋经理。坎气体天开于子之一义,故前节之终一者,盖以毕阳九之数,而本气复始于元者,盖以昌阳九之宗而酿风水之本。至于上中下元某奇仪孤,则一阳之初气,又或有不遍于某局。凡造葬山向、生人年命,而局中六亲一有陷于孤虚,不无背时违令之议,而欲求三候之不忒难矣。
小寒三元    天芮(二)  天任(八)  天禽(五)
本节卦气系寒水司天,属藏气之终,而天地之行于坎之九二,盖以九二之阳伏于二阴之间,处寒水之际,则其象寒矣,然犹上应于九五,则为阳中得位,故小寒于此而立名。至于应传秋令,其性属金,金库在丑,于金旺之时则飞,而南值金库之候则转,而北鹊乃灵禽也,其性属阳,感于阳复而营巢。雉本离属也,盛于胎养之候。而雊其星上统于斗府,芮任禽主持气候,用二八五之局,理坤艮中之土,盖以袭水土之机而尊地辟于丑之义,上元中元下元孤某奇仪,则水运藏气,或有不洽于九宫,奇仪门符自然不同矣。
大寒三元    天冲(三)  天英(九)  天心(六)
本节卦气,厥阴风木司天,为舒气之实初,天地之气行于坎之六三,遥应于坎之上六,皆阴发于外而阳伏于内,文气也,兼以厥阴司天,则阴寒之气于此太甚,故大寒之名所自来矣。至于鸡属巽而巽为风为木,得乎风木司天之运,感于亥水六二之气,故乳出于冠而雏可育,征鸟舒气而羽翮健,会风木而翱翔。是以应候厉疾矣。泽水者,阴精之化气也,因阳已伏生于内而阴即蒸结于外,应其候而复坚。盖阴之发于表者,上统于斗府冲英心星,摄卯未亥之运,理甲丁乾之发,正以乾旋风木之气于九宫。其同于春分三局者,彼乃帝旺之木,体用之机亦自有别,而某元孤某奇仪固不同也。
分野
按:近时天文家往往辟分野之说,谓支离破碎不足取。信然,《史记天官书》凿凿言之,历代史官递相祖述,不独术家为然也。尝读《左传》龙宋郑之星也,杜注东方房心为宋,角亢为郑,又参为晋星,此其滥觞欤?故复采摘入此卷。
子宫女虚危齐分(自女二至危十一)
济南府  泰安府  武定府  东昌府  青州府  登州府  莱州府  直隶(沧州)
丑宫斗牛吴越分(自斗三至女)
江宁府  凤阳府  庐州府  六安州  淮安府  扬州府  通州    苏州府  松江府
常州府  镇江府  徽州府  宁国府  池州府  太平府  安庆府  广德州  和州
滁州    杭州府  嘉兴府  湖州府  宁波府  绍兴府  台州府  金华府  衢州府
严州府  温州府  南昌府  饶州府  广信府  南康府  九江府  建昌府  抚州府
临江府  吉安府  瑞州府  袁州府  赣州府  南安府  福州府  泉州府  建宁府
延平府  汀州府  兴化府  邵武府  漳州府  广州府  南雄州  惠州府  潮州府
肇庆府  罗定州  雷州府  高州府  琼州府  梧州府
寅宫尾箕燕分(自尾三至斗二)
顺天府  永平府  保定府  易州    河间府  天津府  宣化府
卯宫氐房心宋分(自氐一至尾二)
归德府  曹州府  济宁府  徐州府
辰宫角元郑分(自轸十至氐初)
开封府  陈州府  汝宁府  光州    颖州府
巳宫翼轸楚分(自张十五至轸九)
武昌府  汉阳府  黄州府  郧阳府  襄阳府  荆门州  德安府  荆州府  岳州府
澧州    长沙府  宝庆府  辰州府  衡州府  沅州府  常德府  桂阳州  永州府
靖州    郴州    永顺府  施南府  连州    韶州府  廉州府  钦州    桂林府
平乐府  郁林州  南宁府  太平府  思恩府  柳州府  庆远府  安顺府  都匀府
镇远府  黎平府  思州府  思南府  石阡府  平越州
午宫柳星张周分(自柳三至张十四)
许州    河南府  南阳府  商州    铜仁府
未宫井鬼秦分(自井八至柳二)
西安府  同州府  乾州    邠州    凤翔府  汉中府  兴安府  平凉府  巩昌府
階州    秦州    兰州府  庆阳府  延安府  鄜州    榆林府  宁夏府  顺宁府
曲靖府  武定府  丽江府  元江州  永昌府  广安州  保宁府  重庆府  忠州
蘷州府  叙州府  遵义府  酉阳州  泸州    潼川府  邛州    嘉定府  眉州
雅州府  云南府  大理府  临安府  澂江府  楚雄府  广南府  广西府  成都府
绵州    茂州    顺庆府  贵阳府
申宫觜参晋分(自毕六至井七)
太原府  平定州  忻州    代州    平阳府  蒲州府  解州    绛州    霍州
隰州    潞安府  汾州府  泽州府  辽州
酉宫昴毕赵分(自胃三至毕五)
真定府  定州    冀州    赵州    深州    顺德府  广平府  大同府 
戌宫奎娄鲁分(自奎一至胃二)
兗州府  沂州府  泗州    海州
亥宫室壁卫分(自危十二至奎初)
卫辉府  彰德府  怀庆府  大名府  临清府


辛亥年八月癸亥日丙辰时寒露下三转七局阴遁

景    丁
心    乙 地

芮  辛 常
惊    乙
辅    己

杜    丙
禽  戊 阴  丙
  丙辰
柱    丙 直
开   
英癸


蓬  壬 元
生   
冲庚 蛇
休    乙
任    丁
开门落七宫,正值旺时,将得直符,当权得势。天禽甲子戊杜门均受其克,无人不畏服矣。时干来生九天,亦来生扶之者众,如此安得不称雄一世耶?丙加丙,主见乱臣贼子,太阴主有阴谋,太岁飞临七宫克下,斯时火气已退,虽克亦无力耳。
此课辛亥八月,因袁世凯起用而占。当时函告某大臣,未蒙听纳。然大势已去,虽信余言,亦无法可救也。

乙卯正月初一丙子日乙未时立春下二转五局阳遁

庚   
生    天 庚
丙    辅
伤    勾 心

杜    朱


休    地 丙

英    直 芮

景    阴


开    六 辛    禽

惊    常 蓬

死    蛇
此课九天与六庚同宫,兵与匪人通气,有合谋之象,四宫木克中宫之土,直符受伤。天禽带辛干加坎宫,乙为太岁,受其克制,层层克入,凶兆见矣,尤妙是天英带丙奇飞加中宫与辛合,辛又克乙,乃先动者胜,天禽直符均属无用,而六庚加丙,主贼人必来。钓叟歌云:白入荧兮贼即至。此其应也,辛金克乙木,作难之人其姓名必有金旁之字。果验。

  评论这张
 
阅读(3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