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白斋主——奇门探索录

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

 
 
 

日志

 
 

《干支星门问答》注解  

2011-05-08 10:15:31|  分类: 奇门象数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干支星门问答》注解


重庆 陈剑/


       按:《干支星门问答》原文,今天能看明白的人,可以说是十分稀少。该文出自《奇门法窍》卷二,《干支星门问答》是锡孟樨抄自明朝的一些奇门书,不是锡孟樨所作。但具体是哪本,何人所著,无从考究。


      另外说明的是,《奇门法窍》全书内容,系抄汇拼凑之作,且颠三倒四,自相矛盾,其八门超中宫而飞越者,以为独得之秘,尤属无稽之谈,谬不可言。既曰八门飞越九宫,却将转盘奇门之占法,生吞活剥而堆砌之。直符入中,视节气置于乾坤艮巽宫,天禽为直符,则八诈之小直符视节气而置于八宫,却又故意不说明白。奇仪星门按九宫飞加,八诈随八宫旋转,不伦不类,极不自然。


     《奇门法窍》前四卷绝大部分文字是摘自明朝古籍,多属零星断落,斩头去尾,含糊其词,虽然所抄不全徒增疑惑,但尚有部分奇门古法可寻到些蛛丝蚂迹,《干支星门问答》即属此类。故我将本文标点并按原意作简单的注释,或许对爱好者有所助益,了解一下什么是“古法”。今每见有人宣说自己把奇门“泄了古来不传的秘密”云云,多属自己一时之想像与发明,并非古法。唵嘛呢叭弥吽! www.cqchen.com


       全文如下:

 问:“本数星门受克,而干居旺地,是有始无终?凶中有救乎?”曰:“然哉!君可语数指出元机来。北有池,南有台,阴阳元理贵心裁,炼得三盘真气候,风云呼吸取诸怀。语毕无辞君莫厌,我将永别上天台。”


       ——陈剑注:本数,即指某所起出之奇门一局。星门,星指天盘直符之星,门指人盘直使之门。元机、元理,元即是玄字,清时为避康熙帝玄烨讳,改玄作元字。三盘者,天盘、地盘、人盘。九星居上象天,九宫在下象地,八门在中象人,即上中下三盘也。


又问,“本干宜居旺地,倘庚临时干,数所最忌,宜衰不宜旺,日干总是本身,宜旺不宜衰。”


       ——陈剑注:本干,天盘旬首干。如甲子旬占,视天盘戊,甲戌旬占,视天盘己。庚临时干,指占时为庚,即庚子庚寅庚辰庚午庚申庚戌六时。六庚时占,即是“时加六庚”,多为不吉,或旬首天干加临旺宫,下虽临庚,或可稍减。


假如有人问病。“于符使上,既断其大概之吉凶,复于本正时上看本干阴阳,或起长生轮去,病到何宫?宫上有奇否?有庚否?得门否?宫下受迫否?不落旬空?一一看之如前,断之自验。”


       ——陈剑注:如甲时干,则亥起长生顺行,病在巽宫,乙时干,则午起长生逆行,病在坎宫。此用十干长生不用五行长生。


又有人问婚姻。“宜看冠带宫,冠带具成人之礼也,占婚姻必看此宫。问初进之功名,宜看临官。问迁职之功名,宜看帝旺。谋生、求禄、补廪、觅食,宜看养宫。产育、寿考,宜看长生宫。若配以十二天将,更得其精微。”


       ——陈剑注:俱以时干如前顺逆轮转,寻冠带临官帝旺养长生之宫。十二天将者,言六壬课之十二天将,贵人、螣蛇、朱雀、六合、勾陈、青龙、天空、白虎、太常、玄武、太阴、天后。配以天将云云,指东画西,不可究诘。


又曰:“四干之下,各带一支,看其冲合,地盘两干之下,各坐一宫,看其墓旺。墓旺所以验吉凶,冲合所以验动静。凡事未发而遇冲则动,既发而冲则散;事未起而遇合则静,既起而遇合则成,然又当以星门合看,不可执定。假如正时是乙卯,时坐专禄(乙禄在卯),乃为大美,若坐到坎宫,乃乙木之病乡,其体必强旺,比如壮人,尚可支撑。若正时是乙亥,乃乙木之死地,又坐坎宫,则本身久已无气,病必死,战必败,谋事不成。或正时是乙酉,酉本乙木之绝地,若坐到离宫,为绝处逢生,病药而后痊,战阵而后胜,谋事久而后成。若正时是乙卯,又坐到寅卯辰巳午未申诸宫,方为得地,最吉。假如正时是丙戌时(丙墓于戌),时干入墓,若坐到巽宫,其下地支乃壬辰,辰戌一冲,墓库已开,又为冠带之乡,做事先难后易,日久乃成。然又当以主飞流看合,方毫厘不差,以上指丙言也,余干可以类推。”


       ——陈剑注:四干者,天盘直符宫上下二干,人盘直使门宫内上下二干,共四干。地盘两干,即符宫使门内之地盘干。主飞流者,主星、飞门、流宫也。


问:“乙遇辛,丁遇癸,冲坏即成凶格,独壬见丙为何不成凶格?”曰:“此皆诸书之误也。盖丁见癸即使门也,癸见丁即符宫也、直使门也。若宫吉门吉,稍见相冲,不为大害,宫凶门凶,见之大凶。更丁见癸,在值门,则我吉,盖奇在我也。癸见丁,在使门,彼吉,盖奇在人也,秘之。”


        ——陈剑注:甲寅旬中丁巳时,癸加丁,丁在彼,则彼吉。若他局中,人盘直使,丁加癸则我吉,癸加丁则彼吉。


又问:“玉女守门此奇在人,何又为吉格?”曰:“守扉不过是阴私和合事,当因时而断。”


        ——陈剑注:即使门加地盘丁奇。宋曾公亮等撰《武经总要》后集卷二十载:凡三奇游六仪,《三元经》曰:“三奇游于六甲,利以宴乐欢悦,此时唯宜宴会,为喜乐之事。六仪者,六甲也,三奇者,乙丙丁也。谓乙丙丁游于六仪之上,甲子旬有庚午,甲戌旬有己卯,甲申旬有戊子,甲午旬有丁酉,甲辰旬有丙午,甲寅旬有乙卯。此为三奇游六仪,又名玉女守门之时也。又按,《三元经》,即李靖《遁甲万一诀》,宋元时尚有其书,元后已佚。明清时的遁甲书每载引《三元经》文字,实皆引自北宋杨惟德之《景祐遁甲符应经》。


问:“诈吉门奇到,如时加六庚、六辛、六壬,可以出门否?”《传》曰:“六辛、六壬有奇可出;时加六庚,虽有奇,不可出。”


       ——陈剑注:诈吉曰太阴六合九天九地,门曰开休生,奇曰乙丙丁。时加六庚、六辛、六壬者,即所用之时乃六庚时,六壬时,六辛时也。《传》者,是一书名之略称,《真传》乎?《心传》乎?不得而知。


又问:“逃难藏身,使门既吉,符宫或有庚到,可以出门否?”曰:“逃难本身已有难,故可出,平居无事,断不可出。”


        ——陈剑注:可从三奇三吉门出,如某方有吉门三奇诈又吉,不逢六庚,门宫迫制等诸凶格,即向此方出,或玉女华盖下出。星受克,本身有难,门受克,家人财物失。有难占得六庚时,可出。平居无事占得六庚时课,不可出。飞克主,流克主,诈得玄白,仪逢六庚,乃大凶之数,若主宫得三奇吉门八诈又吉,不必出。


又问:“使门不可出,可以出符宫否?”《传》曰:“临阵可背,出门则不可也。倘本星受克,即背亦不背,当秘记之。”


       ——陈剑注:直符宜背不宜对,《钓叟歌》载“天乙之神所在宫,大将宜居击对冲,假令直符居离九,天英坐取击天蓬。”临阵,背直符而击其冲,有难逃亡突围,则不可往直符方冲击,必凶。有云“急则从神”,从天上直符或地下直符方而逃者,实谬不可言!六壬兵占“急出从神”云:“急密发兵从吉神,私门卯下用机深。旺与克玄方莫去,须向天罡与太阴。”占者用兵遣使约战,此正体也。设未陈之先,卒有不虞,则急速发兵应之,当统兵向六合与太冲下以备。六合为私门,太冲卯也。至于旺方与克我之方,玄武所立之方,都不可往,宜往天罡、太阴之下。盖知“神”者,并非奇门中天上地下之直符也。第二个“背”字,当是“吉”字之误。


又曰:“出三奇三吉,以发兵时言也。背天罡、亭亭、月建、游都、雷公等法,以临阵言也,各用有准。”


        ——陈剑注:发兵与临阵,取用不同,今人多混为一谈。天罡、亭亭、月建、游都,皆六壬术,非奇非门非遁甲。雷公,即建除家之青龙。缘明堂之左有青龙,宰相之象,是震宫也,震为雷为龙,故曰青龙,又名曰雷公。


“门数既占矣,三奇不到使门,奈何?”曰:“奇到出奇,不然向天上而去,如庭中六步,郊外六丈是也。”又问:“与众兵出乎?抑独自出乎?”曰:“庭中自出,郊外同出也。”


        ——陈剑注:六步六丈者,言“玉女反闭局”之法。


经曰:“凡动作营为,得三奇到方吉,到宫不拘年月禁忌厄煞皆退避,化凶为吉。”《传》曰:“地下三奇避八卦,即庚丁墓丑,乙丙墓戌之类是也。”《传》曰:“支煞看使门,干煞看符宫,干为天煞,支为地煞,凶多吉少。倘所到之煞甚凶,得三奇可解,遇天罡亦可解。倘三奇在地下,与诸煞同处,诸煞远避,应无灾害。如三奇在天上,忽然加临,诸煞起而复退。”


       ——陈剑注:地三奇一坐五日,与诸煞同处,诸煞驯服,天上三奇乃忽然加临,诸煞起而复退,地下三奇如有司恒居,熟习人每不知畏,天上三奇如巡方,一时历一宫,而*宄闻风远遁,故地下三奇终不若天上三奇之灵应也。


问:“四隅每一宫有两支落位,如使门落在艮宫,还看丑宫地煞,还看寅宫地煞,抑两宫俱看否?”《传》曰:“本时支属阳,则看阳宫;本时支属阴,则看阴宫。故曰:‘阳与阳比,阴与阴比’是也。如杜门到兑宫,是主门被流宫所克了,问行人似乎不来,然杜门逢克则开,欲金旺必到,秘之。八门可以意推。”


       ——陈剑注:地煞即神煞,如乾宫戌亥二支,艮宫丑寅二支,巽宫辰巳二支,坤宫未申二支。阳时看戌寅辰申支所得神煞为何,阴时看亥丑巳未支所得神煞为何。


《传》曰:“生门土也,死门亦土也,土虽同而异用,一生气,一死气,所以异也。如杜门、伤门皆木也,而用亦异,杜则重而轻,有缺反轻,杜则闭而不出,伤则受而可救。如兑金克伤门,问病主刀箭疮刃,或嗽,或脓血,或肝病之类是也,乾金主克伤门,或跌打,或石压,或登高而堕,或肝病,或嗽症于伤寒之类是也。遇木旺金衰不妨,金旺木衰必死,金衰木旺亦死。如兑金克杜门,或腹胀,或骨梗,或膈噎,或便闭,逢木衰金旺,则痢疾呕血之症,必死,木旺金衰,虽重不妨。八门由是类推无失也。”


        ——陈剑注:符受克,应在脏腑,使受克,病在四肢。星受克,其病重,重在里,门受克,其病轻,轻在表。又当审其衰旺,察其吉凶。


问:“五行首重衰旺。三月建辰,应土旺,又三月乃清明节,系卯木司令,应木旺,果否?”《传》曰:“依奇门则木旺,依节气则土旺,两者宜兼用。如生门直符,则木不能克土;伤门直符,则木又能克土,盖二旺因乎直符,万不可易。”


       ——陈剑注:建辰之月,若直符乃天任,直使即生门,则八宫之中,木不能克土。若直符乃天冲,值使即伤门,则八宫之中,木又能克土。故曰二旺因乎直符。


又曰:“若遇杜门如何?”曰:“微有所别。”


        ——陈剑注:若是天辅杜门符使,则木略胜。


又曰:“死门、生门均一土也,衰旺还同否?”曰:“生旺春夏,死旺秋冬。”


         ——陈剑注:如是。


又问:“天禽寄天芮,衰旺同否?”曰:“天禽虽寄西南,实居中宫,无分阴阳,遇辰戌丑未月,则皆旺矣。”


        ——陈剑注:如是。


问:“人有病,生死未判,还看生宫,看死宫?”曰:“少年看生宫,老年看死宫,有奇到宫者,不迫乃吉。”问:“沐浴何谓也?”曰:“沐浴者,欲发未发,机将露之意也。”问:“何为绝?”曰:“绝看甚多。绝者,生气尽无,订交遇绝则财进而疏,婚姻遇绝则情反而逆,触类而通,何求不可?且此中更有妙处,符宫之干为主,使门之支为客,胎旺同推。”问:“帝旺何义?”曰:“假如婚姻遇帝旺,在男得休而成吉,女亦强良而助家。阴干得之应女,阳干得之应男。落空亡,则为假婚,遇空亡而成守扉,断然是野合。”问:“养字其意何?”曰:“养包得多,求谋活计皆可类推,不能尽述。”


       ——陈剑注:诀云,“寻宗问祖看生方,觅食求粮养处藏。冠带婚姻占伉俪,临官始任卜行藏。沐浴原为休息地,绝神起废却堪伤。功名迁擢当言旺,子息繁滋胎位详。遇疾病中审沉瘥,临刑死上察存亡。衰知国势艰危甚,墓识箕裘坠与昌。”凡祖业寿考,宜看长生宫。求粮觅食、营谋生计,宜看养宫。休息闲居,宜看沐浴宫。婚姻成否,宜看冠带宫。问始进之功名,宜看临官宫。问升迁之功名,宜看帝旺宫。寻医觅药,宜看病宫。子息胎产,宜看胎宫。若病重将危、临刑不赦,宜看死宫。国亡家破、营谋恢复,宜看绝宫。式微羸弱,宜看衰宫。风水坟墓,宜看墓宫。各于其宫上一一详看,有奇否,有庚否,得门否,得诈否,宫不受迫否,不落旬空否,及刑冲休旺验之,则吉凶较然。


问:“假如本干坐落之宫既得生旺,而本干所带之支乃是衰绝,吉凶取用何如?”曰:“干支十二有弃取,符使加临如联珠。逢帝旺绝虽难用,只看坐宫不看支。须知来意应其方,不因符使因其余。举将出兵逢帝旺,指挥妙算乱能除。若还逢绝又逢衰,片甲不回居墓衰。星奇既得干逢绝,有始无终真奇哉。”


       ——陈剑注:本干者,旬首天干也。须视天盘旬首加临何宫,有诗为证:“本干遇喜是生宫,旺地临之百事隆。冠带临官俱是吉,病衰死墓不堪逢。胎神含贞机始露,养神落处见屯丰。人情遇绝交谊断,沐浴临财一洗空。”只看坐宫不看支也。星奇既得,却临绝地,主有始无终。占人来意者,仅视其人来方,不论符使也。


问:“天蓬星利于亥子月,春夏将兵不利,倘春夏月直蓬是水,而飞门是景,乃水克火也,可以用兵乎?”曰:“蓬虽能克景,总是无力耳。”又问:“遇子日子时,何如?”曰:“稍差胜,符使虽分先后而断,符吉主应先凶而后不利,符重门轻,以数言也;门重符轻,以出兵时言也。若星门并吉而格未吉,吉中有凶,星门最凶而格最吉,凶中有吉。符为父,使为母,符受克则父亡,使受克则母亡。又符为本身,使为妻子,生克亦同推。而符为天,使为地,符为君,使为臣,同推。流宫生主门,属土,主增田土;属金,主增财帛;属木,主增房宅;属火,主增文章;属水,主增秀士。”


       ——陈剑注:天蓬者,指主星也。以数言,指占卜,出兵时,指选择。主门者,人盘直使也。流宫者,直使所临之地盘八宫也。何以分其父母妻子兄弟叔伯本身?当从九星八门两分而细推之。


问:“八诈一盘缘何把十二天将折去几位,又把九天九地贵人直符插入内中,是何主见乎?”《传》曰:“十二天将所以配十二地支也,八诈所以配八宫也。”


       ——陈剑注:于意云何?八诈之名目,所以配八宫,究不若六壬十二天将之精准自然。九天九地二名词,始见于《孙子兵法》,彼似不作奇门中之九天九地解。


问曰:“假如星门直符诈得白虎,可无妨否?”曰:“有害,其中吉凶当随八诈配以六壬所落宫位断之。”


        ——陈剑注:奇门乎?六壬乎?故六祖曰:“下下人有上上智,上上人有没意智。”


又曰:“伤门直符诈得九天可有害否?”曰:“最吉,九天九地前贤未曾分剖,总之所到皆吉,大抵九天九地则天地于我无不大其覆载,有何不吉?”又曰:“倏为吉,倏为凶,倏为我用,倏为彼用,人不知,神不测,天地莫能窥,其微乃谓之诈。盖八诈之中,惟九天、九地、太阴、六合为吉,余皆凶,然诈凶而星吉奇到者,不妨。又一等诈虽凶,我星门克彼者,亦不妨,彼不居旺令者,亦不妨,如不得星门,又逢凶诈克星门者,乃为大凶。假如我坐天任,生门诈得元武,宜防小人盗贼,然土能克水,虽有小人,不足为害,彼居旺令者,若我居囚死,稍畏之。星门克主门,得地者吉。又八诈之生克,须以我星门同敌之门宫合看。”


        ——陈剑注:星者主星,门者主门。螣蛇朱雀属火,太阴九天白虎金,六合属木,玄武属水,九地勾陈属土。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