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白斋主——奇门探索录

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

 
 
 

日志

 
 

谈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  

2011-05-09 18:29:52|  分类: 风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寅得首先告诉诸位:黄寅不懂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黄寅是百分百的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外行生手。谚曰: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正是这种劣根性驱使下,黄寅千方百计地去中伤攻击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黄寅十分希望这篇无知之作使黄寅成为众矢之的。当然那些五术玄易界的老油条老骗子老无知大师们是很沉得住气的,他们认为若向黄寅射矢,无形造势抬高黄寅小子身价,这种傻事他们这帮老狐狸怎会做呢! 

(一) 

天星择日学有很多种,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只是其中一种而己。演禽、天心正运、乌兔太阳、天官五星等亦被人称为天星择日学。 

对于七政四余天星的研究在明朝时曾中断过,明未清初西方传教士带来了西方天文学知识才使七政四余之学死灰复燃,前人遗留下来的七政四余天星书籍资料,差不多都是出自这个时期。 

明朝有禁习历法的法律,致使中国古天文学在这个时代结束了生命。明孝宗时解禁此法律,向天下征召会天文历数者,已无一人应征。明末江苏人除光启从西方传教士进口回了西方天文学,根植于西方天文学的中国天文历算从此出世。清室任用西人造历,中国天文算体系于斯时由西人替中国人建立起来,至今天不越其畴。 

清朝、民国初年所有研究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者,都是围着西洋天文学转,这段时期著述颇多,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开始兴盛。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由于文革等因素大陆地区在改革开放前,民间基本上无人会使用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了,究其主要原因是没有星历。相反在港台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和玄空飞星风水学一样非常流行起来。港台一些天星择日家还把近代发现的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引入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中,使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紧贴社会潮流。现在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已成了港台择日学的主流。 

改革开放后,港台玄易书籍大量地被内地盗版,充斥市面。受到这些书籍的影响,大陆地区很多择日学者纷纷把精力投注到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中去。近年大陆市面上已出现刊载七政四余天星的通书,一些学者出有专着,也有人公开教授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黄寅发现这些人教出的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差不多己西化了,古法于今日只存其框。 

(二) 

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为什么那么受人追捧呢?究其原因有: 

A、吹得太神。 

这是一个主要原因。很多书都吹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是最精确最准验的择日学,诸家日课均无法与之相匹。毫无例外地,他们搬出杨筠松、蒋大鸿这些名人,据说这二个名人运用和推崇的都是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且有书为证。杨筠松、蒋大鸿已被后世愚人造成了神,这二块金漆招牌一挂,自比什么广告都管用。 

B、源自帝王。 

由历史原因中国天文历算遭到扼杀,民间懂天文历算者几无一人。而统治者出于立历的关系,又极需要懂得这方面知识的人。在清朝有这方面知识人才均齐集帝皇摩下,以供遣用,遂成帝皇之学。后世七政四余历算之学均是从清皇室中分流出去。帝皇之学自令人趋之若鹜。 

C、合乎自然科学。 

在视科学为万能之现世,人类迷信科学的狂热达到前所没有之境地。举凡科学者必拥之趋之,不科学者必抑之攻之。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已根植于西方天文学,科学始于西人,西方天文推算之法当然为科学了。倡七政四余天星择日者以此为卖点,今时今日能不受其惠吗? 

更有甚者以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合乎自然科学为由,大肆攻击“不合科学”的它家日学,以标高其术。 

D、难学难精。 

习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那一堆港台大师们,毫无例外地均言: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难学难精。没有高深的天文学知识、数学知识等是学不会的。让人觉得莫测高深,为人上人的学问,自更令人神往矣。亦无形中抬高了这些大师地位,以其高人一等。 

E、十分精确。 

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可精确算出各星曜在地球经纬度上那处,以供采用。应用的时间更是精确至分钟。精确的东西让人觉得都是很准确,很可信。这些大师们自然又拿起这个作亮点,到处宣扬。 

F、只有朋友没有敌人。 

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能在择日界中八面威风,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吹捧宣扬这门择日法的人很多,而极少闻见对该择日法喝倒彩唱对台戏者。人心所向,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遂成今日之潮流。 

(三) 

历史上反对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的文献资料很少,近日偶看一本名为《蒋大鸿三元奥秘手抄本》的书,内里竟有一篇反对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之文,虽然其篇幅只有豆腐块大,但这种稀罕资料确值一阅,现全文录下─── 

天 星 日 课 说 

凡选择,以正体五行为最稳,天心正课为最吉。然天心课不易遇,但依正体五行可也。至近人之天星日课,每将此时之某星躔某度,列于课内,俾人谓其深明星学。不知吉星飞到坐向,及三合方位,与此无干。犹之某官今往某处,事不关己,无所益也,此乃算命所用者,但买果老星宗便知某时某星躔某度矣。世之号天星课者,亦藉此而夸耀于人而已。 

(四) 

杨筠松真的懂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吗?黄寅认为杨筠松可能不懂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原因如下: 

▲用七政四余择日的课式与实例,我们能见到的都是出自清人与今人之书。清朝之前均没有,更没有见到杨筠松使用天星的课例。

▲《翰林集要》里记载杨公˙曾公˙吴公˙郭公等大公用课,都是四柱课格,用的方法为三合和正五行法,并不见有七政四余天星课式。 

▲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在清朝时,还没有独立自成一家。独立成一家之学只是近代事情。今人研究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的专书最早现于明未。 

据此生在唐朝的杨筠松老头是否懂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还是值得疑问之事。 

(五) 

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用日课精确到分钟,一些天星择日学者以此夸耀于人,请看谢威先生在《天星择日一百问》内之语─── 

『天星择日学必须指明用事的时刻分,不能含含糊糊,其它择日只规定用事时辰,对于用何刻何分没有严格的要求。实际生活中刻星的应用是相当重要的,一些决策性、奠基性、关健性的事情往往是某刻钟内进行或完成,如房屋起基、飞机起飞、火箭发射、商务签约、婴儿诞生等。生存与死亡、成功与失败、吉福与凶祸也往往在某刻钟内作出了抉择,如生命垂危的病人、比赛埸上的选手、彩票的开奖、赌场开宝、地震、火灾等,也就是说人有在一刻钟内成百万富翁,也有人在一刻钟内倾家荡产,有人在一刻钟内获新生,也有人一刻钟内掉进了地狱,有人一刻钟内成为举出瞩目的名人,也有人在一刻钟内身败名裂。总而言之,一刻钟内可以决定的事情实在举不胜举,数不胜数。刻星的吉凶不容忽视,择日不能只唱到日好不如时好这一句,应该唱到时好不如刻好这一层次,层次提高了,择日的精确准确性才会提高。 

我访过的择日师当中很少讲究刻星的,问他们最多能说出上四刻和下四刻的分别。九天玄女用时法说犯着天兵出阵时用下四刻,一般情况下用上四刻或用中刻。不用九天玄女时的先生主张一时辰内任何一刻钟都能用,事实上并非如此,我们可以从实际生活中找到答案。有些人同年同月同日同时起造同一山向的屋宅或安葬同一山向的坟山,却得到不同吉凶祸福的应验,原因何在?原因就在于用时有先有后,这个道理跟命理一样,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出生的人,命运不同的原因也是出生时刻有先有后。同时不同刻,七政有差别,天星位置发生了变化,立命宫度就不同。祸福当然有差池。就造葬而言,用事时刻内不但要命宫得到吉曜的守夹拱照,而且山向方位也该得到吉曜的守夹拱照,只有这样才会得到福应。若在此刻之前用事,吉曜不入命宫或不到山向,在此刻之后用事吉曜过宫或行过了山向,则所求的福就不会实现,甚至会招来祸害,所以说择日造福的关键在于抓住吉曜拱照命宫和山向的时刻,这样天星择日无疑是最为精确准验的择日学。』 

每一种游戏都有它自身的规则,天星择日学这个游戏须用到分钟,如果不遵遁这个规则,天星择日学这个游戏能玩下去吗?公诸于世的各家择日学,差不多都是用年月日时四者作为游戏规则,在此规则下将游戏玩了千年,今日游戏仍然继续下去。和天星择日学不一样其它择日学只用到时辰即可,毋需用到分钟,这是游戏规则使然。两种择日学根本理念完全不同,亦即游戏规则不一样,完全不同的二种学问,怎能说用到分钟的天星择日学就高胜于用时辰的择日学呢? 

天星择日学是捕捉星曜为用,而别的日课辨析气数为用。天星择日学要推算到分钟才能应用日课,而别的日课用到时辰就已足够了。那些只用到时辰去择日的大师们其实也十分不解天星择日学那些应用者们:用到时辰就足够了,为什么还要辛辛苦苦地推究到分钟呢? 

又有用到时辰去择日的大师听闻还有人择日择到分钟去用事,对人说:“用我的日课,时辰内每一分钟都能应吉。那些择到分钟才能用的日课,根本比不上我家日课。” 

据我知悉,除了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外,还有不少择日学也用到分钟的,并不是只独此一家,就拿秘传的连山择日学来说吧,也是用到分钟的。其法将一天的气数纳入七十二卦中,每卦配对二十分钟用于择日。连山择日学其择日方法若此,并无其它特殊的意义。 

有用到分钟的择日学,有用到时辰的择日学,是学问不同之故,并不存在高低的区别。事情的发生在年月日时分中,看你怎样取用而已。犹如人们只取用生日庆祝,没有人庆祝生年生月,也没有人庆祝生时,相信更没有人去庆祝生分。 

着眼于取用分钟分析事情,自然任何事情都发生在分钟里。同样若着眼于取用时辰来分析事情,事情肯定就发生在时辰里,年月同理也。 

(六) 

台湾钟义明在其《天星择日实务》中有言: 

『至今的地师、日师,还是和古时一样,仍以「克择讲义」为圭皋,一本通书,走遍天下。何以故?此无他:天星择日难学、难精。三合择日易学、速成也。试问当今社会,有几人懂得天文学呢?真正精通天星择日法的地师、日师,更属凤毛麟角了!』 

该书序内又有言: 

 『本省择日界向以三合、神煞为主,尤以洪潮和通书、克择讲义为不二法门。近十年来。只有少数通书(如黄学劼、蔡炳圳、刘德义等通书)刊载七政经纬、日课,天星择日才较为人知,但是使用的人很少,能熟练应用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其原因,在于天星推步之难。』 

  台湾的周志学更在其天星择日学中广告言:无高中数学请勿买。 

天星择日学在这堆人吹说下竟成了高不可攀之学,真是如此吗?与台湾那些天星择日学者相反,内地天星择日学者们认为习天星择日学是一件挺容易的事。不信,请看广西谢淙在《天星择日一百问》内之言: 

  『天星择日发展慢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大家认为天星择日很难学,天星好象是看得见摸不着很深奥似的。其实呀,天星择日讲难也不难,讲不难也有点难。难的是你不肯学,不难的是天星择日重在应用。有很多人认为天星择日学要很高文化甚至要大学毕业的人才能学得懂,我看不是这样的,只要你懂得数钱的方法就能够学会天星择日,不信的话,你参加我的天星择日函授班,我保证你三天学会天星择日……』 

  对天星择日学黄寅是门外汉,究竟易学或是难学不得知。但黄寅相信只要你不傻就能学会。这些所谓大师们的脑袋并没有什么特异,若有足够资料供参考,假以时日你就是天星择日学大师。现在不知多少人掌握这种“难学”的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就是明证。 

  若说到「难精」,我相信无论习中国玄学术数里那一个科目都难以精通。学三合择日者很多,黄寅讫今未见到三合择日高手。精通神煞,且能把这千百个神煞运用自如地去择日的人绝对是个天才,这种天才黄寅到今天还未遭遇见。 

  这是一个哑巴都要吹嘘的时代,若不吹怎能抬高身价与地位。台湾那堆天星择日学者们这种司马昭之心,就不难理解了。 

(七) 

  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择日学,我不晓得,在这个只重结果而不重过程的时代,该择日学之能耐与准验度才是我们特别关心的。 

  凡是学择日的人,都能择出日课给人使用,但习择日的人却不见得有多少个能评准日课。使用后的日课有三应: 

▲应人───日课使用后应于何人。 

▲应事───日课使用后应发生什么样事情。 

▲应期───日课使用后应在什么时间里发生事情。 

任何一种择日法能达致这三者,才是发展完善了的择日法。也只有判准日课的应事、应人、应期,才是实用、高级的择日法。 

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能判准日课使用后的应人、应事、应期吗?我相信不可能,为什么?你只要看市面上那些天星择日大师们刊于书中的案例就明白了,有那一课案例批出应人、应事、应期且应验的,没有! 

钟义明《天星择日实务》一书厚厚一大册,内只载例十三个,但只有二课是其亲择之例,余者十一例均是为了显示其指指点点的功夫而抄书的。其中书里第十例更是自暴其无能。请看: 

用课── 

年  月  日  时 

庚  乙  壬  己 

申  酉  子  酉 

庚山正线葬课。 

书载── 

「当时本人曾预批:葬时太阳到山,葬后大雨。二、五、八房周年生子。」 

现在让黄寅来指指点点一下: 

 ▲「葬时太阳到山」 

 这根本就是常识。在台湾酉月的酉时太阳落在穴背后是理所当然的事。 

▲「葬后大雨」 

据说葬后,行至半路确下了大雨。 

「葬后大雨」,大哥!什么是葬后?葬后一个时辰,一日,抑或一年?这个断语永远正确。 

其实葬坐金水五行的穴地,又用金水旺的日课,只要是真有穴气,必定葬后一个时辰内下雨。又凡葬鱼、虾、蠏、龟形的穴地,是真穴,葬后会立刻下雨;虎地是真穴,葬后会立刻刮大风。还有响雷穴地,满天起红霞穴地,这是宅地克应之术与日课无关。 

▲「二、五、八房周年生子」 

据说五房确实生了一名为苏柏源的儿子。 

不过,并不是钟义明所说的「周年生子」,书内言其子八字是:辛酉·戊戌·丙寅·辛卯。用课时为乙酉月,生子于戊戌月,生子之期已越周年矣! 

(八) 

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始于明未清初,成长于现代,并没有被广泛应用及发展,考验的课例少之又少。究竟这种西为中用的择日法是否真能造福于民,时日更逝必将会给我们答案。希望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不要象玄空飞星风水学那样只是种数字游戏。 

关于七政四余天星择日学就谈到这里,以后黄寅的择日书还会继续这个话题。 

(九) 

●附录 

广西公馆赖纯聪兄曾写《择日丛谭》一系列文章发表于《易海方舟》上,内里有论七政天星法一文,有其个人之见解,现亦录下以广见识── 

七 政 天 星 法 

古人言:顺天者昌,逆天者亡。道出了古人对浩冥宇宙的敬畏和对天道“独立不改,周行而不殆”的规律掌握下,希冀在行动上与之适应和谐,达到顺利生存和发展的目的。我国天文学可源于上古,夏商之朝,即设星官专司观测天象,以纪吉凶、察时变;佐国政、利趋避。顺天应人求多福,七政天星择日就是顺天应人趋吉避凶的一门学术。 

就择日而言,若说有“择日之最”的话,只有天星选择才当得起。与其它择日法相比,它有几个显著的特点:1、择日时刻精确至分秒,它法只择到时辰。2、其立课基点是坐山分金线位。精确到1度,取天星与山度所成有情吉照不超过6度,而奇门论九宫一宫45度,六壬论十二宫一宫30度,至少是论坐山15度,这又疏阔了些。3、它还需立命宫、安身宫,依太阳而定宫主,依太阴而定身主,依廿八宿而定度主,根据三主而定恩用仇难,依阴时令而论通关调候。还需看日月金木水土七政及计都、罗候、紫气、月孛此四余与山向命身度之间的关系,要考虑和驾驭这么多的因素它法望尘莫及。也正因为此,它比其它择日学更能催福。4、凶神恶煞本自天星演化而来,已直得日月星辰之力,则不甚顾忌神煞,不象别家那样畏之如虎。 

中国天星选择古法重于静盘,杨公的天星选择就是静盘法,它虽亦有动盘,但与明清时从西方传入的弧角天星动盘有分别,它对经纬坐标的要求并不如弧角算法那般苛刻,西法便讥笑它不能将星光直接引到坐标点上,于是先贤的智能结晶便受到了轻视和遗弃。但弧角天星有一死穴:用事地方坐标必须非常标准,所定用争事时分亦须准确无误,盈宿只在四分钟之内,若坐标偏误或四分钟一过,则满天星斗皆不得用,正如蒋太鸿所云:“毫厘千里不相通。” 

癸未年十月下旬,笔者到广西容县为唐易友勘宅造福。唐易友自述其宅竖造日课是其胞弟所择,用的是跟台湾五术首座钟大师学习的弧角天星选择法,并经钟大师评鉴为大吉课才放心使用,宅为卯兼乙,己亥主,择用辛巳年庚子月戊午日已未时下砖脚,壬午年入居后,夫妻身体有病,屡屡失败,未见有什么福应。看来钟大师那一套也是假货!笔者笑对:这不一定是假货,只不过中国出版的地图册多只列出县一级的经纬度,而一个县的管辖范围约有三千平方公里,实在广阔了些,用地坐标定不准,则十二天宫度亦跟着错,算法虽然对,但星光却没有真实到位。就这一点而言,还比不上中国的古法,因为它从稳定大局出发,而少了这种“博彩”的意思。 
--
  评论这张
 
阅读(2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