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白斋主——奇门探索录

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

 
 
 

日志

 
 

命理探源(四)  

2011-06-13 19:30:58|  分类: 奇门干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论土四时宜忌

  《穷通宝鉴》云:生于春月,其势虚弱。喜火生扶,恶木太过。忌水泛滥,欲喜比助。得金而制木为祥,金若多仍盗土气,

  夏月之土,其势燥烈。得盛水滋润成功,忌旺火煅炼焦赤。木助火炎,生克无良。金生水泛,妻财有益。见比肩蹇滞不通,如太过又喜木

袭。

  秋月之土,子旺母衰。金多而耗盗其气,木盛而制伏纯良。火重重而不厌,水泛泛而非祥。得比肩则能助力,至霜降不比无妨。

  冬月之土,外寒内温。水旺财丰,金多子秀。火盛有荣,木多无咎。再加土助犹佳,惟喜身强足寿。

  论四时之金宜忌

  《穷通宝鉴》云:生于春月,余寒未尽,贵乎火气为荣,性柔体弱,欲得厚土辅助。水盛增寒,难施锋锐之势。木旺损力,反招锉钝之危

。金来比助扶持最喜,比而无火,失类非良。

  夏月之金,性尚在柔,形未执方,尤嫌死绝。火多而却为不厌,水盛而滋体呈祥,见木而助鬼伤身,遇金而扶持精壮。土薄而最为有用,

土厚而埋没无光。

  秋月之金,当权得令。火来煅炼,遂成钟鼎之材。土多培养,反为顽浊之气。见水则精神越秀,逢木则琢削施威。金助愈刚,刚过必缺。

气重愈旺,旺极则害。

  冬月之金,形寒性冷。木多则难旋琢削之功,水盛而未免沉潜之患。土能制水,金体不寒,火来取土,子母成功。喜比肩聚气相扶,欲官

印温养为利。

  论四时之水宜忌

  《穷通宝鉴》云:生于春月,性滥滔淫。再逢水助,必有崩堤之势。若加土盛,则无泛涨之忧。喜金生扶,不宜金盛,欲火既济,不要火

多。见木而可以施功,无土而仍愁散漫。

  夏月之水,执性归源,时当涸际,欲得比肩。喜金生而助体,忌火旺而太炎。木盛则耗盗其气,土旺则克制其流。

  秋月之水,母旺水相,里莹表光。得金助则能清澄,逢土旺则嫌混浊。火多而财盛,太过不宜。木重而妻荣,中和为利。重重见水,增其

泛滥之忧,叠叠逢土,始得清平之意。

  冬月之水,司令专权。遇火则增暖除寒,见土则形藏归化。金多反曰无义,木盛是谓有情。土太过克制水死,水泛涨喜土为堤。

  按:《滴天髓》之论十干宜忌,可谓义理精深矣,沈孝瞻之论干支异同,可谓发前人之未发矣。徐大升论五行生克,《穷通宝鉴》之论五

行四时宜忌,俱可谓简括详明矣。然初学读此,犹难解悟,兹特提纲携领言之,俾研究命理者,知宜忌所在,即可定用神之去取也。

  凡日主属木者,须辩其木势盛衰。木重水多则为盛,宜金斫木,金少者逢土亦佳。木微金刚则为衰,宜火制金,火少逢木亦妙。至于水盛

则木漂,取土为上,火次之。土重则木折,取木为上,水次之。火多则木焚,取水为上,金次之。

  凡日主属火者,须辩其火力有余不足,火炎木多,则为有余,宜水济之,水衰者,逢金亦妙。火弱水旺,则为不足,宜土制水,土衰者逢

火亦妙。至于木多则火炽,取水为上,金次之。金多则火熄,取火为上,木次之。土多则火晦,取木为上,水次之。

  凡日主属土者,须辩其土质厚薄,土重水少则为厚,宜木疏土。木弱者,逢水亦佳。土轻木盛则为薄,宜金制木,金弱者,逢土亦妙。至

于火多则土焦,取水为上,金次之。水多则土流,取土为上,火次之。金多则土弱,取火为上,木次之。

  凡日主属金者,须辩其金质老嫩。金多土厚则为老,宜火炼金,火衰者逢木亦妙。木重金轻则为嫩,宜土生金,土衰者逢金亦佳。至于土

多则金埋,取木为上,水次之。水多则金沉,取土为上,火次之。火烈则金伤,取水为上,金次之。

  凡日主属水者,须辩其水势大小。水多金重则为大,宜土御水,土弱者逢火亦妙。水少土多则为小,宜木克土,木弱者逢水亦佳。至于金

多则水浊,取火为上,木次之。火炎则水灼,取水为上,金次之,木多则水缩,取金为上,土次之。

  论五行四时九州分野宜忌

  万育吾曰:二气者,阴阳也;五行者,金、木、水、火、土也,时者,春、夏、秋、冬也;地者,冀、青、兖、徐、扬、荆、梁、雍、豫

也。盖天有阴阳,行于四时;地有五行,具于九州,正朱子所谓五行质具于地、气行于天,故天有春夏秋冬,地有金木水火,皆以时地相为用

也。今之谈命者,但知论阴阳五行而不知兼论方隅与昼夜阴晴,所以有年日月时同而贵贱寿夭迥异,便谓五行无据,启世人不信命之疑,亦诬

点。嗟夫,人生天地,莫逃五行;九州分疆,风气异宜,阴晴寒暖,理难一律。人禀天地灵气以生一时,得气各自不同,所以贵贱寿夭难以八

字拘也。且以甲乙寅卯属木,生于兖、青为得地,春令为得时。丙丁巳午属火,生于徐、扬为得地,夏令为得时。戊己辰戌丑未属土,生于豫

州为得地,四季月为得时。庚辛申酉属金,生于荆梁为得地,秋冬为得时。壬癸亥子属水,生于冀、雍为得地,冬令为得时。况昼夜阴晴之间

有寒有暖,阴阳造化之内有喜有忌,生克制化,抑扬轻重,妙在识其通变,不可执一论也。

  按:凡八字用神所取在木者,生春令,产兖青诸域(此就禹域而言,余仿此。)必发,晴雨昼夜相同。若生秋令,产荆梁诸域不发,天雨

夜深犹可,天晴傍午更逊。用神所取在火者,生夏令,产徐扬诸域必发,天晴傍午大发,天雨夜深稍灭。若生冬令,产冀雍诸域不发,天晴傍

午尚可,天雨夜深更逊。用神所取在土者,生四季,产豫州诸域必发,天晴傍午大发,天雨夜深稍灭。若生春令,产兖青诸域不发,天青傍午

尚可,天雨夜深更逊。用神所取在金者,生秋令,产荆梁诸域必发。天雨夜深犹可,天晴傍午稍灭。若生夏令,产徐扬诸域不发,天晴傍午尚

可,天域夜深更逊。用神所取在水者,生冬令,产冀雍诸域必发,天雨夜深大发,天晴傍午稍灭。若生夏令及四季,而又生徐扬豫诸域,天雨

夜深尚可,天晴傍午更逊。盖八字用神,全赖天时、地利交互资助。两得者大发,得天时而不地利者次,得地利而不得天时者又次。若天时地

利皆不得,则用神无所依附,独木不能成林,孤军不能独胜,必诸贫夭。然先哲有言,勤俭以救贫,摄生以治夭,此又人力所当自尽力,足以

培补后天者也。

  论比肩宜忌劫财败财同

  《子平撮要》云:比肩要逢官煞制,《玄机赋》云:日干无气遇劫为强。

  按:比肩何以要官煞制,盖日主太强,八字中比肩、劫财、败财曾见叠出,而伤官、食神鲜见,必须官煞以制之,始可循正轨。犹人之兄

弟众多,必须长官以约束之,严师以教导之,乃成优美人材。故《子平撮要》云:比肩要逢官煞制,日干无气何以遇劫为强,盖日主太弱,八

字中并无正印,而官、煞、财、伤甚重,不得己而籍劫财、败财之赞助。犹人之身体废驰,不能自治,必须兄弟辈襄理一切,乃可转弱为强。

故《玄机赋》云:日干无气,遇劫为强。

  论食神宜忌

  《子平撮要》云:用之食神不可夺,《古歌》云:食神最喜劫财乡。

  按:用之食神,何以不可夺?盖日主太强,八字中比劫林立,而财官卒鲜,正赖食神,盗泄其精华,使之尽其所长,若见印绶以夺之,呜

呼可。犹人之年方少壮,正可抒发抱负,进取利名。若以微禄羁靡之,虚荣束缚之,岂非贻误人耶?故《子平撮要》云:用之食神不可夺,食

神又何以最喜劫财?盖日主太弱,八字中食神重重,而又有财无印,用财星而日主力量难胜,用食神而元气更伤,不得已籍劫财、败财之赞助

。犹人之精神不足,时务太繁,必须得同心者辅佐之,乃可化难为易。故《古歌》云:食神最喜劫财乡。

  论伤官宜忌

  《古歌》云:伤官伤尽最为奇。又云:伤官见官祸百端。《子平撮要》云:伤官犹喜见财星。《玄机赋》云:伤官用印宜去财。《古歌》

云:伤官不怕比劫逢。

  按:伤官何以伤尽为奇?盖日主太强,八字比劫重逢,而财星太少,正赖伤官生财,以尽其妙。犹人之年少家贫,必须振刷精神,扩张事

业,故《古歌》云:伤官伤尽最为奇。伤官又何以见官为祸?盖日主太强,八字中比劫重逢,而伤官当道,若见正官,则伤官必奋起而笺害之

。犹人之背理涉讼,恃强污官,有不遭谴责者乎?故又云:伤官见官祸百端。伤官又何以喜见财?盖日主太强,八字中比劫重逢,而伤官、正

官又同处战争地位,则必用财化解。犹人之忤官获罪,施以罚金,则消患无形矣。故《子平撮要》云:伤官犹喜见财星。伤官用印何以宜去财

?盖日主太弱,八字中伤官叠出,正赖印绶生扶,始免伤官盗泻之害。若见财星,则印绶破伤。犹人之体弱事繁,正值节劳静养,服药调摄之

时,岂堪再冒险而谋利乎?盖日主太弱,八字中伤官重逢,用伤官而元气不经盗泄,用财煞,而身体不生摧残,惟有取比肩、劫财、败财为用

,始免此患。犹人之精神萎靡,不能治事,必赖同气者协助。故《古歌》云:伤官不怕比劫逢。

  论财星宜忌

  《子平撮要》云:用之财星不可劫。《古歌》云:身强财旺皆为福,若带官星更妙哉。又云:日主无根财太重,全凭印绶护身躯。《玄机

赋》云:财旺者遇比何妨。子平云:日主无根,弃命从财。

  按:财星何以不可夺?盖日主太强,八字财星不多,官煞罕见,正赖财星为用,若见比劫,则财星破矣。犹人之家贫人众,全赖此少数储

金,为生活之资本,岂堪再经盗泻。故《子平撮要》云:用之为财不可劫。财旺身强,又何以带官星妙?盖日主太强,八字中比劫虽多,而财

星颇旺,身强用财,固是美事,再带官星,以去比劫,妙不可言。犹人之身强家富,固以愉快,若再纳粟奏名,显荣乡里,其乐又何如耶。故

《古歌》云:身强财旺皆为福,若带官星更妙哉。财太重,又何以全凭印绶?盖日主太弱,八字中财星叠见,比劫不逢,必须印绶护持之,乃

免财多身弱之患。犹人之资财富足,而无自治能力,必赖椿萱庇荫,始无失散之虞。故《古歌》云:日主无根财太旺,全凭印绶护身躯。财旺

又何以遇比劫无妨?盖日主太弱,八字中财星叠见,印绶无权,必须比劫盗助之,乃得众擎易举之效。犹人之财产丰盈,不遑兼顾,须选会计

为之管理也。故《玄机赋》云:财旺者遇比何妨。日主无根,又何以弃命从财?盖日主太弱,八字中财叠见,欲籍印绶护持,而印绶阙如。欲

籍比劫资助,而比劫亦阙如,无已,惟有弃命从财,反取财为用神。犹人之家贫亲逝,既无昆仲,又无奥授,只有舍丈夫之特性,作赘婿之新

郎,庶可免凄凉之苦,而得家室之欢。故子平云:日主无根,弃命从财。

  论正官宜忌

  《子平撮要》云:用之正官不可伤。又云:官轻见财为福利。《继善篇》云:有官有印,无破作庙廊之材。《玄机赋》云:重犯官星,只

宜制伏。

  按:用之官星,何以不可伤?盖日主太强,八字中比劫甚重,财星不多,正赖官星以制比劫,使之不敢夺财,若见伤官以伤之,则官星失

其效力,而比劫猖狂矣。犹人家道饶余,全凭法律保护,若世乱官笺,则盗贼横行,身家不保,其害可胜言哉。故《子平撮要》云:用之正官

不可伤。官星轻又何以见财为福?盖日主太强,八字中比劫重,官星轻,但凭无力之官星,不能制有气之比劫,必须籍财生官,而官星始有效

力。犹人之因争而讼,既具充足理由,又占富裕地位,则长官必格外垂青,而速行判直也。故《子平撮要》云:官轻见财为福利。有官又何以

要有印?盖日主太弱,八字中官星颇旺,比劫甚少,必须印绶生扶,而官星始我为福。犹人之既得功名,又受权印,即可建功立业,利国福民

。否则不过一闲曹,岂能更图远大哉。故《继善篇》云:有官有印,无破作庙廊之材。重犯官星,又何以只宜制伏?盖日主太弱,八字中官星

叠见,印绶不逢,有可无生,不得已籍伤官以伤之,庶不致摧残净尽。犹人之势孤涉讼,屡遭扑责,必得强有力者,为之据理抗争,乃可转危

为安。故《玄机赋》云:重犯官星,只宜制伏。

  论七煞宜忌

  《继善篇》云:身强煞浅,假煞为权。经云:煞轻者喜财生之。《玄机赋》云:煞重身轻,制乡有益。又云:身弱有印,煞旺无妨。子平

云:日主无根,弃命从煞。

  按:身强煞浅,何以假煞为权?盖日主太强,八字中比劫多,财星少,官星晦,正赖七煞补官星之不逮,以制比劫,使之不敢觊觎财星。

犹人之财产丰富,既少长官法律之保护,必须联合乡党之强有力者,为之屏障,此即古人自治之义。故《继善篇》云:身强煞浅,假煞为权。

煞轻何以喜财生者?盖日主太强,八字中比劫重,七煞轻,若籍七煞以制比劫,而七煞畏难思退,必须财星生之,乃有效力。犹人之僻居乡里

,因事相争,每籍乡里之强有力者,为之排难解纷。然若无隆情酬报,彼亦岂能为我直耶。故经云:煞轻者喜财生之。煞重身轻,又何以制乡

有义?盖日主太弱,八字中七煞多,比劫少,既无比劫夺财,何须七煞笺身,必赖食神伤官以制之,乃可自存。犹人之家资颇富,并无亲族贫

乏者与之为难,彼亦何苦受权豪之剥削,是必施其智谋以抵抗之,始可安乐。故《玄机赋》云:煞重身轻,制乡有益。身弱有印,又何以煞旺

无妨?盖日主太弱,八字中七煞虽旺,得印绶生身,仍无他害。犹人之知识浅薄,家资富裕,小人逼处,似属危险。然得椿萱庇荫,仍可暇豫

无伤。故《玄机赋》云:身弱有印,煞旺无妨。日主无根又何以弃命从煞?盖日主太弱,八字中七煞林立,既无印绶护身,比劫相势,又无伤

食制煞,独立无援,不得已弃命从煞,反取七煞为用神。犹人之孤身远行,途遇盗贼,惟有俯首贴耳,听其搜索,乃可保生命而步康庄,若稍

示违抗,能无杀身之祸耶。故子平云:日主无根,弃命从煞。

  论印绶宜忌

  《玄机赋》云:印多者形财而发。《子平撮要》云:用之印绶不可破

  按:印多何以行财运而发?盖日主太强,八字中印绶多,比劫众,必赖财星破印,始免满损之虞。犹人之年富力强,衣食丰足,必须发奋

经营,多方劳动,而身体始可康宁。若但饱食终日,无所事事,则疾病相侵矣。故《玄机赋》云:印多者喜行财地。用之印绶,又何以不可破

?盖日主太弱,八字中官煞重,比劫轻,正赖印绶生扶,始免摧残之害。犹人之家富身衰,只宜息肩养性,不可争利好名。若不知此而妄为,

未有不因劳致疾者。故《子平撮要》云:用之印绶不可破。以上所释,皆以日主强弱为纲,用神宜忌为目,凡先贤定名取用之义,皆以浅说申

明之,非敢谓为尽是,要以不出先贤人情物理,寓劝于惩之意。至于次序先后,与古人略异者,盖古人以吉凶名词分先后,兹以十干生克次序

分先后,故一曰比劫,二曰食伤,三曰财星,四曰官煞,五曰印绶。犹人之先有身体,后有学术,再后有财产,有财产而后籍长官保护,权印

设施,乃可治安。此理势之自然,断非人力私智之所能造作也。沈孝瞻曰:财与印不分偏正,同为一格论,故此篇偏财、偏印不另赘述。

用神

 

  论病药

  何以为之病?原八字中原有所害之神也。何以为之药?如八字有所害之字,而得一字而去之之谓也。如朱子所谓各因其病而药之也。故书云

:有病方为贵,无伤不是奇,格中如去病,财禄两相随。命书万卷此四句为之括要。盖人之造化虽贵中和,若一一于中和则安得探其消息,而

论其休咎也?若今之至富至贵之人,必先劳其筋骨,饿其体,空乏其身,然后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人命之妙其犹此乎。愚尝先来喑病药

之说,屡以中和以究人之造化,十无一二有验,又以财官为论,亦具无归趣。后始得悟病药之旨,再以财官中和参看,则尝失八九,而得其造

化所以然之妙矣!何以言之,假如人八字中四柱纯土,水日干,则为煞重身轻;如金日干,土厚埋金;火日干,则晦火无光;水日干,则为财

多身弱;土日干,则为比肩太重。是则土为诸格之病,具喜木为医药,以去其病也,如用财见比肩为病,喜官煞为药也;如用食神伤官,以印

为病,喜财为药也;或本身病重而药少,或本身病轻而药重,又宜行运以取其中和也。若病重而得药大富大贵之人也,病轻而得药略富略贵之

人也,无病而无药不富不贵之人也。究人之命,将何以探其玄妙?如八字中先看了日干,次看了月令,且如月令中支中所属是火,先看月令中

次一火字起,又看年上或有火,又看月时上或有火,且虽指点次火,做一处看,或为病,或非病,又或地支虽又藏有别物,且不必看,若再看

别物,则泥杂不明。故曰从重者论,此理是看命下手处,若以火论,又再看水,看金,看土,则不知命理之要也。若财官印绶有病,即要医其

财官印绶也。如身主有病,就要医身主也,如八字纯然不旺不弱,原财官印绶具无损伤,日干气又得中和,并无起发可观,此是平擦常人也。

然病药之说,此是第一家紧要,售斯术者不可不精察也。

  按:病药之说,乃张神峰所创造,然实从子平所云,有病方为贵,无伤不是奇,太过宜剥削,不及宜生扶,之数语推演而得,诚论用神之

入手法也。

  论衰旺

  《滴天髓》云:能知衰旺之真机,其于三命之奥,思过半矣。

  旺则宜泻宜伤,衰则喜帮喜助,子平之理也。然旺中有衰者存,不可损也;衰中有旺者存,不可益也。旺之极者不可损,以损在其中矣;

衰之极者不可益,以益在其中矣。至于实所当损者,而损之反凶;弱所当益者。而益之反害。如此真机,皆能知之,又何难于详察三命之微奥

焉。

  按:欲求用神之所在,当知衰旺之真相。欲知衰旺之真相,当知旺中有衰,衰中有旺,旺极忌损,衰极忌益之义。否则似是而非,岂能鉴

别荣枯耶。

  论四吉神能破格

  沈孝瞻曰:财官印食,四吉神也,然用之不当,亦能破格。如食神带煞,透财为害,财能破格也;春木火旺,见官则忌,官能破格也;煞

逢食制,透印无功,印能破格也;财旺生官,露食则杂,食能破格也。是故官用食破,印用财破,譬之用药,参、苓、芪、术,本属良材,用

之失宜,反足害人。

  论四凶神能成格

  沈孝瞻曰:煞伤枭刃,四凶神也,然施之得宜,亦能成格。如印绶根轻,透煞为助,煞能成格也。财逢比劫,伤官可解,伤能成格也。食

神带煞,灵枭得用,枭能成格也。财逢七煞,刃可解厄,刃能成格也。是故财不忌伤,官不忌枭,煞不忌刃,如治国长抢大戟,本非美具,而

施之得宜,可以戡乱

  按:四吉神能破格,四凶神能成格,古人间有言之者,多不明了。熟读此篇,固不致见财、官、印、食即言吉,见煞、伤、枭、刃即言凶

,且可知成格,破格所以然之理。

  论用神

  沈孝瞻曰:八字用神,专求月令,以日干配月令地支,而生克不同,格局分焉。财官印食,此用神之善而顺用之者也;煞伤劫刃,用神之

不善而逆用之者也。当顺而顺,当逆而逆,配合得宜,皆为贵格。是以善而顺用之,则财喜食神以相生,生官以护财;官喜透财以相生,生印

以护官;印喜官煞以相生,劫财以护印;食喜身旺以相生,生财以护食。不善而逆用之,则七煞喜食神以制伏,忌财印以资扶;伤官喜佩印以

制伏,生财以化伤;阳刃喜官煞以制伏,忌官煞之俱无;月劫喜透官以制伏,利用财而透食以化劫。此顺逆之大略也。凡看命者,先看用神之

何属,然后或顺或逆,以年、月、日、时、逐干、逐支参配,则权衡之,则富贵贫贱,自有一定之理也。不向月令求用神,而妄取用神者,执

假失真也。

  按:论用神专求月令,以日干配月令地支,而生克不同,格局分焉。此数语,为用神执扼要法。至于财喜食以相生,生官以护财;煞喜食以

制伏,忌财印以资扶之,皆备列于宜忌门中,学者宜参观互证之。

  论用神成败救应

  沈孝瞻曰:用神专寻月令,以四柱配之,必有成败。何谓成?如官逢财印,又无刑冲破害,官格成也。财生官旺,或财逢食生而身强带比

,或财格透印而位置妥贴,两不相克,财格成也。印轻逢煞,或官印双全,或身印两旺而用食伤泄气,或印多逢财而财透根轻,印格成也。食

神生财,或食带煞而无财,弃食就煞而透印,食格成也。身强七煞逢制,煞格成也。伤官生财,或伤官佩印而伤官旺,印有根,或伤官旺、身

主弱而透煞印,或伤官带煞而无财,伤官格成也。阳刃透官煞而露财印,不见伤官,阳刃格成也。建禄月劫,透官而逢财印,透财而逢食伤,

透煞而遇制伏,建禄月劫之格成也。财旺生官者,月令星旺,四柱有官,则财旺自生官;或月令财星而透食神,身强则食神泄秀,转而生财。

财本忌比劫,有食神则不忌而喜,盖有食神化之也。或透印而位置妥贴者,财印不相碍也。如年干透印,时干透财,中隔比劫,则不相碍;隔

官星则为财旺生官,亦不相碍,是为财格成也。何谓败?官逢伤克刑冲,官格败也;财轻比重,财透七煞,财格败也;印轻逢财,或身强印重

而透煞,印格败也;食神逢枭,或生财露煞,食神格败也;七煞逢财无制,七煞格败也;伤官非金水而见官,或生财而带煞,或佩印而伤轻身

旺,伤官格败也;阳刃无官煞,刃格败也;建禄月劫,无财官,透煞印,建禄月劫之格败也。成中有败,必是带忌;败中有成,全凭救应。何

谓带忌?如正官逢财而又逢伤;透官而又逢合;财旺生官而又逢伤逢合;印透食以泄气,而又遇财露;透煞以生印,而又透财,以去印存煞;

食神带煞印而又逢财;七煞逢食制而又逢印;伤官生财而财又逢合;佩印而印又遭伤,透财而逢煞,是皆谓之带忌也。成中之败,亦变化万端

,此不过其大概也。如财旺生官,美格也,身弱透官,即为破格。伤官见官,为格之忌,透财而地位配置合宜,则伤官生财来生官,反可以解

,种种变化,非言说所能尽,在于熟习者之妙悟耳。何谓救应?如官逢伤而透印以解之,杂煞而合煞以清之,刑冲而会合以解之;财逢劫而透

食以化之,生官以制之,逢煞而食神制煞以生财,或存财而合煞;印逢财而劫财以解之,或合财而存印;食逢枭而就煞以成格,或生财以护食

;煞逢食制,印来护煞,而逢财以去印存食;伤官生财透煞而煞逢合;阳刃用官煞带伤食,而重印以护之;建禄月劫用官,遇伤而伤被合,用

财带煞而煞被合,是谓之救应也。八字妙用,全在成败救应,其中权轻权重,甚是活泼。学者从此留心,能于万变中融以一理,则于命之一道

,其庶几乎!

  论用神因成得败因败得成

  沈孝瞻曰:八字之中,变化不一,遂分成败;而成败之中,又变化不测,遂有因成得败,因败得成之奇。是故化伤为财,格之成也,然辛

生亥月,透丁为用,卯未会财,乃以党煞,因成得败矣。印用七煞,格之成也,然癸生申月,财,因成得败也。如此之类,不可胜数,皆秋金

重重,略带财以损太过,逢煞则煞印忌因成得败之例也。官印逢伤,格之败也,然辛生戊月,年丙时壬,壬不能越戊克丙,而反能泄身为秀,

是因败得成矣。煞刃逢食,格之败也,然庚生酉月,年丙月丁,时上逢壬,则食神合官留煞,而官煞不杂,煞刃局清,是因败得成矣。如此之

类,亦不可胜数,皆因败得成之例也。其间奇奇怪怪,变幼无穷,惟以理权衡之,随在观理,因时运化,由他奇奇怪怪,自有一种至当不易不

论。观命者毋眩而无主、执而不化也。

  论用神配气候得失

  沈孝瞻曰:论命惟以月令用神为主,然亦须配气候而互参之。譬如英雄豪杰,生得其时,自然事半功倍;遭时不顺,虽有奇才,成功不易

。是以印绶遇官,此谓官印双全,无人不贵。而冬木逢水,虽透官星,亦难必贵,盖金寒而水益冻,冻水不能生木,其理然也。冬木,尤为秀

气,以冬木逢火,不惟可以泄身印两旺,透食则贵,凡印格皆然。而用之身,而即可以调候也。伤官见官,为祸百端,而金水见之,反为秀气

。非官之不畏夫伤,而调候为急,权而用之也。伤官带煞,随时可用,而用之冬金,其秀百倍。伤官佩印,随时可用,而用之夏木,其秀百倍

,火济水,水济火也。伤官用财,本为贵格,而用之冬水,即使小富,亦多不贵,冻水不能生木也。伤官用财,即为秀气,而用之夏木,贵而

不甚秀,燥土不甚灵秀也。春木逢火,则为木为通明,而夏木不作此论;秋金遇水,则为金水相涵,而冬金不作此论。气有衰旺,取用不同也

。春木逢火,木火通明,不利见官;而秋金遇水,金水相涵,见官无碍。假如庚生申月,而支中或子或辰,会成水局,天干透丁,以为官星,

只要壬癸不透露干头,便为贵格,与食神伤官喜见官之说同论,亦调候之道也。食神虽逢正印,亦谓夺食,而夏木火盛,轻用之亦秀而贵,与

木火伤官喜见水同论,亦调候之谓也。此类甚多,不能悉述,在学者引伸触类,神而明之而已。

  按:比、食、财、官、印,乃五行生克变化之名词,其义备列宜忌门中。然余为人谈命,每多详言五行,而略论名词者,何也?盖木、火

、土、金、水之五行,乃有形之物质,与人谈论,其理显然易晓,非比、食、财、官、印之名词。高深费解也。然欲知五行之真理,必先明调

候之道,须熟玩此篇,尤须将五行宜忌门中义理,反复寻思,乃得要领。

  论相神紧要

  沈孝瞻曰:月令既得用神,则别位亦必有相,若君之有相,辅者是也。如官逢财生,则官为用,财为相;财旺生官,则财为用,官为相;

煞逢食制,则煞为用,食为相。然此乃一定之法,非通变之妙。要而言之,凡全局之格,赖此一字而成者,均谓之相也。伤用神甚于伤身,伤

相甚于伤用。如甲用酉官,透丁逢壬,则合伤存官以成格者,全赖壬之相;戊用子财,透甲并己,则合煞存财以成格者,全赖己之相;乙用酉

煞,年丁月癸,时上逢戊,则合去癸印以使丁得制煞者,全赖戊之相。癸生亥月,透丙为财,财逢月劫,而卯未来会,则化水为木而转劫以生

财者,全赖于卯未之相。庚生申月,透癸泄气,不通月令而金气不甚灵,子辰会局,则化金为水而成金水相涵者,全赖于子辰之相。如此之类

,皆相神之紧要也。相神无破,贵格已成;相神相伤,立败其格。如甲用酉官,透丁逢癸印,制伤以护官矣,而又逢戊,癸合戊而不制丁,癸

水之相伤矣;丁用酉财,透癸逢己,食制煞以生财矣,而又透甲,己合甲而不制癸,己土之相伤矣。是皆有情而化无情,有用而成无用之格也

。凡八字排定,必有一种议论,一种作用,一种弃取,随地换形,难以虚拟,学命者其可忽诸?

  论用神格局高低

  沈孝瞻曰:八字既有用神,必有格局,有格局必有高低,财官印食煞伤劫刃,何格无贵?何格无贱?由极贵而至极贱,万有不齐,其变千

状,岂可言传?然其理之大纲,亦在有情无情、有力无力之间而已。如正官佩印,不如透财,而四柱带伤,反推佩印。故甲透酉官,透丁合壬

,是谓合伤存官,遂成贵格,以其有情也。财忌比劫,而与煞作合,劫反为用。故甲生辰月,透戊成格,遇乙为劫,逢庚为煞,二者相合,皆

得其用,遂成贵格,亦以其有情也。身强煞露而食神又旺,如乙生酉月,辛金透,丁火刚,秋木盛,三者皆备,极等之贵,以其有力也。官强

财透,身逢禄刃,如丙生子月,癸水透,庚金露,而坐寅午,三者皆均,遂成大贵,亦以其有力也。又有有情而兼有力,有力而兼有情者。如

甲用酉官,壬合丁以清官,而壬水根深,是有情而兼有力者也。乙用酉煞,辛逢丁制,而辛之禄即丁之长生,同根月令,是有力而兼有情者也

。是皆格之最高者也。如甲用酉官,透丁逢癸,癸克不如壬合,是有情而非情之至。乙逢酉逢煞,透丁以制,而或煞强而丁稍弱,丁旺而煞不

昂,又或辛丁并旺而乙根不甚深,是有力而非力之全,格之高而次者也。至如印用七煞,本为贵格,而身强印旺,透煞孤贫,盖身旺不劳印生

,印旺何劳煞助?偏之又偏,以其无情也。伤官佩印,本秀而贵,而身主甚旺,伤官甚浅,印又太重,不贵不秀,盖欲助身则身强,制伤则伤

浅,要此重印何用?是亦无情也。又如煞强食旺而身无根,身强比重而财无气,或夭或贫,以其无力也。是皆格之低而无用者也。然其中高低

之故,变化甚微,或一字而有千钧之力,或半字而败全局之美,随时观理,难以拟议,此特大略而已。

  论生克先后分吉凶

  沈孝瞻曰:月令用神,配以四柱,固有每字之生克以分吉凶,然有同此生克,而先后之间,遂分吉凶者,尤谈命之奥也。如正官同是财伤

并透,而先后有殊。假如甲用酉官,丁先戊后,则以财为解伤,即不能贵,后运必有结局。若戊先而丁后时,则为官遇财生,而后因伤破,即

使上运稍顺,终无结局,子嗣亦难矣。印格同是贪财坏印,而先后有殊。如甲用子印,己先癸后,即使不富,稍顺晚境;若癸先而己在时,晚

景亦悴矣。食神同是财枭并透,而先后有殊。如壬用甲食,庚先丙后,晚运必亨,格亦富而望贵。若丙先而庚在时,晚运必淡,富贵两空矣。

七煞同是财食并透,而先后大殊。如己生卯月,癸先辛后,则为财以助用,而后煞用食制,不失大贵。若辛先而癸在时,则煞逢食制,而财转

食党煞,非特不贵,后运萧索,兼难永寿矣。丙生辛酉,年癸时己,伤因财间,伤之无力,间有小贵。假如癸己产并而中无辛隔,格尽破矣。

辛生申月,年壬月戊,时上丙官,不愁隔戊之壬,格亦许贵。假使年丙月壬而时戊,或年戊月丙而时壬,则壬能克丙,无望其贵矣。以上举官

星为例,余如印畏财破,财惧比劫,食伤忌枭印,意义相同。救应之法,亦可例推矣。

卷五

 

  化合刑冲

  论十干从化

  经云:甲遇己,得辰戌丑未则旺相。乙遇庚,得巳酉丑则掀轰。丙遇辛,得申子辰则奋发。丁遇壬,得亥卯未则清高。戊遇癸,得寅午戌

则显荣。是以五运以五宫为正庙,我入母宫为福德,我入子宫为盗泄,我入鬼宫为刑伤,我入妻宫为财帛。然子能制鬼,不可概作凶言,当以

五运深浅,及生克制化评断。总之,化气主体,首重日干,年月时次之,须要日辰得旺气,始为美备。若得月中旺气,又得时上旺气,固妙。

若不得月中旺气,仅得时上旺气,亦可用。若月日时具得旺气,则富贵寿考矣。《渊海子平》云:化之真者,名公钜卿;化之假者,孤儿异姓

,及此义也。至于干合又得支合者,如甲戌见己卯,甲辰见己酉之类,同在一旬,必须辩其,阳为君阴为臣。君位居上,臣位居下始顺,反此

则悖逆矣。如甲子见己丑,甲午见己未之类,互见两旬,谓之夫妇聚会。盖遭遇有本郡之夫,亦有他郡之妻,故互见两旬,必须上下和美,贵

神赞助,乃妙。若冲破刑煞,则无益矣。

  又有转角进化者,干合中见支辰四角相顺连者,如甲辰己巳之类,日时遇此,功名易成。有转角退化者,干合中见支辰四角逆连者,如甲

午见己巳之类,日时遇此,功名不晚得,一切迟缓。有坐下自化者,乃干支暗合,如壬午日,丁禄在午,与壬化合。丁亥日,壬禄在亥,与丁

化合是也。戊子、甲午、辛巳、癸巳日同此。然获福之厚薄,仍当随八字全体观之,庶无差误。

  按:化气有得时失令之不同,如化土于季月为得时,反此皆为失令。化木为亥卯未月,及正月,为得时,反此皆为失令。得时者为真化,

失令者为假化。然有真化而经破伤者,不啻真化,此又不可不知。破伤者何?如化土格,而天干间以乙字庚字,暗地化金,盗泄土气,或间以

丁字壬字,暗地化木,损伤土质,即书云:我入子宫为盗泄,我入鬼宫为刑伤是也。资助者何?如化土格,而天干间以戊字癸字,暗地化火,

为土之印,或间以丙字辛字,暗地化水为土之财,即书云:我如母宫为福德,我如妻宫为财帛是也。大运宜忌,亦如是论。再参观五运深浅,

生克制化,则百不失一矣。今人不明此理,但知化气宜真忌假,而不知真中有假,假中有真,甚至谓真始为化气,假者不为化气。尤属谬妄。

殊不知《渊海子平》一则云化之真者,一则云化之假者,此真假同以化言之明证也。《三命通会》泥一阴一阳,夫妇配合,化生万物之说,谓

为一己二甲,一甲二己,皆不能化,只可作妒合论。阜颇不谓然,及观《神峰通考》从化篇,载肖丞相造:癸巳、丁巳、癸酉、戊午,二癸一

戊,作化火格论。又方状元造:辛亥、辛丑、丙子、己亥,二辛一丙,作化水格论。又李知府造:丁酉、丙午、丁巳、壬寅,二丁一壬,作化

木格论。愈觉《通会》之说非是。盖合则化,不合则不化,既名曰妒合,而又曰不化,有是理乎?如白与黑相和则化为灰,黑与红相和则化为

紫,和即和也。及和矣,而仍以本色目之,虽愚之甚者,亦知为不然,若曰一阴一阳,为尽美尽善之化;一阴二阳,一阳二阴,虽不尽美尽善

,而阴阳未尝不化,则无语病矣。甲子春阜改正。

  论十干配合性情与十干合而不合——见《子平真诠》

  论刑冲会合解法——见《子平真诠》

  论合冲刑穿宜忌——见《滴天髓》

  评断

  论大运吉凶

  《三命通会》云:夫大运者,人生之传舍,探命之法,先以三元、四柱、五行生死、格局喜忌,以定根基,然后考究运气,协而从之,以

定平生之吉凶也。盖根基如木,运气如春,春无木而不著,木无春而不荣。根基浅薄者,如蒿莱之微,春风潜发,亦能敷茂,惟不得长久。根

基厚壮者,如松柏之实,虽经腊雪,亦不凋残,故先论根基,后言运气也。凡行运在干,兼用地支之神;在支,则弃天干之物。盖大运重地支

,故有东方、南方、西方、北方之称。大抵损用神者,得运制之;益用神者,得运生之,皆吉,反是则凶。

  论行运喜忌——见《子平真诠》

  论行运成格变格——见《子平真诠》

  论支中喜忌逢运透清——见《子平真诠》

  论流年

  《三命通会》云:流年者,逐年游行之太岁也。主一年之祸福,为四时之吉凶,不可不细察之。经云:太岁乃众煞之主,入命未必为凶,

如逢战斗之乡,必主刑伤本命。盖太岁如君也,大运如臣也。君臣和悦,其年则吉;君臣战斗,其年则凶。经云:岁伤日主,有祸必轻;日犯

岁君,见灾必重。如庚金太岁克甲木日主,谓之岁伤日主,犹之君治臣,父治子,上治下,顺也,虽有舛误,必无大害。如甲木日主,克戊土

太岁,谓之日犯岁君,犹之臣杀君,子杀父,下凌上,逆也,虽有理由,亦遭谴责。若五行有救,四柱有情,其祸较减,如甲木日主,克戊土

太岁,四柱原有庚申金,或大运中亦有金制伏甲木,使之不敢克犯戊土,谓之五行有救。经云:戊己愁逢甲乙,干头需要庚辛是也。如大运与

四柱中有一癸字,与戊相合,谓之四柱有情。经云:壬以癸妹配戊,,凶为吉兆是也。若二字具全,凶反为吉,有一字者,凶半,二字具无,

凶不能解。经云:五行有救,其年反必为财;四柱无情,故论名为克岁是也。又有真太岁,征太岁之说,如甲子日主,逢甲子流年,谓之真太

岁,又名转趾煞,显官得之,其年必有君臣庆会之喜;士人得之,亦主云程进步。惟必须与大运用神协和乃吉,若值刑冲破害则凶。常人遇之

,尤主灾讼,如癸巳日主,逢丁亥流年,日主干支冲克太岁干支,亦曰真,皆主凶祸。如甲子流年,逢甲子大运,谓之岁运并临,独羊刃、七

煞为凶,财官、印绶乃吉。经云:岁运并临,灾殃立至。此指羊刃、七煞言也。大抵日主犯岁君,五阳干重,五阴干轻。若日主带二德,太岁

值用神,则反有益矣;若天冲地擎,柱中原有,流年再见,亦无大凶。若太岁克制生时,或生时克犯太岁,亦主有灾,当以子位断之。真太岁

与征太岁义同。

  论岁运宫限附

  《滴天髓》云:休囚系乎运,尤系乎岁,战冲视孰降,和好视孰切。

  日主譬如吾身,局中之神,譬之舟马引从之人,大运譬所到之地,故重地支,未尝无天干。太岁譬所遇之人,故重天干,未偿无地支。必

先明一日主,配合七字,权其轻重,看喜行何运,忌行何运。如甲日以气机看春,以人心看仁,以物理看木,大率看气机而余在其中。遇庚辛

申酉字面,如春而行之于秋,新伐其生生这机,又看喜与不喜,而行运生甲伐甲之地,何断其休咎也。太岁一至,休咎即显,于是详论战冲和

好之势,而得胜负适从之机,则休咎了然在目。

  按:如甲木日主,生春月,局中有金,堪作制木成财之用,此即舟马引从之人物合格矣。若再逢金土岁运,辅佐用神,此即行舟顺水,马

走平堤,而又遇吉人之相,安得不贞祥获福哉。若局中无金,用神缺乏,岁运又不逢金土,此即未得舟马引从之功,而有逆流悬岩,所遇非人

之险,安得不生灾祸哉。若局中无金,而岁运得土金,补其缺点,此破船遇顺风,高人来摧手之兆,虽危亦安,不可尽作凶言,举甲为例,他

可类推。

  何为战?

  如丙运庚年,谓之运伐岁。若日主喜庚,要丙降,得丙者吉,日主喜丙,则岁不降运,得戊己以和为妙。如庚坐寅午,丙之力量大,则岁

运亦不得不降,降之亦保无祸。庚运丙年,谓之岁伐运,日主喜庚,得戊己以和丙者吉;日主喜丙,则运不降岁,又不可用戊己泄助庚。若庚

坐寅午,丙之力量大,则运自降岁,亦保无患。

  何为冲?

  如子运午年,谓之运冲岁,日主喜子,则要助子,又得年之干头,遇制午之神,或午之党多,干头遇戊甲字者必凶。如午运子年,谓之岁

冲运,日主喜午,而子之党多,干头助子者必凶;日主喜子,而午之党少,干头助子者必吉,若午重子轻,则不降,亦无咎。

  按:以上两条,但言大运冲伐太岁,太岁冲伐大运,并未言日主冲伐太岁,太岁冲伐日主,当与《三命通会》论太岁篇,参观互证,乃为

精确。

  何为和?

  如乙运庚年,庚运乙年则和,日主喜金则吉,日主喜木则不吉,子运丑年,丑运子年,日主喜土则吉,喜水则不吉。

  何为好?

  如庚运辛年,辛运庚年,申运酉年,酉运申年,则好。日主喜阳,则庚与申为好,喜阴,则辛与酉为好,凡此皆宜类推。

  按:以上断命流年宜忌之理,条分缕晰,不难玩索而知。至于宫限宜忌,诸书皆未详言,世人每多不察,殊不知命宫系一生荣枯,小限系

一年之休咎,岂可不重视之耶。如丙火夏生,喜水济之,八字中水无一点,恰逢命宫之壬水子水,补其缺乏,则一生受益无穷矣。如小限逢戊

土克之,或午火冲之,则一年不幸矣。又如庚金秋生,喜火炼之,八字中仅有一点丁火,或巳火,堪作用神,恰逢命宫之癸水克之,或亥水冲

之,则一生困难多矣。如小限逢午逢申,即可助用神之丁,合神之巳,籍生化克,籍合解冲,则一年利达多矣。举此一例,不过略言大概,其

中神奇变化,不可思议,要在智者细心体验之。

  论小运

  《三命通会》云:夫小运者,补大运之不足而立名也。然必须先详八字衰旺喜忌,然后与大运及用神互相较量,吉凶乃定。至于幼童未交

大运,尤宜用此法衡之。大致行死绝煞旺之宫,多主危难;行长生临官之地,多主安宁耳。

论贞元

  《滴天髓》云:造化起于元,亦止于贞。再肇贞元之会,胚胎嗣续之机。

  三元皆有贞元。如以八字看,以年为元,月为亨,日为利,时为贞。年月吉者,前半世吉,日时吉者,后半世吉。以大运看,以初十五年

为元,次十五年为亨,中十五年为利,后十五年为贞。元亨运吉者,前半世吉,利贞运吉者,后半世吉,皆贞元之道。然有贞元之妙存焉,非

特绝处逢生、北尽东来之意也。至于仁之寿终矣,而既终之后,运之所行,果所喜者欤?则其家必兴;果所忌者欤?则其家必替。盖以父为贞

,子为元也。贞下起元之妙,生生不息之机。予著此论,非欲人知考之年,而示天下万世,实所以验奕世之兆,而知数之不可逃也。学者勖之

  按:余每观一种困厄之士,甫行好运,而即病逝,甫掌握兵柄,而即阵亡。及其逝后,往往子孙发达,声名洋溢,世人闻之,莫不有才到

荣华寿有终之憾。而余亦百思莫知其故,及读此论,疑义乃明。继又读纪文达《阅微草堂笔记》,载常见一术士云,凡阵亡将士,推其死绥之

岁月,运必极盛,盖尽节一时,垂名千古,馨香百世,荣逮子孙,所得有在王侯将相之上者故也。于是而益信贞元之论,具有至理,发前人所

未发也。

  六亲

  论六亲

  《滴天髓》云:夫妻因缘宿世来,喜神有意傍天财。

  按:妻与子一也,局中有喜神,一生富贵在于是,妻子在于是。大率依财看妻,如喜神即是财神,其妻美而富贵,喜神与财神不相妒忌,

亦好,否则克妻,或不美,或欠和。然看财神,又有活法,如财神薄,须用助财。财旺身弱,又喜比劫,财神伤印者,要官星。财薄官多者要

伤官。财气未行,要冲者冲,泻者泻。财气流通,要合者合,库者库。若财神泻气太重,比劫太露。及身旺无财者,必非夫妇全美也。至于财

旺身强,必富贵而妻妾。用者当审辩其轻重如何。

  子女根枝一世传,喜神看与杀相连。

  按:大约依官看子,如喜神即是官星,其子贤俊。喜神与官星不相妒亦好,否则无子,或不肖,或有克。然看官星又须活法,如官轻要助

官,煞重身轻,又须印比,无官只论财。若官星阻滞,要生扶冲法,官星泄气太重,须合逢助。若煞重身轻而无子者,必多女。

  父母或降与或替,岁月所关果非细。

  按:子平之法,以偏财为父,以正印为母,而断其吉凶,十有九验。然看岁月为紧,岁气有益于月令者,及岁月不伤夫喜神者,父母必昌

。岁月财气斫丧于时支者,先克父;岁月印绶斫丧于时支者,先克母。又须活看局中大势,不可专泥财印论,中间隐隐露露,其兴旺之机,不

必在财印,看生财、生印,与财生、印生之神,而损益舒配,并及阴阳多寡之论,无不验矣。

  兄弟谁废与谁兴,提用财神看重轻。

  按:败财、比肩、羊刃皆兄弟也。要在提纲之神,与财神喜神,较其轻重。财官弱,三者显其攘夺之迹,兄弟必强;财官旺,三者其助主

之功,兄弟必美;身与财官两平,三者伏而不凶,兄弟必贵;比肩重而伤官财煞亦旺者,兄弟必富;身旺而三者不显,有印,兄弟必多;身旺

而三者又显,无官,兄弟必衰。

  论宫分用神配六亲——见《子平真诠》

  论妻子

  《子平真诠》云: 大凡命中吉凶,于人愈近,其验益灵。富贵贫贱,本身之事,无论矣,至于六亲,妻以配身,子为后嗣,亦是切身之事

。故看命者,妻财子提纲得力,或年干有用,皆主父母身所自出,亦自有验。所以提纲得力,或年干有用,皆主父母双全得力。至于祖宗兄弟

,不甚验矣。以妻论之,坐下财官,妻当贤贵;然亦有坐财官而妻不利,逢伤刃而妻反吉者,何也?此盖月令用神,配成喜忌。如妻宫坐财,

吉也,而印格逢之,反为不美。妻坐官,吉也,而伤官逢之,岂能顺意?妻坐伤官,凶也,而财格逢之,可以生财,煞格逢之,可以制煞,反

主妻能内助。妻坐阳刃,凶也,而或财官煞伤等格,四柱已成格局,而日主无气,全凭日刃帮身,则妻必能相关。其理不可执一。既看妻宫,

又看妻星。妻星者,干头之财也。妻透而成局,若官格透财、印多逢财、食伤透财为用之类,即坐下无用,亦主内助。妻透而破格,若印轻财

露、食神伤官、透煞逢财之类,即坐下有用,亦防刑克。又有妻透成格,或妻宫有用而坐下刑冲,未免得美妻而难偕老。又若妻星两透,偏正

杂出,何一夫而多妻?亦防刑克之道也。至于子息,其看宫分与星所透喜忌,理与论妻略同。但看子息,长生沐浴之歌,亦当熟读,如“长生

四子中旬半,沐浴一双保吉祥,冠带临官三子位,旺中五子自成行,衰中二子病中一,死中至老没儿郞,除非养取他之子,入墓之时命夭亡,

受气为绝一个子,胎中头产养姑娘,养中三子只留一,男子宫中子细详”是也。然长生论法,用阳而不用阴。如甲乙日只用庚金长生,巳酉丑

顺数之局,而不用辛金逆数之子申辰。虽书有官为女煞为男之说,然终不可以甲用庚男而用阳局,乙用辛男而阴局。盖木为日主,不问甲乙,

总以庚为男辛为女,其理为然,拘于官煞,其能验乎?所以八字到手,要看子息,先看时支。如甲乙生日,其时果系庚金何宫?或生旺,或死

绝,其多寡已有定数,然后以时干子星配之。如财格而时干透食,官格而时干透财之类,皆谓时干有用,即使时逢死绝,亦主子贵,但不甚繁

耳。若又逢生旺,则麟儿绕膝,岂可量乎?若时干不好,子透破局,即逢生旺,难为子息。若又死绝,无所望矣。此论妻子之大略也。

  按:《滴天髓》与《子平真诠》论六亲法,由常而变,参伍错综,学者固宜细读。然子平之常法,亦不可不知,如以五行生克论偏财旺者

主父寿;比劫重者主父丧;正印有气者主母寿;财旺破印者主母丧;比肩劫财旺者雁行众;正官七煞盛者昆仲希;正财得令,官煞有权,男命

则妻贤子盛;叠逢比、刃、伤、食者,则又有鼓盆丧明之痛。官煞不杂,而有精神,伤食不繁,而居旺相,女命则夫荣子贵;重见伤、食、枭

、印者,则又有敬姜器夫器子之悲,此皆理之自然者也。又有以四柱次序论者,年为根,为祖宗,月为苗,为父母,日为花,为己身与妻宫;

时为实,为子宫。年、月值用神占优势,而不犯空亡冲克刑破者,必叼祖宗父母庇荫。日时值用神占优势,而不犯空亡冲克刑破者,自身固多

建设,而妻和子贵,尤不待言,反是则不足观矣。

  妇幼

  论女命——见《地天髓》

  论童造

  《滴天髓》云:论财论杀论精神,四柱和平易养成,气势攸长无削丧,杀关虽有不伤身。

  财神不党七杀,主旺精神贯足,干支安顿和平。又要看气势,如气势在日主,而日主雄壮者;气势在财官,而财官不叛日主;气势在东南

,而五七岁之前,不行西北;气势在西北,而五七岁之前,不行东南。行运不逢前丧,此为气势攸长,虽有关杀,亦不伤身。

  按:观童造之成立与否,其要诀在“主旺,精神贯足,干支安顿、和平。”二句,然有主旺而精神暴露者,太过也,非贯足也。主弱而精

神败脱者,不及也,非和平也,皆难成立。太过者,行剥削岁运;不及者,行生扶岁运,乃主成立,此又不可尽泥。

  杂说

  论双生

  钱塘舒继英《乾元秘旨》云:双生之别,命主太旺,幼者胜;命主太弱,长者胜;命主不旺不弱,长幼略同。

  论平常命

  《乾元秘旨》云:大吉大凶之命,一望而知,易于推算。若中庸之辈,只可断其大概。必谓当为某等人,不作某等业,抑知士农之子,长

为士农;工商之子,长为工商耶。

  论富贵命

  《乾元秘旨》云:一日不过十二时,所产何止数万人,虽五方风土不齐,要亦大率相类。凡大富大贵之命,往往世不偶生,而贫贱者恒曾

见叠出,何欤?盖天地之精华,独酝酿于此一日,发泄于此一时。辟诸祥麟彩凤,原不多见,若泛泛化生于阴阳五行之内,不啻吠犬鸣鸡。何

地无之。

  按:大富大贵之命,往往世不偶生,而贫贱者恒曾见叠出,此数语诚为确论,足补古人之不逮。然间有同一八字,而富贵贫困迥异者,此

变格也,不可以常法衡之。其理由备列《星命十家》常变篇,兹再节录先贤所记事实二条于后,俾可参考。

  纪文达《阅微草堂笔记》云:……余当以闻见最确者,反复深思,八字贫富贵贱,特大如是,其间乘除盈缩,略有异同。无锡邹小山先生

夫人,与安州陈密山先生夫人,八字干支并同。小山先生,官吏部侍郎,密山先生,官贵州布政,均二品也。论爵,布政不及侍郎之尊;论禄

,则侍郎不及布政之厚,互相补矣。二夫人并寿考,陈夫人早寡,然晚岁康强安乐;邹夫人白首齐眉,然晚岁丧明,家计亦薄,又相补矣。此

或疑地有南北,时有初正也。余第六侄,与奴子刘云鹏生时,只隔一墙,两窗相对,两儿并落草,非惟时同刻同。侄只十六岁而夭,而奴子今

尚在,岂非此命所赋之禄,只有此数,侄长生富贵消耗先尽,奴子长生贫贱,消耗无多,禄尚未尽耶。盈虚消息,理似如是,俟知命者,更详

之。

  (略录)制军与其中军八字相同,是日生人皆贵,因制军生于牢狱,得贯索星对照命宫,更主荣显。某君算命者都算为乞丐命,而其人奋

志攻读,登甲第,放知县,擢郡守。后钦天监精于算命者,算得其生日有文曲星高照,天厨化解,若再生于文明之地,必贵。果其母避难他乡

时,值日暮,将欲分娩,而栖之无地,因于棂星门左产焉。儿之贵,果为是欤,命之理微矣。

  论时刻及夜子时与子时正不同

  万育吾曰:昼夜十二时,均分百刻,一时有八大刻,二小刻。大刻总九十六,小刻总二十四,小刻六,准大刻一,故共为百刻也。上半时

之大刻四,始曰初,初次初一,次初二,次初三,最后为小刻为初四。下半时之大刻亦曰四,始曰正,初次正一,次正二,次正三,最后小刻

正四。若子时,则上半时在夜半前,属作日,下半时在夜半后,属今日。亦犹冬至得十一月中气,一阳来后,为天道之初耳。古历每时以二小

时为始,乃各继以四大刻,然不若今历之便于筹策也。世谓子午卯酉各九刻,余皆八刻,非是。《星平大成》云:余初不明一夜字,询诸监中

友人始知。子正者,今日之早,非作日之晚也。夜子者,今日之夜,非今日之早也。观十二生肖阴阳可知,牛兔羊鸡猪属阴,其蹄爪双偶,蛇

阴甚,不见足。虎龙马猴犬属阳,其蹄爪单奇,独鼠前两只脚属阴,四爪,后两只脚属阳,五爪,故夜子时属阴,而子时正属阳。如康熙辛未

年十二月十七夜子时立春,十七亥时末刻,尚未立春,若不知此,必差讹一年矣。

  按:假如甲寅年,正月初十,辛酉,夜子时立春,其人正月初十日,午后九点后,十一点前,亥时生,即作癸丑年,乙丑月,辛酉日,己

亥时推。如在初十日,午后十点后,十二点前,夜子时生,即作甲寅年,丙寅月,辛酉日,庚子时推。(用壬日起庚子时。)所谓今日之夜,

非今日之早也。如在初十日,午后十二点后,一点前子时正生,即作甲寅年,丙寅月,壬戌日,庚子时推,所谓今日之早,非昨日之晚也。若

夫推行运之零借,命宫之过气,尤当知此。

  定寅时法

  定日出日没时法

  定月出月入法

  看日定时法

  看日定时之图

  看月定时法——(以上五篇略)

  论男女合婚

  西溪逸叟曰:男女合婚之说,由来久矣。男家择妇,看夫子二星,盖夫幸子益,其福必优也。女家择夫八字贵得中和之气,盖不偏不依,

其寿必长也。若男命比肩、劫财重者,必择女命食神、伤官重者配之;女命食神、伤官重者,必择男命比肩劫财重者配之,始可琴瑟和谐,子

嗣繁衍。若泥于俗书所载,不论命之何如,仅观男女生年之三元九宫,而谓生气、天乙、福德为上婚,绝体、游魂。归魂为中婚,五鬼、绝命

为下婚,牵合非论,毫无义理,岂不误人良缘耶?至于骨髓破、铁扫帚、六害、八败、狼藉、飞天、大败、孤寡等煞,但以人之所生年支,硬

配日月支一字,尤为谬妄。夫以年、月、日、时干支八字,及五行生克,论人吉凶,犹虞不足,岂可弃日时等六字,只论年月二字,即可判断

灾祥乎?他如进财、退财、望门鳏、望门寡、夫多厄、妻多厄,种种名目,只以生年纳音所属之金、木、水、火、土硬配一字,荒诞不经,更

无庸深辩矣。

  按:男家择妇,贵看夫子二星,女家择夫,贵得中和之气,此二语,乃合婚之要法。然看夫星,不可泥正官,而日主平正者,因以官、煞

为夫星。官煞盛,而日主衰弱者,又当以伤食为夫星。官煞缺,或官煞衰,而日主盛者,又当以

  财为夫星。若食神伤官不弱,而日主有气者,因食伤为子星也。食伤盛,而日主衰者,又当以枭印为子星。参伍错综,其法不一,岂可见

伤官即云妨夫,见枭神即去克子也。至于中和之气,尤难辨别,即能辨别矣,其义太狭,中选颇难,必须统观命运,乃无遗憾。若但观八字,

五行不缺,财、官、印、食势力平均,即谓得中和之气,吾恐寿元虽高,究不免失之平庸,断难显扬。试问此等命,择夫婿者,亦何取焉,若

夫日主衰者为不及,日主盛者为太过,似皆失中和之气矣。然日主衰,而得比劫印绶之大运者,不可以不及论,当以得中和之气言也。日主盛

,而得财官之大运者,不可以太过论,亦当以得中和之气言也。人之命运大都类比,其清纯者,则富贵寿考;其次者,亦名利兼优;其最次者

,亦身家具泰。择夫婿者,能得此造,岂非大幸福耶。至于男命比肩、劫财重者,择女命伤官、食神重者;女命伤官、食神重者,择男命比肩

、劫财重者配之。似合正理,然按五行,每多抵触。不若以男女命之五行,斟酌损益,以决从违。如男命木盛亦金者,得女命之刚金补之,则

为尽美。得土生金者亦佳。得火者,较次。得水木者,则无取矣。如女命金刚喜火者,得男命之烈火助之,则为尽美。得木生火者,亦佳。得

水者较次。得金土者,则无取矣。余仿此。若夫三元九宫,上中下婚,及骨髓破、铁扫帚,诸般恶煞之说,毫无义理,万不可信。西溪先生辟

之甚是。《协纪辩方》书载明删除,亦本此说,学者宜参观之。

卷六

  先贤名论

  子平源流考

  明通赋

  元理赋

  气象篇

  五行生克赋

  六神篇

  碧渊赋

  玄机赋

  形象论

  方局论

  八格论

  体用论

  清浊论

  真假论

  寒暖燥湿论

  论盖头

  论阴阳生克

  论十干有得时不旺失时不弱

  论外格取舍

  论时说拘泥格局

  论杂格

  论星辰无关格局

  以上各篇录自《星平会海》、《三命通会》、《渊海子平》、《子平真诠》、《神峰通考》《滴天髓》。此处省略。

卷七

  润德堂藏稿——为推命范例

  为某君推

  戊子 乙卯 戊戌 甲寅

  安命癸亥

  初二丙辰 十二丁巳 廿二戊午 卅二己未 四二庚申 五二辛酉 六二壬戌 七二癸亥

  戊属中央之土,生二月,春气秀泻,万物发生,土之功用,可谓大矣。惜甲寅与乙卯齐逢,木盛又嫌土衰,必须火以生土,金以制木,而

后乃为完全。今观八字,金与火皆暗藏,其力太微,以致椿庭先逝,功名无成,然堂棣联三,权力早握,亦辛事也。二十七岁前,损益各半。

二十八岁八月十六日,交午运,第一二年,犹未尽佳,宜善处之。三十岁丁巳,至三十二岁己未,外华美,内喜庆,快哉快哉。三十三岁交己

运上层楼开眼界矣。三十八岁交未运,灾耗。四十三岁交庚运,接申运,至乐无忧。五十三岁外,静居为是。妻迟,子一。

  肖注:本命官煞混杂,身弱无印,《滴天髓》对该类命的批断范例是:戊午 己未 壬申 辛亥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甲子 乙丑

  此造官杀并旺当令,喜日坐长生,时逢禄旺,足以敌官挡杀。坐下印绶,引通财杀之气,运走西北金水之乡。所以少年科甲,裕经纶于管

库,人推黼黻之工,乘抚宇于催科,世让文章之焕。

  任氏曰:官杀混杂者,富贵甚多。总之杀官当令者,必要坐下印绶,则其杀官之气流通,生化有情:或气贯生时,亦足以扶身敌杀。若不

气贯生时,又不坐下印绶,不贫亦贱。如杀官不当令者,不作此论也。

  由此观之,本例巳午未应为美运,庚申运较差,且官煞混杂而当令,则其太旺,若行食伤运强制之,为以弱制强,只能触其怒耶,恐欠佳

,那来得至乐无忧?看来,袁批命也仅此而已。不过,通过本书可以看出袁知识渊博,对命理的基本理论概念考证精确,但无甚发挥。不过,

令人不解的是,袁何以算的该人仅有一子?

  本卷共录三十三命造,由上造可见袁批命技艺之一斑。其余不录。

卷八

  星家十要

  学问

  长安赵展如中丞序《自评真诠》云:星命虽为小道,而所系大焉。近世术士,为糊口计,莫能深究其理,故学术多不精。学术不精,则信

者寡。信者寡,则非分之营求愈炽,而安命者愈稀。君子忧之,观此可知学问之道,贵乎深究其理。然欲深究其理,宜多读书。不仅宜多读星

命书,凡经、史、子、集,有关于星命学者,亦宜选读。既增学问,又益身心。用之行道,则吉凶了然,批谈不俗;用以律己,则行藏合理,

人格自高。有心斯道者首当知此。

  另有:常变、言语、敦品、廉洁、勤勉、警历、治生、济贫、节义共十篇。其余九篇不录。

  星命事实丛谈

  ……《东坡志林》云:退之诗云,我生之辰,月宿直斗。乃知退之磨蝎为身宫,而仆乃以磨蝎为命,平生多得谤誉,殆是同病也。……

  命理探源补遗

  论流年神煞及月建吉凶

  《古歌》云:

  太岁剑锋伏尸同,二曰太阳并天空,

  三是丧门并地丧,四为勾绞贯索同,

  五值官府联五鬼,六逢死符小耗从,

  七见岁破与大耗,八临暴败天厄宫,

  九应飞廉白虎位,十来卷舌福星宗,

  十一天狗吊客患,十二病符且莫逢。

  以生年为主,每句一位,以次顺排,假如今年甲子流年,即以子起太岁、剑锋、伏尸,丑起太阳、天空,寅起丧门、地丧,卯起勾绞、贯

索,辰起官符、五鬼,巳起死符、小耗,午至亥,仿此推,余年同。

  按:流年神煞古歌,共十二句,应十二支,载在《神峰通考》及《星平会海》等书。然凶煞有十之九,吉神仅十之一,其不适用可知。今

人固执此说,辄谓人之命宫,如值流年吉神,其年则福,值凶煞,其年则祸。又谓小限起生月,逆行十二位,值吉神,其月则吉;值凶煞,其

月则凶。舍干支五行生克之理,而惟务此虚文,宜其毫无效验,贻讥大雅,故此篇不列于神煞门,而评断门,又但论宫限之向背理由者,盖欲

革除此俗习也。兹因友人函询,特补录之。

  古今地名异同歌诀

  浦二田《酿蜜集》云:

  冀为直北与山西,青兖上东国是齐,

  徐扬连跨两江浙,湖广荆州楚所基,

  豫属河南洛阳地,梁为滇蜀雍陕西,

  更增福建号八闽,百粤分作广东西,

  贵州是汉藏戈郡,古今名号多参差。

  按:卷四论九州分野宜忌篇,所言九州,曰冀、青、兖、徐、扬、荆、梁、雍、豫、乃夏制也。

  化气五行生克名词表

  日主横推 甲作戊,乙作辛,丙作壬,丁作乙,戊作丙,己作己,庚作庚,辛作癸,壬作甲,癸作丁

  化劫财 己庚辛壬癸甲乙丙丁戊

  化食神 庚辛壬癸甲乙丙丁戊己

  化正财 辛壬癸甲乙丙丁戊己庚

  化七煞 壬癸甲乙丙丁戊己庚辛

  化正印 癸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

  化比肩 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化伤官 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甲

  化偏财 丙丁戊己庚辛壬癸甲乙

  化正官 丁戊己庚辛壬癸甲乙丙

  化偏印 戊己庚辛壬癸甲乙丙丁

  凡遇化气之命,先将日主化出正五行,如日主为甲,与己作合,则甲旁书作戊字,盖甲己化土,甲属阳,当为阳土,戊即正五行之阳土也

。然后将年月时之天元次弟化出,以之配戊,看当属何名词,如见甲为比肩,见乙为伤官之类。支藏人元,亦如是推,惟日主遇己庚者,仍作

己庚论。试再列式于下以明之。

  某武员外造

  化比

  甲申

  化食煞印

  化劫

  己巳

  化食财印

  日主

  作戊

  甲子

  化印

  化劫

  己巳

  化食财印

  初七庚午,十七辛未,廿七壬申,卅七癸酉,四七甲戌,五七乙亥,六七丙子,七七丁丑。

  吴君造

  化印

  甲戌

  化伤财煞

  化劫

  乙亥

  化财印

  日元

  作庚

  庚午

  化财印

  化食

  丙子

  化官

  初九丙子,十九丁丑,廿九戊寅,卅九己卯,四九庚辰,五九辛巳,六九壬午,七九癸未。

  以上所陈,仅就化气生克名词而言,至看命之法,不可尽拘于忌官煞,喜财印之说,盖有常有变,生克制化,亦如正五行之变化无穷,神

而明之,存乎其人也。

  心算命宫法

  凡推命宫,须以生月,(如过中气,作次月之数推。)生时之数合算,(寅一、卯二、辰三……丑十二)得十四为本位。如月时之数,不

满十四者,当加之,(加之十四为止)即以所加至数为某宫,如加满十四数者,当加至二十六为本位,即以所加之数为某宫。若推小限,须以

命宫之数,与生年之数合算,再减本流年之数,即以所余之数为某限。如命宫与生年之数合算,再不足减本流年之数者,当再加十二。若减本

流年之数二有余者,当再减十二,均以所余之数为某限。

  跋

  星命之学,通人未必习,习之者未必皆通。人以其书或有文无诀,或有诀无文,究其诀与文,又类失之鄙俚,俗积学之士,不得其诀。遂

厌其文,游食者流,不讲其文,专秘其诀,故学者难之。袁君是书,举前人之诀,悉发其秘,穷源竟委,了无余蕴,虽无师传,可以执卷而求

,不致恍惚迷离,如坠五里雾中,茫然不知崖岸,其加惠后学,岂浅鲜哉。至文章渊雅,议论明通,涤尽鄙俚俾俗之迹,俾俗士读之,绝无扦

格之弊;通人读之,益相赏于牝牡骊黄之外者,又其余事也。丙辰八月,蜀南刘汉光缉熙甫谨跋。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