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白斋主——奇门探索录

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

 
 
 

日志

 
 

算术与属性数学(二)  

2011-06-03 17:33:10|  分类: 河洛八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算术与属性数学(二)
作者:赵致生
第二章:属性数学的数理结构
第五节:神秘的自然数
自然数的产生,对于人类来说,一直是一个谜。对于它的起源,不同的科学体系与不同的学科之间说法也各不相同。因为人类自身的起源问题,到现在也一直是一个说不清楚的漫长过程问题。漫长的进化里程中数字的产生,同样伴随在人类的神秘进化过程之中,难割难分。更有甚者,有人把数字的产生归结于生命的原始。只要是有了生命,就一定会产生数字的认知。所有有意识的动物,都应该对数字有所认知。甚至说数字就是生命的原始,数字是意识的源泉,原始生命中的意识产生,就标志着数字的诞生。所以,人类说不清楚数字究竟是客观存在,还是主观意识。说不清楚它究竟诞生在人类进化的某个环节上,或者生命产生的某个环节之中。
生存在地球上的人类,尽管种族不同,民族不同,语言不同,文字、文化不同。但是,他们都在用不同的符号,在没有任何事先约定、没有任何事先规范的自由条件下,表达着同一个数字系统。这也是千真万确的现实。数千年间,语言、文字、文化在变迁,数万年间,人类的进化与科学发展在日新月异。数字竟然是人类进化里程中一个不变的永恒。尽管各民族、各地域、各种文化之间存在着各种形式上的千差万别。但是自然数,却是人类文化中一个从盘古至今没有任何变化的系统。
人类对自然数系统符号表达上的结构相同,却产生了对数字概念上的理解不同。尽管全世界人类对数字理解之概念各异,但是,全世界的人类却具有相同的四则运算法则,展示出人类具有相同的数字计算功能。而且,随着人类对数字计算功能的一步一步开拓进步,人类通过数字计算科学的发展,从原始简单的你、我、他的认知表达,发展到现在,大到已经认知了地球与太阳,直至宇宙。小到已经认知了原子、电子、光子、夸子,直至宇宙中的暗物质。
数字还是那几个数字,自然数还是那一列自然数。在人类数万年的进化过程中,在人类数千年的现代科学技术发展过程中,竟然没有一例客观存在的规律与事实,可以改变自然数的结构性,没有一个定律与原理,可以重组自然数的序列性、可以否定它的精确计算性。自然数与人类同在,自然数与自然同在。大自然在永恒的运动,人类在不断进步,为什么自然数却永恒不变?
神奇的自然数,神秘的自然数,让人类对它研究了数万年,还摸不到它的真谛,还不能了解它的真知。
自然数的神奇,自然数的神秘,不能不让人类对它产生无限的猜测与假想。
如果说,自然数来自人类对大自然客观存在事物与物质,经过意识高度抽象后产生。那么,又是谁能从大自然中抽象出如此准确的自然数结构。而且竟然是全人类不约而同的一致。我们并不相信上帝在造物的同时就造出来了数。却又无法解释如此准确的抽象过程,是产生在什么条件下。数字既然是人类意识成功的对大自然存在的高度抽象,那么,为什么如此准确的抽象在人类的历史上只有这么一次?
如果说,自然数是大自然客观存在的具体,那么,这个具体的质、性、量为什么能与人类意识完璧合一?
东方人定义自然数是表达大自然客观存在的具体,自然数就是表达属性客观存在的具体。西方人定义它是人类意识的高度抽象,自然数就是人类从大自然中高度抽象出来的意识。那么数字岂不是成了人类可以任意切磋在客观与主观之间的任意?要么,数字就必然是客观存在与主观意识之间可以切分、切合的唯一。
应该说,人类对数字的认知还是模糊的,现代哲学家还说不清楚它究竟是客观存在还是主观意识。人类的考古科学家也说不清楚数字究竟是如何由来。现代的生物学家也说不清楚:数字究竟是人类特有还是动物共有,……。最悲惨的是,当代的数学家们,还说不清楚数字的质概念,以及为什么自然数能在人类数万年的进化里程中,保持一列数字不变的永恒?东、西方对自然数的理解可以大相径庭,四则运算的法则却彼此相同。东、西方的自然数研究走的是两条不同的路,造就了两个不同的文化体系。却在海森堡测不准原理、三体混沌问题发现之后,重新走向了不约而同。但是,中国人对属于自己的自然数科学研究,了解的太少、太少了。甚至已经不知道自己的文化起源于一个什么样的自然数结构框架之上,不知道易经产生的‘极数知来’古老数学思想。更不知道儒家‘有为而有不为’思想、道家‘无为而无不为’思想,都来源于远古形意数学中‘有序而有不序’‘无序而无不序’的辩证数学思想。中国人真到了需要彻底的学点算术与或然率的时候了,真到了挖掘自己的古老数学文化,重新崛起的时候了。彻底告别天子神文化之独尊,告别西学独尊,走进属于自己的数学领域,走进数学是百学之基的新理念之中。

第六节:属性数字一的产生
数字一,是东、西方数学对自然数认知的共同起点。都在用它表达一个具体的客观存在事实,表达大自然中一个独立存在的具体事物、事件、或物质。它与人类的意识认知中的有无,存在一种辩证关系。就是人类意识认知到了的有,则为一,人类没有意识认知到的是无,则为无一,或者称为零。有一,无一就成为主观与客观在数字一问题上的切分点。
人类意识认知到的客观有一,并不一定是真一,也或许是假一。而人类意识到的客观存在无一,则受人类意识认识的局限,不一定是真正的没有。也就是说,对人类意识认识到的有一,则存在真一,假一之别,而对人类意识认识到的无一,则有真无,假无之分。
显而易见,客观存在的数字一,只存在有、无两种情况。而在人类的意识认识中,则产生了四种主观与客观辩证关系上的不同:真有、假有;真无、假无。也就是说,人类的意识认识与自然的客观存在在数字一的准确确定认识上,出现了逻辑结构偏差。本来属于简单的肯定与否定与存在与不存在唯一对应的意识判断,却变成了一个复杂的逻辑结构不同偏差。如何解决它的唯一准确性表达问题呢?
东、西方数学采用了两种不同的方法,解决了这个问题。
西方数学采用了偏重于意识认识过程中的高度抽象作用,把人类意识认识过程中的肯定与否定判断产生的有、无结论,作为认识客观存在中数字一的有无认定标准。并由此建立了高度抽象的自然数数字体系。并由此产生了西方经典数学理论体系。
东方数学采用了偏重于客观存在的具体性作用,利用人类意识认识与客观存在所产生的逻辑结构偏差在主观与客观之间修正它的认知偏差。也就是我们前面文章中多次讲到的或然率。
我们可以用或然率表达客观存在与主观意识之间的逻辑偏差为:1/2。并由此产生了或然率对自然数具体属性认识的不断用或然率修正的自然数数字的具体认知体系,并由此建立了算术计算技术分支、与数理科学两大具体的科学系统。
抽象与具体的逻辑侧重,使东、西方数学两个系统对自然数数字一的概念理解,产生了不同。
西方经典数学通过高度抽象方法,对大自然客观存在的事物与物体,可以分门别类的抽象成相同的数字一,也可以把不同种类、不同属性的事物或事件高度抽象成数学概念上相同的一。用自然数的无穷无限来表达大自然的无限与无穷。所以,它可以通过定义的方式,形成公理体系。在所有事物都可以抽象为数字化表达的一的条件下,产生1+1后继形式的数学归纳法。
东方数理科学,侧重在表达具体一的存在,所以,它认为,大自然是由无数个具体不同的一构成的。每一个具体一之间,都是不相同的。大自然中所有的一都是不相同的,世界上不存在两个完全一致的一。所以,也不存在1+1后继形式的数学归纳法。
综上所述,东、西方数学对自然数数字1的认知,具有相同性与不同性。相同的观念是大自然都是由无数个数字一构成的结构理念。不同的是一与一之间的关系:西方数学是高度抽象产生的相同,一个是具体存在所产生的客观不同。
我们通过或然率,可以看出,东、西方数学在数字一问题上产生的认知分歧,正是或然率表达的修正内容。西方数学的高度抽象产生的客观存在与主观意识之间的有无关系唯一对应关系。正是或然率不需要修正的部分,而主观意识与客观存在之间产生的另外两个辩证关系,则需要或然率进行持续的后继修正。也就是说,东方数学在客观与主观产生的辩证关系中,真有、真无,是或然率不需要修正的正确认知,而假有,假无,则需要或然率持续认知后进行修正。这就是说,西方数学在数字一的认知问题上,只肯定了人类意识对客观存在认识的正确性。却忽视了人类意识对客观存在认识的需要修正性。而东方数学则从自然数数字一,就开始重视了修正客观存在与人类意识认识之间的偏差修正问题。才能确保在后继的逻辑判断中保持或然率的高准确性。
数字一,是自然数数理研究的本源问题。是人类数学科学的起始。一的数理概念清晰了,自然数的整体系统认知也就容易了。一的数理概念模糊与糊涂,整个自然数的结构理念就会无法理解。所以,从这个理念上来说,数学就是研究数字一的科学,就是研究数字一与数字一之间关系的学问。

第七节:属性数字二的产生
自然数数字二,表达的内容是两个一之间的关系。所以,就数量而言,就是两个一。
但是,由于东、西方数学由于对数字一认知的不同。由于高度抽象产生的意识认知相同与具体客观存在的不同,两个一之间,则存在相同的共存体与不同的共存体之间的本质差异。也就是说,西方经典数学表达的内容是两个相同的一构成的一体结构关系。东方数学表达的则是两个不同的一构成的一体关系。
西方经典数学对自然数数字二的认知,相对比较简单,因为两个一之间的量关系结构就是两个一。因为两个一,都被高度抽象成两个完全相同的一,所以,并不需要量值范畴之外的其它数学理论分析。
但是,东方属性数学则不同。因为两个一是具体存在差异的不同一。则存在量值范畴之外的相关属性具体分析。也就是说,自然数数字二,还存在量值数理之外的其它数理关系。那么,数字二除了量值内容外还有哪些具体的结构关系呢?
一、具体属性与具体属性的结构关系。
这种结构关系,我们在前面的文章中也讲过。就是两个不相同的一构成的阴阳辩证关系。无二不可言阴阳,是二皆可言阴阳。中国古老的阴阳学说,就是研究数字二的数学,就是研究两个属性结构关系的数学学问。也就是说,大自然中有无数多个一,同样也存在无数多个二。无数多个二,它们都是由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一,结构成的。而且在这种结构中,两个一之间的属性差异,必然可分为一阴,一阳。这样,我们从主观与客观两个角度来分别认识数字二的时候,就产生了两个理论:一个是对数字二的主观定义,一个是对客观存在的‘二’事物的规律探索。其实,这两个理论我们在前面的文章中都已经讲的很多了。只是没有系统的把它用人类禀性与自然属性的具体范畴来划分归类。
现在我们把人类对自然数数字‘二’的意识认识,表述为:两个不同的‘一’相互之间形成的结构、运动、变化关系。我们定义为数学概念上的‘二’。两个一之间的具体属性差别与不同,我们定义为阴属性、阳属性。显而易见,这是人类通过意识认识得到的一种定义性的确定关系。我们且称它为数字二的意识定义、或数字二定理。
那么,大自然中客观存在的‘二’事物,它们的阴阳属性客观存在,又是展示出什么样的规律与内容呢?中国远古人类依据数字二定理,建立了阴阳学说。揭示了大自然客观存在中的阴属性与阳属性的结构、运动、变化规律。这就是大家熟悉的古老阴阳学说。
在数字二定理与阴阳学说之间,存在着一种客观属性与主观属性的阴阳认知相同与不同。如何看待这些相同与不同之间的相关关系。如何修正这种相关关系中的误差与错误。则是我们需要谈的下一个问题:
二、或然率的修正关系。
或然率在数字二的范畴内,存在两种修正关系。一种修正关系是产生在数字二定理与阴阳学说之间的或然率。一种修正关系是产生在数字一与数字二之间的或然率修正关系。它们都是在表达大自然属性的客观存在与人类禀性意识认知之间的相关关系。前一种或然率的修正关系,本人在前面文章中已经多次讲过了,虽然比较零散,但是,内容大家都比较清楚了。而且后面还有或然率修正专题。这里就不再重复介绍。这里重点讲一下数字一与数字二之间的或然率修正关系。
数字关系之间的或然率修正,主要是解决数字一在客观存在内容中的有一,无一认定;与人类意识认识过程中产生的真有、假有;真无、假无四个判断逻辑的分歧上。数字二的产生,则使这个判断逻辑产生了新的内容变化关系。具体来说,就是站在认知数字一的原始原则上,如何认知数字二?如何保持大自然都是由各不相同的无数个独立存在的一构成的,这一自然数起始概念的持续正确性?
由此,我们把由两个数字一构成的新阴阳属性关系,也视为一个由阴阳属性构成的新一。但是,它又不同与我们认知自然数时所定义的原始概念数字一,所以,称其原始概念产生的数字一为先天的一,而称阴阳属性构成的新一,为后天的一。显而易见,先天的一,与后天的一之间的或然率是一个先天一与先天一之间的组合关系。即所有先天一之间的取二组合。如果先天一有N个,那么,后天阴阳构成的新一,则有N*(N-1)个。于是,我们可以得到在数字二认识的范畴内,真一、假一的或然率,使人类通过自然数的认知,保持意识判断逻辑与自然属性逻辑的完美一致性。

第八节:或然率修正概念被易经文化中断
属性数字持续的后继产生,是在或然率不断修正的过程中,始终保持与原始自然数认知的一致性进行的。但是,由于天子神文化诞生之后。这种认知,被易经天子一言堂神文化所阻断。因为天子可以禀承天意,天子说的话就是圣旨,所以,对于天子的圣意,是不准许进行任何怀疑与修正的。所以,易经中侧重强调了预测的重要性,宣扬了占卜与筮术的灵验性,而取代了不断修正的或然率科学性。
而或然率则在易经神文化诞生后,从属性数字持续后继产生的不断修正使命中,也走向了对先天八卦与后天八卦之间的变化关系的一种概率表达。周公利用或然率,把八卦,演绎成八八六十四卦,把形意文化时代产生的形意数学思想与思维方法,禁锢在易经文化的卦、爻系辞之中,形成了独尊天下的天子神文化。
以卦、爻系辞为结构主体的易经文化独尊与圣旨一言堂是封建思想文化的核心。也是封建社会构建的主体思想。而易经的预测思想,又是建立在阴阳基础理论基础之上的预测行为。我们在前面的章节中已经讲到了,虽然二进制范畴内人类禀性与自然属性之间的同概率体对应产生的唯一关系,相对其它数字比较准确。但是,阴阳之外的其它数字属性所展示出来的属性变化过程与人类禀性意识之间的相关关系,则在没有或然率不断修正的情况下,不准确率会越来越多。
这样,天子的决策失误率也就越来越多。本来这种现象,根源来自或然率不断修正的数学方法被遗失。应该开拓人类禀性逻辑与自然属性逻辑的不断修正的方法研究,给或然率的正名。
但是,易经中周公以周代商的气数思想则被造反者所借用,认为,出现昏君是一个朝代气数将尽,一个朝代气数将尽了,则天下必有明君出现。又把天子决策率低下,失误,又回归给天意,又回归给了天子顺应不顺应天意的神文化。
甚至有些比较聪明的古代皇帝,找到了更可以迷惑人心的借口,说什么治国如医国;治大国如烹小解。借口自己治国没有治好是因为没有学好医术,没有学会烹调。而善解皇帝之意的文人墨客则开始胡说八道,说什么下医医病,中医医人,上医医国。下厨烹菜,中厨烹肴,上厨烹国。中国远古至今,数千年,有一个治国的医生?有一个治国的厨师?别说给国家治病,就是给皇帝治病,只要不符合皇帝的心意,也要丧命九泉。扁鹊、华陀,哪个不是如此下场?如此神医,治病都不能信任你、用你,还谈什么用你医国?
后世还真有不少让人啼笑皆非的医者与厨师,自命为上医或者上厨。真的写起了什么上医治国论。上厨烹国论。企图把医理、厨理与治国之道混为一谈。
决策问题就是决策问题,它的本质是人类意识逻辑与自然属性逻辑的对应一致、是人类意识预测与自然发展的必然完美合一。而这一过程,并不是医学技术理论与烹调技术理论所能解决的。需要的则是或然率在客观存在与主观意识之间的一个不断应用或然率修正的过程。从医学发展的道路上来看,医学自己的判断准确性尚需要进一步完善与提高。错误诊断、错误治疗的事件尚且屡出不绝。先把自己的判断失误率降低到最低限度之后再顾及其它方面吧。别以为过去皇帝说过上医可医国,就真去想治理国家。其实,与治大国如烹小鲜一样,哪纯属风马牛不相及的事。
之所以世界上发生了这样多滑稽的事,甚至有许多人还认为有道理,就是因为他们不懂或然率,不懂如何修正意识判断与客观存在的误差。
黑格尔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因为思维把一个对象在实际里紧密联系着的诸环节彼此区分开来。思维引起了由人吃了善恶知识之树的果子而来的堕落罪恶,但它又能医治这不幸。”。他已经认识到了人类意识与客观存在之间认知误差与判断误差。但是,并没有提出具体的修正办法。而中国古老的属性数学对自然数的认知,从开始就发现了这个误差的存在。而且在自然数数字认识的过程中,不断使用或然率修正其与原始认知的统一性、与客观存在的统一性。使属性数学的数字认识,更贴近自然,更逼近客观发展规律。
西方数学,是建立在高度抽象的条件下的公理科学。同样,没有或然率的修正过程。所以,它无法走出‘上帝掷骰子’的概率限止。不能不断修正人类意识与思维逻辑与客观属性逻辑的误差。这也正是经典数学无法对原子量纲体系作出准确表达的根本原因。
希望大家走进属性数学,走近自然方程,走进或然率。重新认识我们身边的自然数。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