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白斋主——奇门探索录

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

 
 
 

日志

 
 

[推荐]《新定邵康节先生观梅拆字数全书》4  

2011-06-09 19:11:08|  分类: 梅花易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订邵康节先生梅花
观梅拆字数全集卷之四
 
  夫先天者,已露天机;后天者,未成之兆也。先天,则有事,始占一事之吉凶;后天,则有所未知,而出苍猝之顷,而休咎验焉。故先天为易测,后天为难测也。先天,则有执著而成卦;后天,触物即有卦。此全在人心神之所用也。其能推测之精,所用之活,则无一事一物,莫逃之数矣。其居者为中,现于前者为离,现于后者为坎,出于左者为震,出于右者为兑,在我左角者为艮,在我右角者为乾,在我左上角者为巽,在我右上角者为坤。此八卦位。
  八方而定吉凶,立八卦而定克应,取日时而定吉凶,现变爻而定体用。故我坐,则其祸福应二卦成数之间;我立,则其祸福应于中分二卦之间。大抵坐则静,行则动,立则半动半静。静则应迟,动则应速。凡有触于我而有意,以为我之吉凶,则吉凶在我,应验在人。意者如何?盖八卦之画既定,六爻之断既明,仍推之生克之理,究以刑冲之蕴,万物一失矣。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仍当以心求,不可以迹求,不可拘泥。物圆为天卦,物方为地卦。是为序。
【白话释意】
  先天八卦系统来源于先贤圣哲们仰观天文的实践,它昭示的是宇宙变化的大趋势,而大趋势总是在变化伊始便已显露端倪。后天八卦系统则来源于先贤圣哲腑查地理的实践,它揭示的是地理因素所导致的较小范围的变化规律,而这种变化显示出较大的偶然性。有时,这种变化表现为来得忽然,去得迅速,令人感到难以捉摸,但细心体察,也是能够预测到它的大体趋势,而有应验之真的。总而言之,先天八卦反映的变化大趋势易于把握,而后天八卦揭明的变化小趋势却显得难以捉摸。
  先天起卦预测法依照既定的逻辑结构推出易数,然后再根据获得的数字布列成卦,后天起卦预测方法则耳闻目睹皆成卦象。运用之妙,在乎心神。这种方法的预测之精,使用之灵,全部体现在易数之中。
  以预测者为中心,正前方为离卦方向;正后方为坎卦方向;左方为震卦方向,右方为兑卦方向,左后方为艮卦方向,右后方为乾卦方向;左前角为巽卦方向,右前角为坤卦方向、这是依据后天八卦体系来分辨方位的方法。
  八方能决断吉凶,八卦能确定克应,时辰日期能定吉凶,成卦变爻可分体用。依据预测者的行站坐卧状态也能决断克应时间的迟速,坐式则祸福的应验时间取二经卦的卦数之和作为决断依据。大概的原则是坐式主所测事物出于相对静止的状态;行走,则预示所测事物出于运动状态;立式,就预示所测事物处于时而静止,时而运动的状态。静止状态则事物发展缓慢,克应也就迟缓;运动状态则事物发展迅速,克应也就快速。
  凡耳闻目赌,心意所及,只要是不假思索的直觉所及,则我以为吉兆的,应验也是吉事;我以为凶兆的,则应验也是凶事,原因在于预测之际,两经卦六爻画既定,体用生克刑冲化合关系既明,再辅之以外在事物的预测而综合推断,自然便是万无一失的应验之妙了。
  近的取卦象于身体,远的取卦象于万物。取象的方法是以心神所及的直觉而求,不要用机械的形象去硬套,而拘泥于事物圆形就只能当作乾卦,物体方行就只能认为地卦的教条。就是序。

指迷赋

  尝闻相字乃前贤妙术,古今秘文,为后学之成规,辩吉凶之易见。相人不如相字。相字即相其人,变化如神,精微入圣。自古结绳为政,如今画押成数。言,心声也;字,心书也。心形如笔,笔画一成,分八卦之休囚,定五行之贵贱,决平生之祸福,知目前之吉凶。富贵贫贱,荣枯得失,皆于笔画见之。或将吉为凶,或指凶为吉,先问人之五行,次看人之笔画。相生相旺为吉,相克相泄则凶。如此观之,万物一失。为官则笔满金鱼,致富则笔如宝库。一生孤独,见于字画之x斜;半世贫穷,乃是笔端之愚浊。非夭即贱,三山削出,皆是显达之人;四大其亡,尽是寂寥之辈。父母具存兮,乾坤笔肥;母早亡兮,坤笔乃破;父先逝兮,乾笔乃亏。坎是田园并祖宅,稳重加官;艮为男女及兄弟,不宜损折。兑土主妻宫之巧拙;离宫主官禄之枯荣。震为长男,巽为驿马,乾离囚走,壬主竞争。震若勾尖,常招事非。妻定须离,若是圆净。禄官亦要清明。离位昏蒙,乃是剥官之杀。兑官破碎,宜婚硬命之妻。金命相逢火笔,克陷妻儿。木命亦怕逢金,破财常有。水命不宜土笔,不见男儿。火命若见水笔,定生口舌。土命若见木笔,祖产自消。相生相旺皆吉,相克相刑定凶,举一隅自反,遇五行而相之。略说根源,以示后学。
【白话释意】
  曾经听说相字占测的方法是古代圣贤最奇妙的预测方法,这种方法从古至今秘而不宣,并集古今之大成,为后来从事预测的人提供了一套很好的方法,这样就比较容易辨别吉凶。相人的预测方法不如相字的预测方法,也就是说相人时,人的变化如神,精微入圣,相对于相字而言,比较难预测。
  上古时期,在文字产生以前,人们是通过结绳记事的方法来管理的。文字出现之后,人们便用签字署名来作为凭证。言语,是人们心灵深处的声音;写字,是人心灵深处的图画。人的心态反映在字的一笔一画上面。只要是笔画一确定,八卦的休囚也就显示出来了,阴阳五行的贵贱也就确定了,从而就能预测生平的祸福和目前的吉凶。富贵与贫贱,荣枯与得失,都在笔画上显示出来了。有的把吉作为凶,有的把凶为吉,先问清楚人的五行,其次看此人写字的笔画。如果人的五行和笔画五行相生相旺就吉利,如果人的五行和笔画五行相克相泄就凶恶。这样具体分析笔画来预测吉凶就能做到万无一失。
  当官的人用毛笔写的字,笔法饱满,好像在水中游动的金鱼。富贵的人用毛笔写的字,笔法肥厚,好像装满金子的宝库。一生孤独的人写的字,笔画x斜。半生半世贫穷的人写出来的字,笔画显得愚昧混浊,不清晰,不是夭就是贱。三山削出,写出这样笔画的人,决不是达官贵人。写“四”、“大”字和:其“字来占测的人,都是寂寞孤单一类的人。父母都健在,乾、坤两笔的笔画一定肥满,其中乾代表字的右下角,坤代表字的右上角,坤笔如果破缺,其母去世早。乾笔如果亏损,其父先死。字体下面的笔画属于坎位,象征家中的田园和祖宅,如果坎位笔画稳重,象征其人能够加官近爵。字体左下角的笔画属于艮位,预示男女和兄弟,不应该有所损折。字体右边的笔画属于兑位,预示妻子的灵巧或笨拙。字体上面的笔画属于离位,预示官禄的兴旺和危机,字体左边的笔画属于震位,预示家中的长男或年长的男性。字体左上角的笔画属于巽位,象征古代驿马。
  写出来的字属乾笔的如果分离,预示囚走。离位笔法预示竞争之位。震为笔法如果带有勾尖,预示此人常常招惹是非,妻子一定会离异,如果笔画圆润干净,预示此人为官清廉。离位笔法如果昏昏蒙蒙,那就预示此人将要丢掉官职。兑位笔法如果支离破碎,预示此人应取命硬的妻子。命相属金的人遭逢火笔,预示会克妻子和儿子。命相属木的人若见金笔,预示此人常常破财。命相属水的人若见土笔,预示此人家中无男子。命相属火的人若见水笔,预示此人今生口舌是非比较多。命相属土的人若见木笔,预示此人祖上家产会在自己手上消耗尽。人的五行和笔画五行相生相旺是非常吉利的,相克相刑一定很凶险。举出以上例子,希望读者能举一反三,触类旁通。遇到五行要详细观察分析,以上大略说一下相字的渊源,以示后来的学者。

玄黄克应歌

  玄者天也;黄者,地也。应者,克应之期也;天地造化,克应之谓也。其歌曰:
凡是挥毫落楮时,便将吉凶此中推。
忽听傍语如何说,便把斯言究隐微。
倘是欢语多吉庆,若闻愁语见伤悲。
听得鹊声云有喜,偶逢鸦叫祸多移。
带花带酒忧还退,遇醢逢醢事转迷。
更看来人何服色,五行深说处根基。
有人抱得婴儿至,好吧阴阳两字推。
男人抱子占儿女,妇人抱子问熊黑。
一女一子成好事,群阴相挽是仍非。
若见女子携女子,阴私连累主官非。
忽然写字宽衣带,诸事从今可解围。
跛子瞽人持杖至,所谋蹇滞不能为。
竹杖麻鞋防孝服,权衡柄印主操持。
见花断之能结果,逢衣须说问良医。
若见丹青神鬼像,断他神鬼事相随。
若画翎毛花困类,必然妆点事须知。
有时击罄敲棰响,定有佳音早晚期。
寺观铃饶钟鼓类,要知仙佛与禳祈。
倘是携来鱼雁物,有朋音信写相思。
逢梅可说娣媒动,见李公私理不亏。
见肉定须忧骨肉,见梨只怕要分离。
仕宦官员俄顷至,贵人相遇不移时。
出笔拔毫通远信,笔头落地事皆迟。
墨断须防田土散,财空写砚忽干池。
犬吠如号忧哭泣,猫呼哀绝有人欺。
贼盗将临休见鼠,喜人摧动爱闻鸡。
马嘶必定有人至,鹊噪还应远客归。
字是朱书忧血疾,不然火厄有忧危。
楼上不宜书写字,木边古书有枯枝。
原书更向炉边写,荧惑为灾信有之。
破器偶来添砚水,切忧财耗物空虚。
笔下忽然来螅子,分明吉庆喜无疑。
若在右边须弄瓦,左边必定产男儿。
叶上写来多怨望,花间书字色情迷。
果树边旁能结果,竹间阻节事迟疑。
晴宜书日雨宜水,夏火秋金总是时。
更审事情分向背,玄黄克应细详推。

玄黄叙

  龟形未判,此为太古之淳风;鸟迹既分,爰识当时之制字。虽俱存于简牍,当深究其源流。成其始者,信不徒然。即其终之。岂无奥义!宝田曰“富”、分贝为“贫”。两“木”相并以成“林”,“每水”东归是为“海”。虽纷纷而莫述,即一一而可知。不惟徒羡于简编,亦可预占乎休咎。春蛇秋蚓,无非归笔下之功。白虎青龙,皆不离毫端之运。今生好癖,博学博闻。少年与笔砚,相亲半世与诗书为侣,识鱼鲁之外。穷亥豕之谬,别贤愚之字。昭然与毫端,察祸福之机。了然于心目,谬鲜而当理。敢学说字之荆公,挟以动人;未逊后来之谢石。得失何劳。于龟卜依违,须决于狐疑。岂徒笔下以推尊,亦至梦中而讲究。刀悬梁上,后操刺史之权,松出腹间,果至三公之位。皆前人之已验,非后学之私言。洞察其阴阳,深明乎爻象,则金吉凶悔咎可知矣。

玄黄歌

大抵画乃由心出,以诚剖决要分明。
出笔发毫逢定位,笔头若出干无成。
墨断定知田土散,纸丰须防不正人。
犬吠一声防哭泣,鼠来又忌贼来侵。
赤朱写字血光动,叶上书来有怨盟。
忽见难鸣知可喜,人惊梦觉事灵通。
马嘶必有行人至,猫过须防不正人。
船上不宜书火字,楼头忌亦有官刑。
有时戏在炉中写,遇火焚烧忽不宁。
破器莫教添砚水,定知财散更伶仃。
笔下偶然眚螅至,分明六甲动阴人。
在左定生男子兆,右至当为添女人。
曾见人家轻薄辈,口中含饭问灾x
直饶目下千般喜,也问刑徒法里寻。
花下写来为色欲,女人情意喜相亲。
花开花落寻灾福,刻应之时勿目盲。
麒麟凤凰为吉兆,猪羊牛马是凡形。
此际真搜玄妙理,其中然后有分明。
应验止须勤记取,灾详议论觉风生。

花押赋

  夫押字者,人之心印也。古人以结绳为证,今人以押字为名。大凡穷通之理,皆与阴阳相应。先观五行之衰旺,次察六神之强胜。五行者,立木、卧土勾金,点火,曲水之象。六神者,青龙、朱雀、滕蛇、玄武、白虎之形。上大阔方火乃发;用坚瘦木乃生。荣金要方水要润,土要肥而木要正。故曰:炎炎火旺,玉堂拜相;洋洋水秀,金阙朝元。木盛兮,仁全义广;金旺兮,性急心刚;土薄而离巢三窝。金斜而定然子少,木曲而中不财丰。盖画长兮,象居天上。土卧厚兮,象地居下。内木停兮,象人在于中央。三才全兮,如身居其大厦。无天有地,父早刑。有天无地兮,母先化。有孤木兮,昆弟难倚。天失兮,故基已罢。内实外虚兮,虽才高无成。外实内虚兮,终富贵显赫。龙蟠古字,必有将相之权;不正偏斜,定是孤穷之客。滕蛇缠体,漂流万里之程;玄武克身,妨妻碍子。身之土透天,常违父母之言,而有失兄弟之理。只将正印按五行,仔细详推。大小吉凶,搜六神而无不验矣。

探玄赋

  且夫天字者,乃乾健也,君子体之。地字者,乃坤顺也,庶人宜之。君子书天,得其理也。庶人书地,亦合宜也。夏木春花,此乃敷荣之日;冬梅秋菊,正是开发之时。一有背违,宁无困顿?日字要看停午,月来须问上弦。假如风雨,更逢长旺之时;若是雪霜,莫写炎蒸之侯。牡丹芍药,只是虚花;野杏山桃,皆为结实。森森松柏,终为栋梁之材;郁郁逢篙,不过园篱之物。书来风竹,判以清虚。写到桑蚕,归于饱暖。锣鸣炮响,可言声势之家;波滚船行,俱作漂流之士。鱼龙上达,犬豕下流。泉石烟霞,自是清贫之士;轩窗台榭,难言暗昧之徒。江海河山,所为广大;涧溪沼沚,作事卑微。灯烛书于夜间,自然耀彩。月星写于日午,定是埋光。椒桂芝兰,岂出常人之口。桑麻禾麦,决非上达之人。黄白绿青红,许以相逢艳冶。宫商角徵羽,言他会遇知音。剑戟戈矛,终归武士。琴书笔砚,乃是文人。问钱与贫,因见自谦之德。书富乃贵,已萌妄想之心,金玉珍珠,不过守财之辈。荣华显达,宜寻及第之方。恩情欢爱,既出笔端。淫荡痴迷,常眠花下。酒浆脍炙,哺啜者必常书之;福寿康宁,老大者多应写此。且如龙蟠虎踞,必无变化之时;凤翥鸾翔,终有飞腾之日。体如鹭立,孤贫之士无疑;势如鸦飞,绕舌之徒可测。惊蛇失道,只寻入穴之谋;舞鹤离巢。自有冲宵之志。急如鹊跳,是子轻浮;缓似鹅行,斯人稳重。如篁翁郁,休言豁达心怀;似水漂流,未免萧条家道。或若炎炎之火,或如点点之云,一生喜怒无常,终生成败不保。风摇嫩竹,早年卓立难成;雨洗桃花,晚年羁栖无倚,、。为人潇洒,乃如千树之江海;赋性温柔,何异数株之岩柳。烟萝系树,卓立全倚他人;霜叶离巢,飘零不由乎自己。画似棱棱之枯木,孤苦伶仃;形如泛泛之浮萍,贫穷漂泊。无异岩之怪石,x险营生;有如耸拔之奇峰,孤高处世。金绳铁索,此非岩谷之幽人;玉树瑶琴,定是邦家之良佐。乱丝缠结,定知公事牵连;利刃交加,即是私家格角。撇如罗带,除遇阴人;捺似拖钩,刑伤及己。勾似锦靴,遭逢官贵;画成横枕,疾病临身。切忌横冲半断,不保荣身。仍嫌直落中枯,难言高寿。剔成新月,出门便见光辉。点作星飞,守旧必无晦滞。至若挥毫带煞,秉生死之重权;落纸无成,作奔趋之贱役。起腾腾之秀气,主有文章;生凛凛之寒光,必无声价。半浓半淡,做事多乖;倚东倚西,撑持不瑕,字短则沉沦不显,字长则潦倒无成。拾后拈前,所为险阻;忘前顿后,举动趔趄。且如偃仰,遇庶人则成号泣;若是拘挛,逢君子乃是刑囚。君子必定飞腾,庶人必能勤劳。造其理也,即此推之。余向遇异人,曾授玄黄诸篇,今遇异翁授此,赋毕,问之曰:“愿得公之名姓。”公不答而去。

齐景至理论

  天下之妙,无过一理。理既能明,在乎明学。学者穷究,莫难乎性。性既明达,其理昭然。且苍颉始制之时,观迹成象,以之运用,应变随机。且释老焚经,王勃佛记,迨乎今,飞轮实藏之内既深且宁,非高士莫得而闻。何由赌之?其汉高有荣阴之围,以木生火,终不能灭。有人梦腹上生松,丝悬山下,后为幽州刺吏。“松”为十八公,不十为“卒”。《春秋》说:“十四心为德”,《国志》云“口在天为吴”。《晋书》:“黄头小人为“恭”。以人负吉为“造”。八女之解安乐山,两角女子绿衣裳。端坐太行邀君主,一正之月能灭亡。”――正月也。郭璞云:“永昌有昌之象。”其后昌隆。罗,四维也。其偶如此。且人禀阴阳造人,凭五行妙思,一言一语,一动一静,然后挥笔落楮,点画勾拔,岂不从于善恶?得之于心,悬之于手,心正则笔正,心乱则笔乱。笔正刚万物咸安,笔乱则千灾竟起,由是考之,其来有自。达者,以理晓;昧者,以字拘。难莫难于立意,贵于言辞。立意须在一门,言词务在心中。余幼亲师友,温故知新,志在取进场屋。为祖宗之光,遂乃屈身假道,每以诗酒自娱。渡江承兴,偶信卜于岩谷,观溪山之清流,闻禽鸟之好音,殆非人世。忽见一人道貌古怪,披头跣足,踞坐蟠石之上。余由是坐之于侧,良久交谈之际,询余曰;“子非其景乎?”予惊讶其预知姓名,疑其必异人也,遂答曰:“然。”异人曰:“馄吨既判,苍颉制字者,余也。自传书契于天下,天下大定。后登天为东华帝君,今居于此,乃东华洞天。余曾有奇篇,昔付谢石,今当付汝。今子之来,可熟记速去。不然,尘世更矣。”于是拜而受之,退而观其奥妙,乃《玄黄妙诀神机》。解字之文,得其方妙,如谷之应声,善恶悉见,祸福显然,定生死于先知,决狐疑于预见。后之学者幸珍重之。

字画经验


敷字:昔在任宰,请拆之,云;此字十日内放笔。果以十日罢任。
家字:凡人书此,家宅不宁。“空”字头,“豕”应在亥月者也。
荆字:x而刑,不利小人,大宜君子。
砚字:有一字天,出之乱尔,见明之兆。
典字:曲折多,四七日有典进之兆。贵人必加官进禄,雅宜便。四十日有进纳之喜。
马字:昔有马雅官,写“马”字无点。马无足不可动。
来字:“来”带两人之木,皆未见信,行人未应。三人同来,财午未年发。
葵字:逢春发生,又占名利。逢癸可发,占病不宜。廿日有惊恐之兆。
但字:如日初升,常人主孤,凡事未如意,十日身坦然。
谦字:故人谦,盖无廉耻,目下有事多是非。
亨字:“高”不高,“了”不了,须防小人不足,乃外孝,不祥。
达字:廿日未达,即日并不顺,少喜多忧。
奇字:占婚奇偶为谐,应十日。难为兄弟,事不全。
俊字:一住一种,交友难为。父兄反覆,文书牵连变迁,凶。
常字:占病堂上人灾,有异性异母。上有堂字头下哭。
每字:昔遭石遣人相此字;异日必为人母,后果然。
城字:逢丁、戊日,六神动。忌丁、戊日,田土不足,进力成功。
池字:凡事拖延有日,逢地必利。盖添“虫”为蛇。
春字:宋高祖写此字时,秦桧用事。相者云:秦头太重,压“日”无光。桧闻言召而谴之。
一字:土字一字,王也。
益字:有吏人书“益”字,廿八日有血光之厄,至期果然。
田字:有人书此字,相者云:直看是王,横看是王,必主大贵。
【白话释意】
“敷”字:过去在任何所时,曾请人拆此字,说:“这个字象征十日内放笔离任”。果然,十日之后辞职。
“家”字:大凡书写此字,象征家宅不安宁。“空”字作头,“豕”字在下,象征逢亥月出事。因猪属水,属于坎位。
“荆”字:“x”字加“刑”字,不利于小人,大宜于执掌刑法的掌权者。
“典”字:象征曲折多,逢四、七日有利益进收的预兆出现,社会地位高的人书写此字,预示加官晋级。
“果”字:象征披僧,剔头发,出家为僧尼。因为“果”字口中无才,而有四小口,故又象征增添人丁。
“马”字:过去有人写“马”,下面四点作横,马不足不走,象征不可行事。
“来”字:“来”字带“人”之“木”,象征都见不到信,远行的人没有回音。又象征三“人”同来,(繁体字来,中含三个“人”字),逢午未年无财。
“葵”字:象征逢春发生,如侧名利,癸年有发。预测疾病,象征不利,逢廿日有惊恐的预兆出现。
“但”字:象征红“日”初升。平常人写此字,主孤独,凡事不遂意,逢十日,身心泰然。
“谦”字:象征故人都嫌弃,因为书写此字的人,没有廉耻。又预示目前有心事,多有是非口舌。
“亨”字:“高”不象“高”,“了”不象“了”,预示预防不伦不类的小人,及外亲丧事不祥之事。
“達”字:象征廿日不能到達,拆字当日也不顺遂,预示少喜多忧的结局。
“奇”字:预测婚姻,象征高不成,低不就。十日内难为兄弟之事,测事不圆满。
“每”字:过去曹石令人相此字,断为:“他日必然为人之母”,后果然如此。按,每字等于“人”“母”。
“城”字:写得此字逢丁戊日,六神冲动。忌丁戊日,象征财产田土不足,逢久日成功。
“池”字:象征凡事拖延不决,逢“地”字应兆必然得利,因为添一“虫”旁,变为“蛇”。
“春”字:宋高祖曾经写得此字,正值秦桧专权。拆字的人说:“秦”字泰字头太重,压得“日”无光。秦桧听说后便把相字人召去加以责罚。
“益”字:有一吏卒写下“益”字求相,断为逢廿八日有血光之灾,至期果然如此。
“田”字:有人写出此字,相字的人说:“横看是“王”字,竖看也是王字,必然主大贵。”


字体诗决

天字及二人,作事必有因。一天能庇盖,初主好安身。
地字如多理,从此出他乡。心如蛇口毒,去就尽无妨。
人字无凶祸,文书有人来。主人自卓立,凡事保和谐。
金字得人力,屋下多有财。小人多不足,凡事要安排。
木字人未到,初生六害临。未年财禄好,切莫要休心。
水字可求望,中妨有是非。文书中有救,出入总相宜。
火字小人相,中人发大财。灾忧相见遇,日下有人来。
土字日下旺,田财尽见之。穿心多不足,骨肉主分离。
东字正好动,凡事早求人。牵连须有事,财禄懒栖身。
南字穿心重,还教骨肉轻。凡事却有幸,田土不安宁。
比字本比和,不宜分彼此。欲休尚未休,问病必见死。
身字主己事,侧伴更添弓。常借人举荐,仍欣则禄丰。
心字无非大,秋初阴小灾。小人多不足,夏见庇灾来。
头来须鄙哀,发可却近贵。要过子丑前,凡事皆顺利。
病来如何疾,本命最非宜。过了丙丁日,方知定不危。
言字如何拆?人来有信音。平生多计较,喜吉事应临。
行字问出入,须知未可行。不如姑少诗,方免有灾惊。
到来若字推,出入尚颠倒。虽然吉未成,却于财上好。
来得间日下,宁免带勾陈。凡事未分付,行人信不真。
开字无分付,营谋尚未安。欲开开不得,进退皆两难。
附字见行人,行人犹在路。为事却无凶,更喜有分付。
事字事难了,更又带勾陈。手脚仍多犯,月中方可人。
卜方求测事,停笔好推详。上下俱不足,所为宜不祥。
望字逢寅日,所谋应可成。主须不正当,却喜有功名。
福字来求测,须防不足来。相连祸逼迫,一口又兴灾。
禄字无祖产,当知有五成。小人生不足,小口有灾惊。
贵字多近贵,六六发田财。出入须无阻,宜防失落灾。
用字主财用,有事必经州。谁识阴人事,姓王并姓周。
康字未康泰,宜防阴小灾。所为多不逮,财禄亦难来。
宁字占家宅,家和人口增。财于中主发,目下尚伶仃。
吉字来占问,反教吉又凶。因缘犹未就,作事每无终。
宜字事迁动,死中还得生。事成人侈扉。两日过方明。
古字还多吉,难逃刑克灾。虽然似喜吉,口舌却终来。
洪宜人共活,火命根基别。事还牵制多,应是离祖业。
香字忌暗箭,木上是非来。十八二十八,好看音信回。
清字贵人顺,财来蓄积盈。阴人是非事,不净更多年。
虚惟头似虎,未免有虚惊。凡事亦可虑,仍妨家不宁。
远字事多达,行人有信音。为事既皆顺,喜吉又来临。
同字如难测,商量亦未然。两旬事方足,尚恐不周圆。
众字人共事,亦多生是非。所为应不敛,小口有灾危。
飞字须可喜,反覆亦多非。意有飞腾象,求名事即宜。
秀字多不实,无事亦孤刑。五五加一岁,还生事不宁。
风字事不宁,逢秋愈不吉。疾多风瘫攻,更防辰戌日。
天字已成天,亦多吞噬心,事皆蒙庇盖,行主二人临。
元字二十日,所为应有成。平生刑克重,兀兀不安宁。
秋字秋方吉,小人多是非。须知和气散,目下不为宜。
申字是非长,道理亦有破。终然屈不伸,谋事难为祸。
甲字利姓黄,求名黄甲宜。只愁田土上,还惹是和非。
钟字如来问,当知有重灾。仍防三十日,不足事还来。
墟字若问事,虎头蛇尾惊。有人为遮盖,田土不安宁。
辰字如写成,主有变化象。进退虽两难,功名却可望。
青字事未遂,须知不静多。贵人仍不足,日久始安和。
三字多迁改,为事亦无主。当知二生三,本甲一生二。
人如来问测,分字亦安让。凡事多费解,仍妨公扰忧。
字须有学识,初主似空虚。家下不了事,名因女子中。
士为大夫礼,未免犯穿心。括括是非散,番多吉事临。

四季水笔

  春水昏浊,夏水枯涸,秋水澄清,冬水凝结。水为财,忌居乾、兑、坎。了、乙、子、点不为煞,必为贵人。

画有阴阳

  长中有短为阳中阴,短中有长为阴中阳。粗细轻重,以此为例。阳中有阴则佳,阴中有阳反凶。壬字头画,是阳中有阴,壬字头画,是阴中有阳。水笔不流,流则不佳。戴流珠,明映星,小人囚系。取福下至上一三,取祸至下一三。

八卦断

乾宫笔法如鸡脚,父母初年早见伤。
若不早年离侍下,也须抱疾及为凶。
坤宫属母着荣华,切忌勾陈杀带斜。
一点定分荣禄位,平生富贵最堪夸。
艮位排来兄弟宫,勾陈位笔性他凶。
纵然不克并州颇,也主参商吴楚中。
巽宫带口子难逢,见子须知有克刑。
饶君五个与三个,未免难为一个成。
震位东方一位间,要他笔正莫凋残。
若逢枯断须沾疾,腰脚交他不得安。
离是南方火位居,看他一点定荣枯。
若还圆净荣官禄,燥火炎炎定不愚。
坎为财帛定卦位,水星笔横占他方。
若见笔尖无大小,根甚至老主荣昌。
若然坑陷并尖缺,妻子骄奢保守难。

相字心易

  凡写两字,止看一字。盖字多心乱,若谋事之类,亦必移时方可再看。
【白话释意】
  凡是求占之人,如果写两个字,只占测一个字。被分析的字多,心就会乱。如果求占测之人写的是某些事情之类,也一定要移时,才可以再看。

辨字式

  富人写字,多稳重无枯淡。贵人写字,多清奇,长画肥大。贫人之字,多枯淡无精神。贱人字,多散乱带空亡。百工字多挑跃。商贾字多远迩。男子字多开阔。妇人字多逼侧。余皆浓淡肥瘦、斜正分明之类断之。
【白话释意】
  富人写字,大多字体稳重浑厚,没有枯淡之笔。贵人写字,大多清奇,较长的笔画肥大。贫穷之人写的字,大多枯淡,字中没有一点精神。下贱的人写的字,大多散乱,字中带有空亡。百工写的字,大多笔画雕琢,字中匠气很足。商人写的字,大多笔画长短不齐。男人写的字,大多开阔舒展。妇人写的字,大多逼侧不开阔。其余的都以浓与淡、肥与瘦、斜与正来分门别类进行推断。

笔画筌蹄

  凡书字法,有浓淡、肥瘦、长短、反覆、阔狭、顺逆、曲直、高低、大小、软硬、开合、清浊、虚实、凸凹、平正、斜侧、圆满、直牵、明白、轻快、稳重、跳跃、骨力内敛、勾挽、枯槁、尖削、倒乱、鹘突、孤露交加、肥满、尖瘦、刚健、精神、艳冶、气势、衰弱、小巧、软满、老硬、骨棱、草率、开阖之分,各有一体,难以尽述。学者变化,知机其神。
歌曰:
笔画稳重,衣食丰隆。笔画平直,丰衣足食。
笔画端正,衣禄铁定。笔画分明,决定前程。
笔画圆净,富贵双并。笔画肥浓,富贵无穷。
笔画刚健,力量识见。笔画精神,必有声名。
笔画发光,荣显通达。笔画气势,慷慨意志。
笔画宽洪,逞英逞雄。笔画尖小,其人必了。
笔画如线,有识有见。笔画似绳,一世平宁。
笔画挑剔,好巧衣食。笔画乌梅,面相恢恢。
笔画懒淡,兄弟离散。笔画分扫,破家必早。
笔画弯曲,奸巧百出。笔画迭荡,一生浮浪。
笔画枯槁,财物虚耗。笔画糊涂,愚蠢无谋。
笔画粘滞,是非招怪。笔画大小,有谦有好。
笔画高低,说是说非。笔画淡泊,疮痍克剥。
笔画反覆,心常不定。笔画破淬,家事常退。
笔画欹斜,漂泊生涯。笔画恶浊,无知无学。
笔画如蛇,常不在宅。笔画偏侧,衣食断隔。
笔画鼓槌,至老寒微。笔势如针,此人心毒。
笔势勾斜,官事交加。笔势如钩,害人不休。
笔势散乱,财谷绝断。笔各常奇,诀以别之。

奴婢

  恰是霜天一叶飞,画如木檐两头垂,画轻点重君须记,画定前趋后拥儿。

阴人

  阴人下笔意如何,只为多羞胆气虚,起处恰如争嘴样,却来下笔定徐徐。
【白话释意】
  女人下笔写字,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呢?只是因为大多数害羞而显得胆气较虚,写字时在起处犹如争嘴的样子,下笔时也是慢慢写来。

隔手

  隔手书来仔细详,见他纸墨字光芒,更看体骨苏黄格,淡有家精神是贵郎。
【白话释意】
  隔手写起字来要仔细端详,见他展纸泼墨写的字闪耀者光芒。其人所写之字后气势有风骨且属苏黄格,字体淡雅而有精神,此人必是贵人。

视势

  每遇人写来,必别是何字?如“天”字,乃是“夫”字及“失”字基址,女人写妨夫,男子写有失。
【白话释意】
  每遇到想占测的人写出的字,必须辨别是什么字?如果想占测的人写的是“天”字,就是“夫”和“失”字的基址部分,女人写出此字预示会妨自己的丈夫,男子写出此字预示将有财物丢失。

象人

  凡字必别是何人写的,亦象人而言。如“天”字,秀才问科第,今年尚未,当勉力读书,来年有名望及第。官员求官,亦未,宜勉力政事,主来年得人荐举受恩。若庶人占之,病未安,用巫方愈。讼者,未了主费力,必被官劾断之。
“天”加直成“未”,再加点成“来”。“来”、“力”成其“刺”。
【白话释意】
  凡是字必须辨别是什么人所写,也是指象人来讲的。如果想占的人写“天”字,秀才由此占问能否科考及第,占断结果是今年没有考取,应当勉励此人尽力读书,来年就会榜上有名。如果是官员求占能否升官,也是今年暂时升不上,应当勉励此官勤于政事,多为民办好事,来年就会得到高官保举推荐,就会受恩升官。如果是平民老百姓求占,预示其人有病没有好,需要用巫术才能治好。如果打官司的人求占,预示官司难打,必然官劾而断之。
  “天”字中间加上一直竖画就成了“未”字,“天”字再加点就成了“来”字,“来”字和“力”字合在一起就成了“刺”字

有所喜

  如问财,见“金”“宝”,偏傍,及“禾”“斗”之类,决好。
【白话释意】
  如果想占测的人想问财,见到“金”字和“宝”字等,或见到字的偏傍是“禾”或“斗”的,就可断为是吉利。是财运好。

有所忌

  如问病见“土”“木”,及问讼见“血”、“井”字,皆凶。
【白话释意】
  如果想占测的人想问病情,见到“土”或“木”字,就是凶险。如问卜讼事见“血”字或:井“字,也是凶险。

有所闻

  如问病,忌闻哭泣声。占财不宜破碎声。
【白话释意】
  如果想占测的人想问卜病情,忌听到悲泣痛哭的声音。占卜财运,不适宜听到破碎的声音。

有所见

  如“立”字见雨下,或水声,则成“泣”字。如“言”字,见犬成“狱”字,问病讼皆忌讳之。
【白话释意】
  如“立”字如见到下雨,或者听到水声,就成了“泣”字,见到犬就成了“狱“字,如占测病情和讼事,都是要忌讳的。

以时而言

  如草木字,春夏则生旺有财,秋冬则衰替多灾。风云气候之侯,之类亦然。
【白话释意】
  如见“草”字或“木”字,求占之人在春季、夏季则是生旺而有财,在秋季、冬季则是衰替多灾难。遇见上述二字,如是占测风云气候,也是一样。

以卦而断

  如“震”字,春则得时,冬则无气,皆以其卦言之。
【白话释意】
  如见“震”字,如逢春天泽是得时,如逢冬天则是没有生气,都是以“震”卦的内容来解释。

以禽兽而断

  如“牛”字,则为人劳苦。春夏劳苦,秋冬安逸。
【白话释意】
  如见“牛”字,则预示其人劳苦。其人劳苦只是春季或夏季,秋季和冬季则是安逸。

取类而言

  如“楼”字,笔画多,不可分解。以楼取义,乃“重屋”也。“重屋”拆开,乃“千里尸”,至问字人家必有人客死在外,尸至。
【白话释意】
  如见“楼”字,笔画较多,不可分拆来解释。以楼字本身类别其意义,就是屋子上面还有屋子,即“重屋”。把“重屋”拆开,就是“千里尸至”的意思,求占问字之人的家内必然有人死在外面,把尸体运回之事。

以次而言

  如字先写笔画,喜则言吉,次则言凶,又次则言半凶半吉。所次加减,亦察人之气也。
【白话释意】
  如果写字时先写的笔画,如逢喜则是吉利,其次则是凶险,再次就是半凶半吉。以次进行加减,同时也要仔细观察人的气色。

当添亦添

  且如官员写“尹”字,乃“君”字首断其人必见上位,定不禄而还。以“君”无口故也。如书“君”字,乃是“郡”旁,其人当得郡。
【白话释意】
  就像官员写出“尹”字一样。此字乃是“君”的首端,预示此官员必见卸位,一定不禄而归。因为“君”要是没有口字就是“尹”字。如果有人写出“君”字进行占测,“君”字是“郡”字的左边旁,预示其人可做郡守之官。

当减亦减

  如“樹”字,中有“吉”字,为得好音,减去两边,只是言“吉”。
【白话释意】
  就像“樹”字,该字中有吉利的“吉”字,这为得到好音,减去两边的等,就是言“吉”。

笔画长短

  如“吉”字,上作“土”字,终作土人。如作“土”字,乃“口”在下,问病必久。若身命属木,自身无妨。否则,屋下木土生,不过十日必亡。
  如“常”字,上作“小”字,只是主家内小口灾,不为大害。若上草作“小”,如此写,乃是“灾”字,头中乃“门”字,下是“吊”字。主其人大灾临头,吊客入门,大凶。然亦须仔细,仍观人之气色。象人而言,如土人气色黑恶,其人必退,若土命者,必死。俱不过十日。
【白话释意】
  就像“吉”字,如果把“吉”字上面的“士”字规矩地写成“士”字,预示此人终作士人。如果把“士”字写成“土”字,“口”字又在下面,占问疾病,预示病人会长久不愈。如果其人身命属木,其人自身没有妨害。否则,房屋下面有木生土,预示此人十日内一定死亡。
  就像“常”字,上面写成“小”字,主此人家内小口有灾难,但不会有大的灾害,如果上面潦草成“小”字,这样写,就是“灾”,字中乃是“门”字,下面又是“吊”字,主其人要有大的灾患临头,神煞吊客入门,必有大凶。遇到这种情况也要仔细分析,仍然要仔细观察此人的气色。如果其人面部气象呈黑恶之象,其人又是属于土命的,必然死亡,都活不过十天。

偏旁侵客

  如宀乃察字头。如宀{笔画破断},乃是破家宅,无其家,必退。如{写作}“山”{字形},必兴门户。如“山”有缺笔,乃是悬针之山,必大凶也。
【白话释意】
  如宝盖头,乃是察字字头。如果宝盖头写的时候显得笔画破断,预示着其人要破家财,最后无家可归,必然退败。如果写的像“山”一样的字形,必然是门户兴旺。如果“山”字在写的时候有破笔,那是悬针之山,会有大凶。

字画指迷

  如“人”字。正“人”作贵相,睡“人”作疾病,立“人”旁托人,双“人”旁动人,其人逆多顺少。“从”作两人相从,“众”作群党生事。“坐”人作阻隔。“更”作闲作人。
  如“申”字,作破“田”煞,常人不辨破田之说,用事重成之义也。
  如“田”字,藏器待时,头足有所争,争而有所私,忌田产不宁。如“x”字作横山,取之衣禄渐明矣,又作“日间”防破。如“黄”字,作“廿一”后,方得萌芽;又作廿一用,可喜也。又云:“上有一堆草,中有一条梁,撑杀田“八”郎”。
如“言”字,有谋有信,取之如草之作木,取之心不定也。如“心”字,三点连珠,一钩新月,皆清奇之象。或竖心“性”“情”,作小人之状。近身作“十”字,作穿心六害,取凡百般孤独。
  如“寸”字,亦心也,一寸乃十分,为人有十分之望,谋望有分寸也,又作“一十”取之。如“辛”字,乃六七日内见,立用于求,远作六十一日,或云:有辛相成也。

问婚姻

  凡字写得相粘者,可成。又字画直落成双者,可成。字中间阔而不黏,及直横成双者,偏旁长短者,不成。
  凡字写得脚匀齐者,皆“就”字。四齐者,尤“吉”字。上短下长者,日久方“成”字。乾上有破,父不从。坤宫破,母不从。左边长者,男家顺,女家不肯。右边长者,女家顺,男家未然。
【白话释意】
  凡是字写得紧密的,婚姻之事可成。凡字的笔画直落下去成双的,婚姻之事可成。一行字中间距较宽的不紧密的。直横成双和偏旁长短不齐的,写出这样的字,来占测婚姻大事,则预示着其人婚姻大事不成。
  凡是字写得底脚均匀整齐的,就好像“就”字。字的四个角都均匀整齐的,就好像“吉”字。上面短下面长的字,日子长久了才像“成”字,预示婚姻之事要经过一段时间才能成功。字的乾位笔画有破损,预示其父不同意婚事。字的坤为笔画有破损,预示其母不同意婚事。字的笔画左边长,预示男方家里顺利答应,女方家里却不肯同意婚事。字的笔画右边长的,预示女方家里顺利答应,男方家里却不同意婚事。

官事

  或见“文”字,或字脚,一撇一捺笔破碎,断有杖责。或见“牛”字,有牢狱之忧,“土”人大失。或“木”笔开口者,亦有杖责。字画散乱者,易了。或有撇捺长者,耸者,亦有杖刑。或见“杖”、“竹”之类,亦有打兆。
火命人写“水”字来问,必有官灾。或字有草头者,说草头姓,得力之类。
【白话释意】
  如见“文”字,如见某字的字脚,其一撇一捺的笔画写得很是破碎,占测的结果是此人将有杖责之忧。如果想占测的人写“牛”字,就会有牢狱之灾的忧患。想占测的写的字“木”笔笔画是开口的,也断为有杖责之忧。想占测的人所写字的笔画又散又乱,杖责之事容易了断。字中如果有撇捺较长的和较耸的,也能断为有杖刑。如见想占测的人写“杖”字或“竹”字之类的字,有被打板子的征兆。
  命相属火人如果写“水”字来占问,一定有官司之灾。想占测的人写的字如果有草字头的,可断为其人姓氏为带草字头的姓,为得力之类。

疾病

  金笔多,心肺痰,肺疾,脏腑疾。西方金神为衬。
  木笔多,心气疾,手足病。木神林坛为崇。
  水笔多,泄痢吐呕之症。水鬼为凶。
  火笔潮热,伤寒时行,火鬼为怪。又云四肢疼,时气疾病。火笔多者,病不死。
  土笔多,脾胃兼苍疾,客亡。伏尸鬼,疼痛之疾。土笔多者,病死,凡是“丧”字、“虎”字头,或两口字者,皆难救。

六甲

  字凡是有“喜”字,“吉”字体者,皆吉。字凡带白虎笔,难产,子必死。写得粘者,易产。字画阡断者,主有惊险。字有滕蛇笔者,主虚惊。字画直落成双者,阴喜;成单者,男喜。
【白话释意】
  字中凡是有“喜”字和“吉”字字体的,都预示着吉利。字中凡是带有白虎笔画的,主妇人难产,其子必然夭折。字写得粘紧的,预示产妇分娩顺利。字中笔画纤断的,主有惊慌凶险。字中有滕蛇笔画的,主有虚惊之事发生。字中笔画直落成双的,预示女子会有喜事;字中笔画直落成单的,预示男子将有喜事。

求谋

  凡字写得中间阔者,所谋无成。“谋”字写得相粘者,廿十四五前成,盖有隔字体故也。求字来问者,木命人吉,土人不利。
【白话释意】
  凡是把字写得中间宽阔的,预示此人所谋划之事不会成功。“谋”字写得相粘紧密的,预示此人所谋划之事能够成功。二十四五日成,那是有隔字体的原因。求字来问吉凶的,木命人吉利,土命人不吉利。

行人远信

  如“行”字写得下部短,一般整齐,人便至。字脚不齐,行人皆不至。字画直落点多者,其人必陷身。字画少者,人便至,乃详字体格范。
【白话释意】
  如果把“行”字写得下部较短,又字脚整齐的,预示行人将回来,如果字脚不整齐,预示行人都不会回来。字中笔画直落点多的,预示其人必然陷身难回。字中笔画直落点少的,预示行人将回来。

官贵

  凡事有二数,一点当先者,无阻事济。所写之字,相粘伶俐者,贵人,顺点多者,事不成。
【白话释意】
  凡事有二数,有一点当先的,不会阻挡事情的成功。所写的字,相粘紧密伶俐的,预示贵人很顺。字中笔画点多,预示事情不成功。

失物

  凡字有“失”字体,则失物皆难觅,朱雀动,有口舌,日久难寻。金笔多,艮土有破,五金之物,宜速等。土笔多,坎上有破碎,其物在北,上古井或窑边及坑坎之所,瓦器覆藏,五日见。坤土有一钩者,乃奴婢偷丢,不可取得,兑上不足,乃妻妾为脚带,金人将去。离上一画不完者,乃南方火命人将去见官,失物仍在。
【白话释意】
  想占测的人写得字中有“失”字体的,预示丢失的东西都难以找回。字中六神之一的朱雀动,预示有口舌之事,日子长久了,丢的东西更是难以找回。字中金笔笔画多,字中艮土位有破损,五金之物,预示丢的东西应朝远处寻找。字中笔画土笔教多,坎位上有破碎之物,预示丢失之物在北方的古井,或在窑边及坑边的地方,或是瓦器覆盖,五日内可以寻找到。字中笔画坤位上有一钩的,预示丢失的东西是被奴婢偷去,已不可能要回。字中笔画兑位上不足,乃是妻妾为脚带,命相属金的人将去。字中笔画离位上有一画不完善的,乃是南方火命之人将去见官,但是丢失之物仍然还在。

问寿

  字画写得长而瘦者,寿耐久;若肥壮者,耐老;若短促者,无寿。
【白话释意】
  字中笔画如果写得长而且瘦的,预示其人长寿而且耐久;字中笔画如果写得肥壮的,预示其人耐老;字中笔画如果写得短促的,预示其人不会长寿。

功名

  字有“贵”人头者,有功名,字体金笔多端正,乃木笔轻而长者,皆贵。
【白话释意】
  如果写的字有“贵”人头的,有功名。字体金笔笔画较多并且写的端正,以及字中木笔笔画较轻,较长的,都是大贵。

行人

  “人”字潦倒,未动,写得“人”字起者,已动。人以“来”字问者,未至。“行”字问者,且待。凡字中有“言”者,有信至,人未至也。
【白话释意】
  想占测的人写的“人”字,如果字迹潦草,可以断为行人没有行动,写的“人”字立起的,可占断为行人已经行动。想占测的人写“来”字来占问的,预示行人没有到。想占测的人写“行”字来占问得的,预示行人没有到,还需要等待。想占测的人写的字中有“言”字的,行人会有信到,人还没有到。

反体

  写“喜”字来问者,未可言喜,――有舌字脚的。有以“慶”字来问者,未可言,――有忧字脚也。“星”字来问者,日在上,星辰不见,问病必凶。
  大凡文人,不可写武字,武人不可写文字。阴人不可写阳字,阳人必可写阴字。皆反常故也。
【白话释意】
  如果求占之人写个“喜”字来问的不能说求占之人将有喜事,因为“喜”字有舌字脚。如果求占之人写个“庆”字来占问的,不能说求占之人将有喜庆之事,因为庆字有忧字脚。如果求占之人写个“星”字来问的,日头在上面,自然星辰是见不着的,求占之人如问病人未来情况,必有凶险。
  凡是从事文职工作的,如果求占不可以写“武:字,从事武职者,不可以写“文”字。妇女求占不可以写“男”字,男子求占不可以写“阴”字。都是反常现象。

六神笔法

  “八”:青龙木。“乂”:朱雀火。“勹”:勾陈土。“凨”:滕蛇(无正位)。
  “几”:白虎金。“厶”:玄武水。
  蚕头燕额是青龙,两笔交加朱雀凶。
  玄武怕他枯笔断,勾陈回笔怕乾宫。
  滕蛇草笔重重带,白虎原来坤位逢。
  此是六神真数诀,前将断语未流通。

六神主事

  青龙主喜事,白虎主丧灾,朱雀主官事,勾陈之流连,滕蛇主妖怪,玄武主盗贼。
  六神都静,万物咸安。莫交一动之时,家长须忧不测。若非财散,必主刑囚狱讼。
【白话释意】
  东方青龙主喜悦之事,西方白虎主丧事凶险;南方朱雀主官司争讼,西南勾陈主阻滞流连;西南滕蛇主妖孽怪事;北方玄武主偷盗窃贼。
  六神都处于静态,则预示万物安宁。六神出现一动,家长须防不测之忧。这时不是财物耗散,就是拘刑官司之事。

青龙形式

  “乙”、“丿”青龙要停匀,百事皆吉。青龙笔动喜还生,谋用营求事事通。人口增添财禄厚,主人日下尽亨通。
【白话释意】
  “乙”“丿”这种青龙笔形停匀稳重,则预示百事吉祥。青龙笔形飞动,象征喜悦之事接踵而来,谋划求财事事顺遂。又预示添财进口,所测之人目前大亨通。

朱雀形式

  “乂”朱雀临身文书动,主失财,有口舌、生横事。忌惹人,有忧惊之事。朱雀交加口舌多,令人家内不安和。若逢水命方无怪,他命逢时有怨疴。
【白话释意】
  “乂”这种笔形象征朱雀降临己身,动用案卷公文,因而有口舌之争,有失财之患,须防惹人横生不测,防惊恐,忧伤之事。
朱雀笔形交叉,象征多口舌之争,家人不和睦。如水命之人写出这种笔形,则无妨害、因为水克朱雀之或。如果是其他命相的人写出此字,则预示有怨愤、疾病之事发生。

滕蛇形式

  “凨”滕蛇形式主忧虑,梦不祥,作事多阻,有喧争,惹旧愁,宜宁静。滕蛇遇者主惊虚,家宅逢之尽不宁。出人官谋宜慎取,免教仆马有灾形。
〔白话释意〕
  “凨”种滕蛇笔形,象征忧虑丛生,梦境不祥,作事每每受阻。有口舌喧哗之事。恐惹旧愁,宜深居简出。遭遇滕蛇笔形的人,象征遭受虚惊,所居家屋不宁。也象征远足。谋划应慎重处事,以免连累家人。

白虎形式

  “几“凡白虎有不祥之招,产、病有孝服,及官鬼,惹口舌,在囚狱。
白虎逢之灾孝来,出门凡事不和谐。便防失脱家财损,足疾忧人家事乖。
【白话释意】
  “几“之类白虎笔形,象征有不祥之兆,分娩、疾病极危险;有怪异之事,招惹口舌,须防牢狱之灾。

玄武形式

  “厶”玄武贵人华盖,主盗财,亦难寻。玄武动时主失脱,家宅流离慎方活。更防阴小有灾危,又至小人生拮括。
【白话释意】
  “厶”这类玄武笔形象征贵人华盖,预示失盗财物,且难寻找。玄武出现防失物,家人离散审慎有救。再防家中女性小孩的灾祸,以及小人的逼迫陷害。

笔法犯煞

玄黄笔法歌


厂、反
反旁无一好,十个十重灾。旁里推详看,临机数上排。
辶、走
走远字如何,须防失脱多。若还来问病,死兆不安和。
孑、系
系绞同丝绊,干事主流连。却喜财公问,旁看日数言。
阝,卩
附邑旁边事,当从左右推。兑宫知事定,震位事重位。
灬、二
四点皆为火,逢寅过于通。若还书一画,百岁尽成空。
亻,彳
卓立人傍字,谋为倚傍成。若还来问病,死去又复生。
之、辶
之绕身必动,看其内必凶。问病也须忌,其余却少通。
弓、弓
弓件休乾用,反处日难凭。先自无弦弓,如何得箭行。
山、穴
穴下灾祸字,占家便问官,更推从来用,凶吉就中看。
人、冫
两点傍边字,还知凝滞攒。要问端的处,傍取吉凶看。
吕、叩
双口相排立,因知恸哭声。各逢于戈日,亦主泪如倾。
户、尸
户下尸不动,休来占病看。其余皆是吉,即断亦平安。
阝、阜
阜邑旁边字,当为仔细推。兑宫知事息,震位又重为。
衤、礻
礼字旁边折,必定见财生。X字如逢见,须从人正来。
月、骨
骨傍人有祸,囚狱一重来。门内生荆棘,施设不和谐。
身、自
自家身傍限,分明身不全。有谋难得遂,即日是多煎。
反、定
定绕字来看,身必有所动。吉凶意如何,相里临时用。
山、山
山下灾祥字,占用宜用官。更推从西用,凶吉数中安。
人、欠
欠字从西体,须知望用难。吹嘘无首尾,不用滞眉看。
禾、禾
禾边山则刑,春季则为殃。夏日宜更改,人中好举扬。
耳、耳
耳畔虽有纪,轻则是虚声。旺事宜重用,取谋合有成。


五行体格歌


水笔式:
水圆多性巧,浊者定昏迷。水泛为不定,水走必东西。
火笔式:
火重性不常,火燥见灾殃。火多攻心腹,火轻足衣粮。
土笔式:
土重根基好,土轻离祖居。土滞破田宅,土定无虚图。
金笔式:
金方利身主,金重性多剐。金走为神动,慷慨及门墙。
木笔式:
木长性聪明,木短定功名。木多才学敏,木斜废支撑。


时辰断

看字先须看时辰,时辰克应不相亲。
时辰若遇生其用,作事何忧不趁心。
(此字中笔一要用也。)

起六神卦诀

甲乙起青龙,丙丁起朱雀。
戊日起勾陈,己日起滕蛇。
庚辛起白虎,壬癸起玄武。
  附例:今以甲乙丙丁日附载为式,余仿此。
       六爻 五爻 四爻 三爻 二爻 初爻
  甲乙日例:玄武 白虎 滕蛇 勾陈 朱雀 青龙
  丙丁日例:青龙 玄武 白虎 滕蛇 勾陈 朱雀
【白话释意】
  六神与天干。地支、大成之卦的六爻的配属,都必须依据六神与上下四方的固定循环次序进行,前面我们已经说明过六神与方位的关系,为叙述方便,我们仍然划出六神方位循环图。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滕蛇、勾陈,“六神”与每一大成之卦的六爻配属,其顺序就是上图所表明的顺时,旋动的周期环形,其主要依据便是干支记录的日辰。
爻位 甲乙日 丙丁日 戊日 己日 庚辛日 壬癸日
上爻 玄武 青龙 朱雀 勾陈 螣蛇 白虎
五爻 白虎 玄武 青龙 朱雀 勾陈 螣蛇
四爻 螣蛇 白虎 玄武 青龙 朱雀 勾陈
三爻 勾陈 螣蛇 白虎 玄武 青龙 朱雀
二爻 朱雀 勾陈 螣蛇 白虎 玄武 青龙
初爻 青龙 朱雀 勾陈 螣蛇 白虎 玄武

辨别五行歌


一点当头作水称,一挑一捺俱为金。
撇长撇短皆为火,横直交加土最深。
有直不斜方是木,学者方明正五行。

一点悬空土进尘,三有相连化水名。
孤直无衣为冷木,腹中横短化囊金。
点边得撇为炎火,五行变化在其中。

三横两短若无钩,乃为湿木水中流。
两点如挑金在水,八字相须火可求。
空云独作寒金断,好己心钩比木舟。

无勾之画土稍寒,直非端正木休参。
围中横满无源水,口小金方莫错谈。
四匡无风全五事,用心辨别莫疑难。

穿心撇捺火陶金,走之平稳水溶溶。
直中一捺金伤木,踢起无尖不是金。
数点笔连休作火,奇奇偶偶水源清。

无直无钩独有横,水因土化复何云。
点挑撇捺同相聚,共总将来化土音。
四点不连真化火,孤行一笔五行同。

辨别六神歌

蚕头燕额是青龙,失短交加朱雀神。
弯弓斜月勾陈象,滕蛇长曲势如行。
尾尖口阔为白虎,体态方尖玄武行。
此即六神真妙诀,断事详占要认真。

五行并歌式

木瘦金方水主肥,土行敦厚背如龟。
上尖下阔名为火,字像人行一样推。

木式

  有直不斜方是木,即此是也。凡字有木,不偏不倚,始为木。若无倚靠,上下左右者,此系冷木。故云:“直无倚为冷木。”另作别看。
  “三”:此乃湿木也,歌曰:“三横两短有无钩,乃为湿木水中漂。”此土化水也。如“聿”字下三横,“春”字上三横,皆为湿木。凡有钩之横,及三横不分长短者,皆非木也。
  “乙”:此舟船木也,象如勾陈,属土。邵子曰:“好把心钩比木舟。”故借作舟船木用,如占在水面土行等事,即作舟船用。如占别用,论勾陈,仍作土看。在占者临时变化,切不可执一面而论也。
  “乂”“此木被金伤也。一样属金,故云:”直中一捺金伤木。“凡占得此木,皆主不得其力也。
【白话释意】
  竖直而不倾斜,这是木形之笔。不偏不倚的竖笔才能称为木笔。如果竖画上下左右都无依靠,则称为“冷木“之笔,所以说:“直无倚为冷木。”
  “三”这种笔画称为湿木之笔,歌决曰:“三横两短又无钩,乃为湿木水中漂。”说的就是这种情形。“三”为土化水的笔形。另如“聿”字下面三横,“春”字的上面三横,都属于湿木笔形。大凡横带钩,以及三横一样长的笔画都不作木形笔画看。
  “乙”这种笔形称作“舟船木”笔,与“勹”这种勾陈属土的笔形相象。邵子歌决曰;“将吧心钩比木舟”,指的是“乙”等笔画犹如舟行水上的形象,故这种木笔,叫“舟船木”笔。
  如预测的是搭乘舟车等交通工具的吉凶时,则当作舟船木笔用。如预测其他事情,也当作勾陈笔看。相字者必须灵活变通,切忌死执一理。
  “乂”这种笔形,称作“金伤木”笔,一样可作金笔。歌决云:“直中一捺金伤木”,写这种木形笔画求问吉凶,被视为用卦受伤,象征难得外力之助。
干支辩
  “車”直长为甲亦为寅,细短均为乙卯身。孤直心钩兼湿木,干支无位不须论。假如“車”字,中央一直,彻上彻下,强健无损,则属阳,所以为甲木寅木,余皆仿此。
  “幸”:如“幸”字,上一直下一直,皆短弱属阴,所以作乙木,卯木论也。凡一直,细弱木健,即长如車之直,亦作乙卯看。其心钩舟船木,并三横两短木,一概不在干支论,因其不正故也。
【白话释意】
  干支甲乙寅卯都属于五行之木。在木形笔画与干支的配属中,长直竖画属甲,或者属寅,如“情”“性”等字的左边竖画,细短的竖画竖乙,或者卯,见下例“幸”字。孤立无倚的竖画和心钩都称作“湿木”笔画。不作干支看待。
  “车”繁体字“車”中央一竖画,彻头彻尾地贯通,刚健完整,属阳。与干支中甲、寅阳支相配。余类推。
  “幸”字,上一竖下一竖,形象较短较弱,属阴,与干支乙卯等阴支相配。大凡一竖画细弱,即便长如“車”字之竖,也作属阴的乙、卯木看。心钩、舟船木(乙)以及三横两短木,因其倚斜不正的缘故,一概不作干支论。

火式

  “丿”:撇长撇短皆为火,此式是也。
  “丷”:点边得撇为“炎”火,此即是也,要一点紧紧相连,始合式。如不联属点,仍属水,非炎火看也。
  “八”:八字相须火可求,此余火也。如“八“字捺长,则一捺为火,一捺为金看。
  “灬”:四点不连真化火,此真火也。如四点牵连不断,则属火,非火论也。
【白话释意】
  “丿”:这类撇笔无论长短都作火形笔画看待。
  “灬”:这类点画旁边有撇画的笔形视为“炎”火笔形。辩析要点是点撇之间必须紧紧相依,才作“炎”火看,如点撇离异,只属水形笔画。而非“炎”火。
  “八”:歌诀云:“八字相须余火可求”,是为“余火”笔形。“八“字可为范式,如果笔画捺长而撇短,则捺作金笔,而撇作火笔。
干支辨
  撇长丙乙短为丁,午火同居短撇中。八字滕蛇兼四点,天下不合地支冲。
  “廬”:假如“廬”字撇长,则取丙火午火用。丙午属阳,故用撇长者当之。余仿此。
  “從”:“從”字撇多皆短,则取为丁火,午火用。丁火属阴,故用短弱者当之。邵子之作,皆有深理存焉。余仿此。如“八”字,“四点”之类,皆火之余,俱不入干支论。
【白话释意】
  干支丙丁巳午属火。火形笔画与干支的配属是长撇笔画为丙、巳,短撇笔画为丁,短捺笔画属午火。“八”字属余火之笔。滕蛇笔画属土,四点笔画作火看。这些情形都不作干支论。这里的“天干不合地支冲”并非指的天干相冲,地支相冲,而是指的上述不合都不便与干支配属,而另作别论。
  “廬”:“廬”(简体“庐”)字撇画较长时,则可与干支丙午相配,因为,丙在天干中属阳干,午在地支中属阳支,与撇长而劲健的不合性质相类。余仿此类推。
  “從”:“從”(简体从)字撇画多而短,与干支丁、巳相配。天干丁属阴干,地支巳属阴支,与撇画短而弱的形象相类。由此可见,邵康节的创制都有深奥的道理存在。余仿此类推。如“八”字四点都是火笔的例外情形,不与干支配属。
土式
  “乛”:此横划连勾,作土称是也。如横画无勾,直画无撇捺相辅,此为寒土化水用,故“无直无勾独有横,土寒化水复何云”也。如“二”字、“且”字、“竺”字之类也。如“血”字、“土”字与直相连,仍作土看。
  “十”:歌云:“横直交加土最深”也,即此是也。凡横书有一直在内为木,非深厚之土不能培木,所以云:土最深也。余仿此。
  “丶”:歌云:“一点悬空土逆尘”,此乃沙尘也。凡“求”字,“戈”字,末后一点皆是。如“文”字,“章”字,当头一点属水,不在此论。“凉”字、“减”字,起头一点亦属水,不在此论。
  “一”:此无勾之画,为寒土,解见前。
  “冫人”:此“点挑撇捺同相聚,其总将来化土音。”作土看。
【白话释意】
  “乛”这种笔形属于“横画连钩作土称”的情形。如果横画无勾挑,竖画无撇,捺在旁,就视作寒土化水的笔形。所以,无竖无勾而仅有横的笔行,一概作土寒化水看。例如:“二”、“竺”等字的横画,都属于这类情形。而“血”“土”“且”等字的横画与竖画相交,则仍作土笔看待。歌诀曰:“横直交加土最深。”指的正是这种情形。余仿此类推。
  “丶”这种笔形在笔画顺序中处于最后一画时,则属于“一点悬空土逆尘”的情形,称作“沙尘土”笔,“求”、“戈”等字的末后一点,都属这种情形。而“文”“章”等字的当头一点仍属水笔,不在此列。
  “一”这种笔画属无勾横画,称作“寒土”笔,解说见前。
  “冫人”这种形的点挑撇捺同聚在一起,属于其总将来(拿来)化土音的情况,作土笔看待。
干支辨
横中有直戊居中,画短横轻作己身。
末点勾陈皆丑未,长而粗者戌辰同。
  “准”:假如“聿”字之类,第二画长,末后一画长,余画皆短。明长者为阳,土用。短者为阴,土用。必取横中有直者为准,如无直者,及无依附者,另看轻细,虽长亦作阴土。
  “求”:假如“求”点,可作己土丑未,其挑撇点捺,同相聚无名之土,不入于干支之论也。
【白话释意】
  干支中辰戌丑未即戊己都属土。横画与竖画的交加的笔画加“十”字则配中央戊土,稍轻稍短的“十”字则配中央己土,笔顺中最后一点,如“求戈”等字和“勹”等勾陈笔画,配丑未阴土。稍长而粗的末点和勾陈笔形都配辰戌阳土。
  “聿”字之类,第二画长,末后一画最长,其余各画皆短,则长画配辰戌阳土,短画配丑未阴土。分阴分阳的笔画必须是横直交加代字形,如无竖画又无其他笔画依傍,只是较细横画,则横画虽长也作阴土丑未。
  “求”字末点,可视作己土未土。这种字形的挑撇捺点相聚一处,视作不入干支的无名之土,所谓“其总将来化土音”。
金式
  “ ╱”歌云:“一挑一捺俱为金:,即此是也。挑起定要有锋尖,始为金,如踢起无尖,又非金看也。
  “乁”捺要下垂始为金。如走之平平,又变水看矣。学者辨之,不可不明。
  “口”:口小金方,即此是也。如“因”字、“国”字、“匡”字,四匡大者皆非。
  “目”:歌曰“腹中横短是囊金”。假如“目”字中两横短,则作囊内之金看。如两横长满者,乃“围中横满无源水”,又不作金用也。如“目”中用两点,非横者,亦是水,非金也。余仿此。
  “氵”:此两点加一挑,金在水云金,乃水中之金也。
  “几”:此“空云独作寒金断”,乃寒金也。
  “乂”:“穿心撇捺火陶金”此金在水火中也。
【白话释意】
  “ ╱”:歌诀云:“一挑一捺俱为金”,指的是“丿”、“丶”等笔形都视作金笔。如踢起无尖,如“ ╱”等笔形,则不作金笔看,而是土笔形象。
  “?”:“捺要下垂始为金”,象“八”“公”一类字的捺笔都有下垂之象,如果是走字旁一样的平捺,则为“水溶溶”的水笔。学习相字的人,不可不明了个中细微的区别。
  “口”:小“口”字形,属“小金方”笔。如“园”、“国”、“匡”等四匡大的字,都不作金笔看待。
  “目”:歌诀曰:“腹中横短是囊金“,如果”目“字中两横末与左右两竖相交,则作”囊内金“笔看待。如果两横长与两竖画相交则视为”金化水“的情形。因为”横满看作无源水“,不作金笔使用。如果“目”用两点代两短横,也是水笔形象。
  “氵”:这种笔形两点加一挑,为水中之金笔,仍属金。
  “几”:这种笔形称作“空云独作寒金断”,属金笔。
  “乂”:这种笔形称作“穿心撇捺火陶金“,为水中之金笔。
干支辨
  “口”字为庚亦作申,挑从酉用捺从辛。空头顽钝囊金炒,不在干支数内寻。
  “喜”:例如喜字,上下两口,皆属阳,取其方正之故。俱为庚金申金用。
  “扒”:例如“扒”字,挑才一挑,取为酉用,用“八”字一捺,取为辛用,因其偏隘,故作阴金用。余仿此。
【白话释意】
  金形笔画与干支的配属是:“口”字配庚或配辛,挑笔配酉捺笔配辛;空头“几”,囊金“目”等都属于金笔例外,不与干支配属。
  “喜”字上下各有一“口”,因“口”字字形方正与阳干阳支性质相类,故配阳干庚,阳支申。
  “扒”字提手旁一挑笔,“八”字一捺笔,形象偏斜狭隘,与阴支、阴干的性质相类,故挑笔配属阴支酉,捺支配阴干辛。其余仿此类推。
水式
  “丶”:此“一点当头作水称”,乃雨露也。歌出邵子旧本。又云:“有点笔清皆作水”,云有点,属水也。又“一点悬空土并尘”,点悬空一点,化解见前。点在末后一划,四点相连,化作水解,又化作火,亦见于前解也。
  “川”:此三直相连化水,取“川”字之义也。
  “日”:此字中央一满画,乃无源之水也。如画短不满者,不是水,另作别看。
  “辶”:此“走之平稳溶溶,捺不下垂,故作水看也。
  “灬”:此数点相连,野水也。即四点笔迹不断,亦作水看。
  “一”:此土寒化水也,凡是依附者即非,仍作土看也。
【白话释意】
  “丶”:这种点画属于“一点当头作水称”的水形笔点,象征雨露之水。歌诀出于邵子。又说:“有点笔清皆作水”,是说一般情形,清爽的点画都作水形笔画看,又有“一点悬空土并尘”的歌诀。如“戈”、“求”等字的末后一点即属于这种情形。“文”、“章”等字当头一点属水,不在此列。四点画相连,则化作水看。四点画分开,则化作火看,皆见前面的解释。
  “川”:这种笔形属于三竖画相连,化作水看,取河川之字义的意思。
  “日”:“日”字中央一满画,视作天源之水的水形笔画。如果中间一划太短,未与两竖相交,不作水看而作囊中之金看待。
  “辶”:这种走字平稳,象征水热溶溶,而捺笔平平写出不下垂,所以当作水形笔画看。
  “灬”:这种数点画相连的笔形,象征野水泛漫。就是四点笔画之间牵连不断,也作水形笔画看。
  “一”:这种笔形视为寒土化水的水形笔画。但凡是依附的横画,则不属于这种情形,仍然视作土行笔画。
干支辨
  点在当头作癸称,腹中为子要分明。点足为上腰在亥,余皆野水不同群。
  “文”:例如:“文”字一点,即为癸水,癸水乃雨露之源,因其在上面之故也,余仿此。
  “月”:例如“月”字腹中之点,即为子水,因其在内故也。凡是“勹”字、“目”字等,皆属此类。
  “景”:“景”字中央一点,乃亥水,下二点为壬水,故“点足为壬,腰作亥”,取江河在下面之义也。余仿此。
【白话释意】
  在干支与五行的配属中,干支壬癸亥子属水。当头的点画称作子水,中部的点画称作壬水,下部的点画称作亥水。
  “文”字一点当头,称为癸水,癸水象征雨露的源泉,因为这一点居于顶部的缘故,其余如“章”、“六”等字,也属于这种情形。
  “月”字腹中的点画,称为子水,因为点画居于腹的缘故。此外,“勹”、“目”等字都属于这类情形。
  “景”字中间一点画,称作亥水,下部两点称作壬水,所以,足部之点作壬,腰部之点作亥。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